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章 这下尴尬了
    ,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因为手术时,秦浩的内裤已经被医生丢了,所以秦浩是空挡的。病裤谁都知道,太宽松,林傲雪这手一松,病裤就直落脚跟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居然不穿内裤!”

    林傲雪看着那擎天柱,整整愣了五秒,这才咆哮而出,一双美目中燃烧着怒火,美丽的脸蛋快要渗血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有没有常识,进手术室不能穿私人衣服,容易感染你懂不懂。快,帮帮忙,把它压下去,要不然尿不在马桶里。”

    秦浩翻了个白眼,什么羞耻心,在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。都说男人有时候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古人诚不欺我也。其实,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林傲雪在秦浩心里的地位已经不轻,只是他都没有发觉而已。

    自从长大成人以来,除了军队上大伙一块洗澡和受伤住院,医生和护士外,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。别看秦浩口花花,其实他是有原则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原则,是见到女人就迈不动腿的人,清水集团等着他祸害的女职员大有人在,比如秦岚。但到如今都还没有摘掉处帽子,这就说明他并不滥情。

    至于一柱擎天,咳咳……这是男人天生的特征,睡醒之后要是没这个状态那就该看医生了。

    林傲雪不敢置信看着秦浩,他刚才说什么。让自己把那恶心的东西压下去,他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,请你快一点好不好,很难受的。”秦浩心里乐开了花,他已经在期待着林傲雪那柔嫩的小手压住那东西会是什么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秦浩,老娘保证你死定了,对,我是有良心的人,现在老娘任你欺负,你总不能一辈子躺在医院里吧,你出院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林傲雪豁出去了,这个王八蛋不是故意调戏老娘吗,老娘就先让你得逞。古话不是说了吗,要想一个人死亡,必显让他疯狂。

    豁出去的林傲雪小手握住秦浩的宝贝向下一压,双眼如看死人一样的瞪着秦浩。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真特么爽!”

    秦浩整个人都酥了,一个处男,第一次享受到这么美妙的感觉。尿门一开,热流直入马桶。

    林震南非常愧疚,要不是自己的女儿闹小脾气,秦浩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。秦浩是秦天的独子,秦天在公司工作了那么多年,要是秦浩落下残疾,怎么对得起秦天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早林震南就让保姆熬好骨头汤,亲自送到医院。林震南一进病房,见病床上没人,视线立即捕捉到卫生间的一幕。

    下一秒,林震南差点瞪爆眼睛。此时,秦浩尿的是舒服了,林傲雪手还抓着那宝贝,因为两人都是背对着门,一人是愤怒的羞涩,一人是尿的舒服,所以没有发现病房中已经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从林震南这个角度看去,可就不是尿尿那么简单了,这分明是传说中的打灰机嘛。林震南是过来人,自然想得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林震南急忙蒙着双眼退出病房,可是,他这一慌,脚就碰到墙角边的衣柜,这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秦浩和林傲雪大惊,急忙回头,然后两人一脸懵逼的看着林震南。林震南不知是出于尴尬还是什么,居然脱口而出“你们继续,我什么也没有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是秦浩的,一声是林傲雪的。秦浩速度飞快,砰的就把卫生间的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林傲雪,你上卫生间都不关门吗?”秦浩恨不得钻马桶里去,太特么丢人了。让人家的老子看到闺女帮自己尿尿,这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王八蛋,你不是手不能动吗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林傲雪气得快要吐血了,盯着秦浩的右手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。她刚才清楚的看到,秦浩用右手关门,那灵活度,哪里像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说过我右手不能动了……遭了,露馅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浩无语了,辩解是居然还活动了一下右手。这不是在告诉林傲雪自己就是装的吗。如果不动这一下还能解释清楚,这下完了,肯定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娘是瞎了眼才相信你这个王八蛋。”林傲雪冷笑一声转身就要走,一转身,泪珠就滑落。

    刚伸手去开门,秦浩突然拉住林傲雪的手一拽,就将林傲雪拽入怀里,嘴唇就压了上去。从陈梓萌身上得到经验,这一招绝对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林傲雪挣扎了一下,捶着秦浩后背的粉拳慢慢的变成了拥抱。心里所有的委屈化为热吻,回应着秦浩。

    两人越抱越紧,慢慢的她感觉不对劲了,有一根非常调皮的铁棍在抵她神秘的地方。虽然隔着裤子,但那感觉还是让人身体酸麻,想要拒绝又渴望它抵得更用力一点。

    良久,林傲雪已经眼神迷离,柔嫩的小手紧紧抓着秦浩背上的纱布,潜意识告诉她不能这样,可身体却希望能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浩松开了林傲雪,在继续下去就要走火了。秦浩深情的看着林傲雪,虽无言语,但那双眼神,足以俘虏一个女人的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傲雪推开秦浩,整理了一下衣服匆忙离开卫生间。秦浩回味的舔舔嘴唇,这才穿好裤子,冲了马桶后,得意的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外面,林傲雪如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一旁,林震南严肃的坐在椅子上,审视的看着走出来秦浩。

    秦浩脸色一囧,但对一个早就不知把脸皮丢哪里去的人来说,打破尴尬那是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这么早就来了,这让小子受宠若惊啊。”秦浩伸出刚洗过的手,可一看还有水,急忙收回。

    “是吗,我看你心里是希望我不要来呢?”林震南冷笑一声,心里却叹息一声,女儿长大了,也是该找个男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小子我可不敢这样想。董事长能来,我一百个一千个欢迎。”秦浩嘿嘿一笑,搓了搓手掌,完全不知道尴尬为何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