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二章 办公室冲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什么,不……”朱云开脸色绝望,折价百分之三十,这是要他的老命啊。

    历史以来,公司股权收购,只有溢价收购,还从没有出现过折价收购,除非是关联交易。

    而今天,就请秦浩的名字,朱蒂公司的那些股东,没人敢拒绝收购。因为一旦激怒秦浩,别说折价百分三十,血本无归都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“给我三天时间。”李莹莹现在无比的自信,自信来源于一帮能力强大的团队,还来源于庞大的资金。

    从缅甸回来后,秦浩整整注资京华基金五十亿美金,收购一个市值十几亿华夏币的公司,不废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朱子云终于慌了,他的高消费,来源于他老子的公司。公司一旦被收购,他的财源就断了。后悔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舒媚在一旁,没有表过一个态。秦浩如此下狠手,都是为了他出气。如果朱子云真心喜欢舒媚,用光明正大的手段追求舒媚,秦浩不会生气。因为,舒媚虽然是他的女人,但他没有权利禁止任何人追求舒媚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追女人的代价很大,特别是那些注定不是你能染指的女人。而且,追求女人,最好多花点真心实意,少来点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朱子云已经成了路人甲,众兴制药的新药马上就要上市,秦浩也就没回云阳,就坐镇首都。

    新药,就是供应军方那种特殊药物的民用版。经过商议后,秦浩接受了扁正阳和周青山的建议,以保健品的名义推出。

    保健品才合理,因为这药,并不能治病。药品的功效是,提升人体抵抗力,其中特意改变了配方,多了点美颜的功效。

    根据人体基因研究,一个人的病症及抗毒能力,来源于自身的抵抗力。现在都市人,压力大,饮食不规律,睡眠不够。一个健康的外表之下,实则是一副病殃殃的内体。

    为何近年来,随着经济条件的不断提高,各种药物的销量却节节高,就连最普通的感冒药,每年都以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增长。显然,环境的污染,人体的免疫力下降,这就是主因。

    国家已经花费巨额代价治理环境,只要在提高人体免疫力,相信多年后,病症能有效缓解,发病的年龄,能往后推。

    新药发布会召开在即,全国主流媒体都发去了邀请函,众兴制药内部却因为定价吵翻了。

    公司会议室里,扁正阳主持会议,秦浩作为旁听也参加了。

    关心定价,主要分为两派。扁正阳和周青山的观点是,此药更多的是为造福社会而推出,以走量为主。而邓如凤及其他股东却不同意。他们要的是利润,按照扁正阳的方案,利润太低。

    “各位,今天的会议主要讨论的是新药的定价,已经争论这么久,今天必须得达成共识。”扁正阳虽然是一把手,但要顾忌所有股东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老夫我还是坚持之前的观点,一个疗程三百元。”周青山是德高望重的中医教授,在他这样的老人眼里,医学,是为了救死扶伤,而不是寻求暴利。

    “周老,我不同意。一个疗程半个月,我们扣除成本,只有区区三十元的利润,这还没有普通感冒药的利润高,这是枉顾我们股东的利益。”邓如凤立即拒绝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在怎么说,一个疗程的利润,至少要达到百元以上才有利可图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也是,我们是商人,不是慈善家,即使是慈善家,也得先有钱吧?”

    显然,大部分股东追求高利润。一个疗程百元利润,一但此药推广开,销量必然非常可观。到时候,他们躺着钱就能像水流一样而来。

    别小看才一个疗程才百元,华夏十三亿人口,我们就当客户群有三亿,算算,利润是多少了?而且,这样的好东西,适合全世界。七十亿人口,只需要有十亿以上用户,利润又是多少?这么一算,那是相当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邓董的看法,五年前,靠感冒药起家的药厂有多少个,今天还剩多少,那些倒闭的药企,无不是以高价药进入市场,结果呢,他们都倒闭了。”扁正阳和邓如凤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一对情侣,却因为邓如凤的贪婪走到今天这一步,扁正阳还能控制到这种地步,相当的难得。

    “那以扁总的意思是,我们众兴制药投了如此大的代价,只为做福利,扁总的高尚我理解。但曾经的人王制药,高峰时期市值达到百亿以上,仅仅三年,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扁正阳用实例驳斥邓如凤,邓如凤也用实例反驳,这哪里是定价会议,到像是两人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邓董说的是事实,到人王制药的倒闭,不仅仅是因为不赚取暴利,主要原因,是他们的产品研发,跟不上市场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扁总的意思是,我们众兴制药就能保证时刻都跟得上市场变化,既然要保持先进的研发,就需要巨额研发资金,没有利润,研发资金何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股东都呆呆的看着两人,整个会议室,就剩下他们两个的声音,你来我往,连续了三个小时,居然还没用分出胜负,更别说达成一致了。

    秦浩听得头都大了,这要说他们不是相爱相杀的小夫妻,鬼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扁正阳,这这是抬杠。”突然,邓如凤一拍桌子,站起来强势的瞪着扁正阳。

    扁正阳也怒了,拍案而起,瞪着邓如凤道“邓如凤,看你是女人,我才给你三分面子,你在抬杠,连这三分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比谁站得高是不是?”邓如凤怒了,居然爬到椅子上,双手叉腰,霸道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泼妇!”扁正阳肺都气炸了,这么多人,她居然爬到椅子上,这还是女人?

    “扁正阳,有种你再说一次?”邓如凤更加怒不可遏,第一次被人叫泼妇,岂能不怒。

    “泼妇、泼妇、泼妇,别说一遍,三遍我都叫了,有种你来咬我啊。”扁正阳完全被气得失去了风度。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