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五章 新药上市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成立药厂的自然不会那么快,对新成立的医药行业,国家各部分一向很谨慎,毕竟是药三分毒,没有严格的审批手续,是拿不到批文的。

    这次,连邓如凤的背景都怎么好使了,等待批文的途中,邓如凤显然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邓如凤一到家,就气冲冲的将包扔下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,我连跑了几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,都拿不到批文,他们都说,必须先提交药剂师的配方,审核配方之后才给批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审批的流程,毕竟配方一出错,就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。”扁正阳微微一笑,示以安慰。

    邓如凤气恼的说道“正阳,要不你把配方给我,我拿去交给他们审核吧,我总不能每天都忘政府部门跑吧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,你终于忍不住了。”扁正阳心里暗道一声,嘴上却笑道“可以啊,把电脑借我用一下,一个小时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邓如凤看了看手表,这个时间段,神秘组织不会跟她联系,便带扁正阳进入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用吧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邓如凤主动退开,示意扁正阳她对药方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打开电脑,扁正阳冷笑一声,不是写药方,而是编写代码,在系统沙箱里留下木马软件。

    编写了木马软件,扁正阳才开始写药方。不过,他写的药方,大半与众兴制药的新药药方相同,只是关联的几味药变了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洗完澡的邓如凤正披着浴袍慵懒的躺在沙发上。见扁正阳拿着打印的药方出来,眼里的惊喜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众兴制药新药的药方,不过我把名字改了,以免以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扁正阳把药方递给她,特意点明药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真好!”邓如凤接过药方,把药方放在一旁,撒娇的靠在扁正阳怀里。

    趁着扁正阳去卫生间,邓如凤将药方拍了张照片发出去,嘴角扬起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众兴制药的新药发布会如期而至,接过公司管理大权的秦浩,并没有推翻扁正阳之前定下的策略,按照扁正阳制定的流程,一切交给宣传部和市场部。

    为了新药一炮而红,公司花费八千多万的代言费,聘请国内一线女明星做代言,且到发布会现场与粉丝、媒体互动。

    明星效应,是一种很好的宣传策略。因为明星到场,明星的粉丝从全国各地赶到首都,发布会现场差点被挤爆。还好,众兴制药做好了应变预案,在发布会场地之外,挂上了超大墙体屏幕,让无法进入现场的粉丝可以实时观看。

    有了明星效应,自然要有好的主持人。这一点,众兴制药不缺人才。一场长达五个多小时的发布会后,有明星效应,媒体轰炸,又有周青山这个中医协会名誉会长站台,这款名叫“养元胶囊”的保健品,报纸、新闻资讯平台直接霸榜,而相关搜索平台,直接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一个疗程三百元,老少皆宜,男女皆适合。这样的价格,所有人都能接受。发布会当天,受邀而来的药品零售商,差点打爆了公司销售部的电话,接电话的小姐姐忙到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这些药品零售商,他们的眼光,不比药企差,如此火爆,如此焦急的订货,抢代理区域,显然是他们看出此药的市场容量巨大。

    饥饿营销,是各行各业都不厌其烦的营销策略,秦浩一样选择了饥饿营销,不过,他比其他行业更狠。没货,就是没货。

    就连众兴制药的前身,吴氏集团的那些老合作伙伴想靠合作的协议优先拿到都被告知没货。反正就是没货,接电话的小姐姐按照秦浩的吩咐,所有打电话要货的渠道商,都回复他们,三天后,公司渠道商大会,分配各区域代理。

    秦浩这么做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比如一款感冒药,出厂价不过一块钱左右,而到了这些无良的渠道商里,零售价就变成了十元八元,利润番了多少倍。这还是算有良心的了,更狠的,直接三四十元。

    众兴制药出这款新药,秦浩虽然没有那么高尚,但他绝不允许下面的渠道商,无良的谋取暴利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都有一个病,那就是暴饮暴食,胡吃海喝的同时,又想尽一切可以养生的办法养生。而这款保健品,没有任何禁忌,直接可以用酒送服,这就让那些挺着啤酒肚的人,更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当然,这药有唯一的一个副作用,就是第一次服用时,必须在闲着,且距离卫生间较近的地方,否则,必然出丑。

    还记得军方派人到云阳试药时,那些人刚吃不到三分钟,全部跑卫生间。这一点,是无法改变的。因为这药,必须先把肠道里的毒素彻底清空,才能发挥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媒体铺天盖地的轰炸下,那些没有接到邀请函的渠道商一看到报纸,皆派出最强的代表进入首都,等候着三天后的公开渠道商大会。

    为何要公开,秦浩就是要让所有潜在消费者都知道,此药不谋取暴利。

    从历史以来,“养元胶囊”绝对是炒作的最火的一款保健品,未上市已先红。但众兴制药付出的代价也是极高的。凡是参与现场采访的媒体,都给予不少的公关费用。

    自从发布会开始,众兴制药办公楼下,整天都有排着长队的渠道商代表,预约公司相关领导。但有秦浩的指示,任何领导,在渠道商大会之前,都不得接见任何渠道商代表。

    秦浩都差点几次被渠道商代表围着进不了公司,要是这些人知道他就是公司的大股东,他能进入公司才怪。

    而有的渠道商,趁机打起了小主意。用钱贿赂公司普通员工,请求他们向公司高层引见。而这些人的一举一动,都在秦浩的关注下,那些试图以贿赂先见到公司高层的渠道商,全部记录在案。这些人不知道,他们与销售药品已经无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