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抱歉,我一向这么贱
    ,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万里夫妻二人一打开会议室的门,张万里一开灯,泼妇顿时惊叫一声,肥胖的身体直接跳到张万里身上,要不是张万里习惯了泼妇的肥胖,恐怕这一下足以闪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对了,你是不是来偷东西。你个穷鬼,老娘就说你一家都不是好人。”泼妇就是泼妇,并不会因为财富的增加而增长见识。

    “住嘴。”

    张万里一声呵斥,他是聪明人,瞬间就想到了秦浩来者不善。他已经不敢去想王警官怎么样了,秦浩能出现在这里,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张万里啊张万里,你也算是小有所成的商人,怎么就找了这样一个白痴女人,大祸临头都还不知道。”秦浩冷笑一声,这样的女人谁沾上谁倒霉。

    “小畜牲,你骂谁白……”

    泼妇完全没有记住教训,话还没有说完,一记耳光就扇到了她的脸上,泼妇惨叫一声就飞了出去,还好脑海是撞在沙发上,但即便如此,也让她金星直冒。

    张万里脸色刷的就白了,这还是人的速度吗,接近十米的速度,中间还隔着一张办公桌,这一眨眼之间他怎么过来的。刹那间,张万里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胡闹是女人的天性,但如果连最基本的素质都没有,就连妓女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秦浩冷哼一声,泼妇终于害怕了,双眼中尽是惊恐,再也不敢恶言相向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先生,这次是我们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,还请原谅内子,我们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张万里不敢在强撑了,他甚至打定主意,只要能送走这个瘟神,只要不倾家荡产就行,甚至连报复他都不敢想。有些人注定不是用钱就能报复得了,而秦浩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很识趣。作为商人,如何赚钱那是你的本事,但如果连做人的良心都没有了那就猪狗不如了。原本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,你们偏偏要惹出这么多事,既然你们没有做人的底线,那我也只好不和你们讲道义了。”

    秦浩虽然已经退役,但军人的那一套已经深入骨髓,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这次是我们太过分了,请秦先生开口吧,只要您能满意,我们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张万里不敢有怨气,连气愤的眼神都不敢露,虽然秦浩平淡的看着他,可却让他有种被野兽盯上了一样,这种目光,有种凶杀犯的阴冷。

    “你很识趣,原本我想把你们干掉,但你是个不错的男人,没有因为富有而抛弃糟糠之气,冲这一点,我给你个机会,带着你老婆去给我父亲道歉,至于医疗费用,我父亲的赔偿,还有打砸我家里的这些,相信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秦浩并没有敲诈,男子汉大丈夫,取财也要合情合理,贪图不义之财,最终害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明天一早就带着内子去医院看望秦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万里大喜,急忙点头答应,他本已经准备了大出血,想不到秦浩居然如此有底线,这更让他不想报复秦浩。借此教训一下老婆也好,否则今后不知还要惹出多少祸事,这些年自己替她擦的屁股已经不少了。

    但正如秦浩说的,张万里做人是失败的,但做丈夫缺是合格的。这年代,有钱人谁不养小三,可张万里守着一泼妇,却从未背叛过婚姻。

    “姑且叫你大嫂吧,你老公是难得的丈夫,如果你还有良心,今后应该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秦浩离开了金豪服装厂,进来是偷偷摸摸,出去时却是光明正大。张万里都想不到,救他夫妻二人性命的是他对婚姻的忠诚。如果不是秦浩看到他办公桌里的东西,现在的两人不但钱不会剩一分,就连明天的太阳他们也没有机会再见到。

    “老婆,秦先生说的对,做人不能丢了良心,明早跟我一起去道歉吧。我们应该感谢秦先生,如果不是他的一番话,我致死也不会明白,这些年我们为了钱已经丢了做人最基本的底线。”张万里扶起老婆,心疼的揉着那鲜红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知道错了,秦先生说的对,这些年辛苦你了,以后我不胡闹了,我们好好的过日子,我再也不给你惹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浩走在街道上,看着前面路边的警车,没好气的笑了笑。车里的陈梓萌阴沉着小脸,她果然没有猜错,这个贱人果然来了金豪服装厂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不希望秦浩乱来,对无良商人她也深恶痛绝,但她身为警察,一切得按照规定办事。如果秦浩惩治了无良商人固然大快人心,但秦浩也违了法。

    “秦浩,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陈梓萌英姿飒爽的下了车,冷冷的瞪着秦浩。

    “哎呀,陈警官,你来的真是太好了,我正愁打不到车你就来了,麻烦你带我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秦浩的脸皮早就丢到了九霄云外,话刚说完就打开了副驾驶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当我这是出租车啊,你给我下车。”

    陈梓萌气的七窍生烟,天下面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。别人见警车躲都还来不及,他倒好,把警车当出租车了。

    “陈警官这就说错了,人民警察为什么要在警察前加人民两字,不就是为人民服务的,你反正要回城,顺带稍我一程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秦浩这家伙,已经把安全带系上,连座椅都调整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你狠!”

    陈梓萌发现,斗嘴她根本不是秦浩的对手,但她肯定是不会承认的,她只当时创造条件打探秦浩大半夜的来金豪服装厂的目的。就这样,在微妙的气氛中,陈梓萌开着警车回城,秦浩心安理得的让女人开车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逛街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编能死啊,这里这么偏远,你来这里逛街,鬼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要回鬼信,只要人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能不能不要这么贱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一向这么贱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