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秦浩很浪漫
    ,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下午五点,秦浩才把车子送回公司,发了条短信给林傲雪请假后就离开了公司。林傲雪气得半死,这是请假的态度?你这明明是旷工好不好?

    秦浩刚出公司,一辆奥迪a8一脚刹车停在身边,秦浩冷笑一声,这不是上午跟踪的那一辆么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找个地方聊聊?”后排的中年降下车窗。

    “可以,顺便送我去青睐酒店。”

    秦浩淡淡一笑,打开车门坐进后排。中年眼里闪过一道温怒,这坐车可大有讲究,领导坐后排,下属坐副驾驶。在中年眼里,秦浩还没有资格和他同坐后排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我明说了吧,你可以和xiao jie做朋友,普通的朋友,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中年鄙夷的看了秦浩一身,一个地方性的房地产公司员工,完全配不上xiao jie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请问阁下是谁?我和做朋友好像你无权过问吧,至于我和你所谓的xiao jie,抱歉,我不认识你说的xiao jie是谁。”秦浩淡然一笑,心里却一动,杨若兰这丫头,隐藏的够深啊。

    “是吗,秦先生,癞蛤蟆一生都做着吃一口天鹅肉的美梦,但最终,天鹅还是天鹅,但癞蛤蟆可都得不到好下场。”中年眼里闪过一道寒芒,威胁之意甚浓。

    “威胁?我这人有个臭毛病,最讨厌别人的威胁。如有必要,我会把威胁出现之前就把他干掉。”秦浩无所谓的笑了笑,这种话在别人听来是自大,但不然,秦浩这是出于对实力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个臭毛病,不知轻重,不守规矩的瘪三,特别是那些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,我喜欢提前把他给溺死。”中年眼里闪过一道杀机。

    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抱歉,酒店已经到了,好走不送。”车子很快就到了青睐酒店对面,秦浩淡淡一笑后,车一停稳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临走前送你一句话,我不太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装逼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”秦浩说完就关上车门,转身向对面的酒店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个有趣的年轻人,好多年了,他还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,走吧。”中年拿出dian hua,把秦浩的相片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下午六点,陈梓萌及二十多个同事jin ru青睐酒店,秦浩已经把订好的包厢发给小刘。小刘报了包厢号后,迎宾领着众人jin ru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门一打开,众人全部目瞪口呆,只见,包厢里,铺满了百合花,巨大的餐桌上,摆放着至少九十九朵娇艳的玫瑰。

    “哇塞……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几个女警官羡慕不已,女人都是视觉动物,只要是女人,没人不爱花的。陈梓萌愣了愣,感觉不对劲。同事间的聚餐,有必要弄得这么烂漫。

    “小刘,你记得我说的话吧,给我老实交代,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?”陈梓萌有不好的预感,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队长,就是吃饭而已,快进去吧,你看看大伙,都快饿死了。”小刘可不敢说,要是配合失败了,那加班的日子何时才到头啊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队长,这可能是酒店推出什么新的huo dong,快进去吧,每天盒饭,我们都吃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既然来了,先吃饭再说。”几个女同事我拉你推的就把陈梓萌拉进包厢。

    fu wu员事先得到秦浩的指示,可不敢泄露半句,安排众人坐下,退到包厢门口在耳麦中说了一声“关灯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包厢里顿时黑了,众人刚要出声时,一道悠扬的钢琴声响起,随着音乐,包厢里的彩灯缓缓亮起。刹那间,包厢里美奂绝伦,有种置身于天上人间的错觉。

    曲子是外国有名的罗密欧与朱丽叶,演奏者的曲艺极佳,完美的演奏出曲子的精髓。不管男女,这一刻仿佛都置身于罗密欧与朱丽叶那凄美,绝至死方休的爱情之中。

    男人心动,女人流泪,随着曲子快快结束时,一道风光照亮钢琴所在的地方。只见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,一身修长的休闲西服,虽然看上去是地摊货,但穿在青年身上,却有着奢侈品牌的韵味。青年那深邃的眸子中,深情中包含放诞不羁。

    “是秦哥,好美的曲子,要是秦哥追求我,我立即就答应他。”一个还没有交男朋友女警官目露花痴,毫不掩饰对陈梓萌的羡慕。

    陈梓萌有点不知所措,这一刻的秦浩很帅有木有?这家伙的音乐细胞很牛逼有木有?陈梓萌虽然是个暴女龙,但这妞却偏爱钢琴曲。这首曲子,流传了很多年,但能真正驾驭好它的钢琴师可不多。

    陈梓萌明白了,自己的同事全部被秦浩这个王八蛋给收买了。什么同事聚餐,什么补充营养,全是借口。

    陈梓萌是女人,秦浩做的这些,她不感动是假的,可那夜的短信,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秦浩缓步向陈梓萌走来,他的手虽然抄着裤兜,走路有点玩世不恭,可让人看上去,却又是那么令人着迷。有一种人,天生就拥有一种气质,这种气质无论他如何去隐藏,都能发光发热。秦浩就是这种人,多年的军旅生涯,让他养成了这种气质,虽然他玩世不恭,但一样掩盖不了他的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陈梓萌有些矛盾,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即起身潇洒离开,可心里又期待着秦浩还要做什么。女人,天生就是个矛盾体,很多时候,她们的理智习惯向心理huo dong妥协。

    “曾经,我以为我会孤独一生,我甚至担心过老秦家传宗接代的问题。可,你出现了。你就向黑暗中突然亮起的灯塔,给我这艏找不到港口的小船指引了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出现是那么的猝不及防,就向天空划过的流星瞬间击中我的心房。如果让我用一个字来解释,我想这就是爱。”

    秦浩这家伙,完全入戏了,深情的表白完全把陈梓萌弄晕了,然后,不知不觉的就被秦浩拉起小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