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四章 谢谢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咖啡厅里,邓如凤见到约见之人,一个陌生的男子,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屠龙?”邓如凤皱着眉头,天下间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邓小姐,组织对众兴制药新药的配方很感兴趣,在配方到手前,我会留在首都协助你。”屠龙的普通话,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“你们组织不是号称很强大吗,怎么会对区区民用药有如此大的兴趣。”邓如凤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邓小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据可靠的情报,众兴制药推出的新药,分为军用版和民用版,军用版已经供货三个月之久。”屠龙拿出一张照片,正是众兴制药供应华夏军方的特殊药物包装。

    “什么,此药还有军用版,不可能,我和陆如风查过众兴制药的交易记录,没有哥军方的交易。”邓如凤脸色一惊。

    “此事毋庸置疑,组织的情报能力无所不在。邓小姐,药方就掌握在他们二人手里。他是你的男人,我相信,邓小姐拿到药方并不难。”屠龙拿出周青山和扁正阳的照片,指着扁正阳阴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怎么可能?”邓如凤完全惊呆了,她一直以为,新药的配方在周青山手里。

    “邓小姐,只要你拿到药方,组织的回报是这些,只要药方到手,你在这上面签个字,上面所列的这些,就是你的了。”屠龙拿出一份协议,上面所列的利益,即便是超级白富美的邓如凤,都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发现,在他们十米之外的拐角处,一个戴着墨镜,头上戴着棒球帽的男子,背对着他们。听到两人的交谈时,男子嘴角挂起一丝阴沉和被出卖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试试吧,但我不保证成功。”邓如凤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选择了背叛。

    邓如凤两人交谈完,头戴棒球帽的男子已经先一步离开。他刚到楼下,应他要求赶来的独狼同样做了伪装。

    “跟住他,随时向秦浩汇报。”扁正阳将偷拍下来的屠龙照片发给独狼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独狼下载了照片,就进入路边的车里等候。而扁正阳,开着兰博基尼快速消失。

    屠龙和邓如凤分开后,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咖啡厅,开着一辆奔驰s300离去。奔驰车起步后,独狼立即启动车子,不近不远的跟着。

    屠龙似乎很警惕,看似无意,实则在绕圈。但,独狼身为杀手,追踪与反追踪的能力自然不用怀疑。

    绕了几圈,屠龙确定没有被跟踪后,便驶进了一家地下停车场。停车场内,屠龙将车停在和他现在开着的一模一样的奔驰s300一侧,换车之后,按下遥控器,之前的那辆奔驰,车牌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开着换好的车从停车场出口驶离,独狼在停车场停下,将奔驰车的照片拍下,喃喃道“就这点反追踪道行?”

    屠龙自信的以为,他先是绕圈,然后又换车,肯定没人能追踪得到,但他错了,他的行踪,始终都在独狼的掌握中。

    晚上,回到家的邓如凤见扁正阳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问了佣人,确认扁正阳白天只出去了两个多小时,就没有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今晚的邓如凤非常大胆,居然直接坐到扁正阳大腿上,抱着他的脖子,微笑道“正阳,整天闲着很无聊吧?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不习惯,但还好。”之前对邓如凤就有了反感,而现在,扁正阳是恶心。但,扁正阳却必须得忍着恶心,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开个药厂让你去管理吧,又能赚钱,你也不会这么无聊,怎么样?”邓如凤开始套话了。

    扁正阳心里涌现呕吐的恶心,脸上却若无其事的说道“药厂哪有那么好开的,现在的药剂师那么难找。”

    邓如凤嘿嘿一笑,亲吻了一下扁正阳,循循善诱道“我老公不就是出色的药剂师么,秦浩兔死狗烹,你能忍我可不能。我老公受委屈,我有义务替老公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老子这点小秘密你都知道了,怎么,知道我是个牛逼的药剂师,你不佩服,你不崇拜,你还不快伺候我?”扁正阳脸色嘚瑟,心里却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奴家这就伺候嘛。我们先洗脸洗脚好不好。”扁正阳果然是药剂师,邓如凤大喜。

    虽然从小都是别人伺候她,但为了拿到药方,邓如凤忍着吐血的冲动,撒娇的配合着扁正阳。

    看着邓如凤像小娇妻一样去卫生间打水,扁正阳失望道“如果你不是利欲熏心,那海多好。”

    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邓如凤,装着脸盆和毛巾过来,温柔的说道“老公,我帮你洗脸。”

    邓如凤发誓,她是第一次伺候人,看着扁正阳那享受的嘚瑟,邓如凤微微一笑,或许,此时她的微笑,是少有的真诚。

    古人言:人不是不会背叛,而是背叛的筹码不够。为了药方,邓如凤强忍着恶心帮扁正阳洗脚。男人的脚,多少都有些味道。为了利益,能逼迫自己去干恶心的事,还要保持着微笑,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人,如果凭喜好做事,不逼迫自己,成功只会距离你越来越远。邓如凤,她的成功不止来源于她的背景,还有为了利益,她宁可背叛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如凤,适可而止吧,你拥有的已经够多了。”扁正阳这句话,是警告也是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药厂吗,这还不是让你不那么无聊嘛。放心啦,赚钱不赚钱无所谓,只要你开心,不无聊就好。”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邓如凤或许听出了扁正阳的暗示,也或许没有听出。总之,两人过去的那些交往与恩爱,非但没有让他们走得更近,相反,他们的心,却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好吧,谢谢你。”扁正阳这声谢谢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笨蛋,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见外。”邓如凤居然傻傻一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彻底理解错了扁正阳的意思,这声谢谢,是扁正阳和她说再见的意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