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误会更深了
    ,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原本是要把秦浩丢在ktv,结果林傲雪喝多了一点,不至于醉但回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,送你回家!”

    秦浩大为头疼,都说喝酒的女人很麻烦,现在的林傲雪还真是。都夜里两点多了,这妞还抱着话筒一首又一首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回家,喝了酒回去,爸妈肯定会担心的,我就不回去!”林傲雪撅着小嘴,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与撒娇无异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不回家,我们去酒店,像你这样明天还怎么上班?”秦浩关了音乐,拿起林傲雪的包,拉着林傲雪的手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要干嘛,我告诉你,你敢对我图谋不轨,你小心我废了你!”

    林傲雪已经快要醉了,连走路都摇摇晃晃。林傲雪从没有过这样,但今晚对秦浩吐露了心事后,林傲雪很想醉一场,接近四年的时间不停歇的找一个人,这本身就需要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,秦浩是唯一一个知道她心事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秦浩有那么一丝丝信任,林傲雪把深埋的心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结了账,好不容易把林傲雪按在车里系上安全带,这才开车向酒店驶去。找了一家快捷酒店,林傲雪已经快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喝还逞强,明早最好别说我占你便宜。”

    秦浩苦笑一声,一个公主抱抱起林傲雪。在柜台服务员暧昧的神色中开了间房。

    房间是双人的,一入房间,林傲雪居然就吐了,那恶心的呕吐物瞬间沾了两人一声,秦浩顿时直翻白眼。没办法,轻巧的把林傲雪放在床上,把林傲雪的裙子脱下来,该突的地方突,该翘的地方翘,那布料极少的白色小衣仅能包裹住那傲人凹凸。

    但秦浩看着这么诱人的一幕,眼里却没有任何**。帮林傲雪盖好被子,秦浩脱下自己的体恤,jin ru卫生间。拿湿毛巾帮林傲雪处理了脸上的呕吐物后,又回到浴室把衣服和裙子都洗了,这才冲了个热水澡后,在另外一张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很快,秦浩就jin ru了梦乡,完全没有因为身边多了个女人而有什么想法。不是他不是男人,而是他有着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撕破天空的惊叫传来,秦浩瞬间惊醒,一回头,只见林傲雪一脸杀气的瞪着他。看了看时间,才六点多,秦浩打了个哈欠道“别闹,我再睡一会!”

    可一闭眼,立马觉得不对,急忙用被子包住自己坐起来道“你听我解释!”

    “秦浩,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,你怎么……怎么能这样对我,你无耻!”

    林傲雪一醒来,模模糊糊的想要上卫生间,可凉风袭来,这才发现一次紧穿着内衣,裙子已经不见了,这还得了,林傲雪顿时脸色苍白,意识到自己丢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是吧,一进酒店你就吐了我们一身,我帮你处理罪证,还帮你洗衣服,我做错了什么?”秦浩直翻白眼,要是我真要做什么,你还会穿着内衣,你就不能仔细想想?

    “做错了什么,你还问我做错了什么,你这个可恶的色狼,你还我的清白!”

    林傲雪委屈的哭了,自己丢了不说,这个家伙还敢质问自己,更多的是,林傲雪觉得自己对不起心里的那道背影,就好像背叛了自己的感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这个白痴女人,老子怎么你呢清白了,你不会以为老子是趁人之危的人吧,你不会自己好好看看啊。”秦浩更加郁闷了,可他这一句话,顿时让林傲雪脸红的可以渗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秦浩……你就等着律师函吧,现在给我包住你的狗头,你要是敢看我一眼,我就挖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林傲雪爆发了,李建仁那句话无疑是在调戏她了,这让林傲雪更加证实了自己**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还要送律师函,老子怕你不成,你最好送快点!”

    秦浩的怒火也上来了,一把抓过裤子在被子里穿好,在林傲雪的怒骂声中jin ru卫生间穿上体恤就走。

    秦浩并不是个容易生气的人,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别人冤枉,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可林傲雪一副你就是干了的肯定,且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,秦浩真的生气了。在他看来,这是对他人品的侮辱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,秦浩真的不懂女人,是一个情商低得可怕的家伙。试问,任何一个正经的女人遇到这样,能不怀疑自己**?秦浩只要好好安慰林傲雪,让她明白冷静下来就可以消除误会,可惜秦浩太不了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冰冷的关门声传来,林傲雪哭了,这时候她哭的原因居然不是自己是否真的失去贞操,而是因为秦浩的冰冷。不得不说,女人天生就是矛盾结合体,你很难搞清楚她们下一秒会想什么,会干什么。

    哭了一会,尿意实在憋不住了,林傲雪这才抽泣着jin ru卫生间。一进卫生间就看到挂着的裙子,林傲雪脸色微变,脱去小内坐在马桶上,方便后,下意识到伸手指去触碰那个神秘的地方。顿时,林傲雪脸色一变,急忙看向垃圾桶,垃圾桶中,呕吐物还在。

    暗呼道“糟糕,误会他了,可这个家伙太欺负人了,你即使没做,但你也看了,这是犯罪,这是不可饶恕。”

    林傲雪也不想睡了,沐浴之后,拿起裙子,不由得脸色一红,脑海自动脑补出秦浩帮她脱裙子的一幕。

    秦浩郁闷到走在大街上,昨晚刚到手的八十万年薪的工作又飞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为何一定要打工,我为什么不能创业?可我没钱去投资啊!”什么叫一分钱难道英雄汉,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突然,一条小广告映入眼帘,秦浩凑上去一看后,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,我有的是训练方案,我为何不能去注册一个安保公司,眼下各行各业都要安保员,前景不错,而且前期投资又不大。”秦浩迫不及待的就往家里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