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心与心的拉近
    ,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秦浩!”

    林傲雪顺着痕迹终于找到秦浩,开着手机的手电筒。当看到已经死去的黑熊时,林傲雪能想象得出秦浩有凶险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子,老子让你滚你怎么不滚,还是你犯贱,喜欢找骂。”秦浩骂骂咧咧,实则心里却暖意洋洋。

    林傲雪独自离开,他不会怪林傲雪,但林傲雪明明怕得要死却没有离开。不离不弃,秦浩脑中突然蹦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秦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秦浩刚回应,突然嘴唇就被湿热的双唇盖住了。林傲雪的动作非常比较笨拙,跪在地上亲吻着秦浩,泪珠滴在秦浩脸上,秦浩下意识的抱着林傲雪。

    良久,唇分,即便是夜间,秦浩也能看到林傲雪那泪水之下的羞涩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凝实着对方,心与心的距离在快速拉进。秦浩抬起满是血污的手掌,去抹林傲雪的泪珠。林傲雪迟疑了一下,忍着从小就有的洁癖,任由秦浩抹去眼角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让你走是我有把握,以后我让你走时,你千万不要犹豫,好吗?”这是自两人认识以来,秦浩声音最温柔的一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傲雪重重的点点头,她的心真的很暖很暖。其实,两颗心的靠近,不需要那些苍白的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林傲雪扶起秦浩,两人一瘸一拐的离开向山下走去。秦浩又嘚瑟了,贱贱的说道“你夺走了我的初吻,你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的初吻早丢十万八千里了。”林傲雪淡淡的怒意中尽是娇羞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想哪里去了,我说的是今天的初吻。”秦浩不提这个林傲雪还不生气,一提这个,林傲雪就想起他拉着陈梓萌进快捷酒店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今天的初吻给别人了吧。”林傲雪莫名的心一酸,眼里的泪珠不由的打转。

    秦浩这家伙,有时候情商很高,有时候又像个木头。比如现在,只听他说“怎么可能,刚刚才给了你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什么解释,辩解都是苍白的,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解释,直接拥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傲雪刚要发火,可看秦浩这惨兮兮的样子,便把怒火压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打开读书灯,林傲雪脸色惨白,她现在才知道秦浩有多惨。一身衣服破破烂烂,身上大大小小不下十于处伤口,最重的就是胸口,已经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王八蛋,你受这么重的伤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你为什么还要嘴贱。”林傲雪撕心裂肺的哭了,从成年以来,今天绝对是她哭的最多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干嘛,没事,这点小伤对我是小儿科,开车吧,送我去医院。”秦浩淡淡一笑,以前执行任务时,哪一次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。首都那一战,他虽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,但伤势一样非常凝重。

    林傲雪可不管什么红灯还是超速,彻底爆发了玛莎拉蒂的潜力,飞速往城里赶。

    “开慢一点,我没事。”秦浩掏出一根香烟,艰难的点上。

    林傲雪非常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抽烟,下意识要开口,可看到秦浩脸上的汗珠时,林傲雪明白了。秦浩是人,肋骨断了那么多,神经慢慢恢复过来后,全身没一处不痛的,换做是一般人早就哀嚎了,哪里还能向他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急诊楼门口,林傲雪大呼之下,医生护士急忙冲出来,把秦浩抬上运送病人的医疗车,紧急送进了抢救室。

    “爸,女儿做了一件傻事,你快来医院好吗?”林傲雪无助的给家里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林震南,林傲雪母亲刚出院不久,不能受到刺激,林震南只能瞒着她独自赶去医院。

    急诊室外,林傲雪坐立不安,林震南来时,直接扑到林震南怀里。

    “爸,女儿知道错了,你一定要救救秦浩啊,要是他有什么意外,女儿怎么对得起他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乖女儿,别急,你慢慢说,秦浩怎么了。”林震南眉头一皱,电话里林傲雪没有说,她还以为是林傲雪出事了。

    林傲雪隐去了前半段,说了秦浩为救她与黑熊搏斗的大致过程,差点把林震南吓出心脏病来。

    “小雪,我们必须要通知秦天夫妇,否则一但有什么意外,让二老怎么接受得了。”林震南亲自打点话给秦天,电话里没有说太多,但还是让二老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秦天夫妇赶到医院时,秦浩已经从急救室出来,送回病房了。秦浩除了脑袋以外,全身缠满了纱布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我说了没那么大的事,怎么把我缠成这样了,我要方便怎么办?”秦浩无语了,自己的伤自己清除,等手术做完后,他直接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病人,但你的伤口太多,伤口很容易受感染,所以你要理解。”医生呵呵一笑,他做了那么父母手术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能忍的病人。

    手术中,因不是全麻,秦浩这家伙居然还跟手术室里的护士妹妹聊天打屁,真是奇葩。医生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人,难道他不知道疼?

    “医生,他的伤怎么样,没有大碍吧。”林傲雪焦急的拉着医生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他像有大碍的样吗,最多半个月他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医生笑了笑,检查了针水,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秦天夫妇二人赶到病房时,看到自己的儿子成这个样子,别说有多担心了。李翠花擦去眼泪,心疼的责骂,但责骂,何尝是母爱的伟大,母爱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老秦,对不起,我们对不起小秦,你放心,我们会好好补偿小秦的。”林震南愧疚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您这是折煞我了,秦浩是公司的员工,职责所在,我能理解。”秦天客气了一句,错开林震南的手,坐在秦浩的病床上,两眼湿润。

    他说的不错,秦浩拿着林家的工资,即使他死了也是职责所在,但这是他的儿子,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怨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