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全职巫师 第四百四十六章 梦碎
    ..,

    天坛上空,依然悬浮着那六只食盒,食盒内是鲁造青亲手炼制的太素百谷糕,这说明鲁造青的确进来过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千叶恨对于魏贤忠的到来也视而不见,像是完全入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千叶大人,国玺已经到手,我们大事可成!”顿了片刻,魏贤忠终于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的目光突然睁开,他冒充了千叶恨的身份,正在等候着这一刻到来!

    “国玺在哪里?”他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魏贤忠蓦然一愣,看了对面的韩瑜一眼说道:“你没有搜过身吗,我亲眼所见她带着国玺跳了下来,却不知为何没有被直接摔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国玺,应该就是它吧?”韩瑜漠视着对方,从袖袋中取出了一只金光闪耀的巨大玺印!

    “不错,快把它交给我!”魏贤忠双目放光,以强令的口气向韩瑜发出呵斥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?你有什么资格染指国玺?”韩瑜蔑视他道。

    “哼,资格?实力就是资格,你如果不想死得太痛苦,最好立刻跪下来,然后把国玺交给我!”魏贤忠突然变得穷凶极恶,嘴角处已经透射出凛冽杀机!

    “让我给你下跪,你承受得起吗?不要忘了你是一个奴仆,终生都要受琅琊王室驱使!”韩瑜镇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奴仆?哼哼,不错!我的确是一个弼修,不过从现在起,琅琊王室的皇位由我来继承!”魏贤忠高抬双手,极力展示着身上所穿的龙袍。

    “你迫不及待地染指国玺,就是为了觊觎琅琊王室的皇位?但可惜这个企图永远不可能实现!”韩瑜声色俱厉地发出痛斥。

    “哼,韩室气数已尽,这个皇位非我莫属,任何人都不能阻挡!”魏贤忠咬牙切齿,向千叶恨投去一眼。

    庄岚面无表情,只是从袖口中缓缓取出一道圣旨,这实际上是一道遗诏,而诏文的内容,赫然就是琅琊王把皇位传给魏贤忠!

    诏文的笔迹跟韩咎亲笔书写的行文丝毫不差,唯一的一点是没有旁证,不足以令群臣和国民信服,也没有任何权业效力。

    但如果用国玺附上印鉴,效果便全然不同,它不但具有权业效力,而且不得不令人臣服,就算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假的,也没有办法推翻它的权位!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张假遗诏,所有的诏文实际上都出自千叶恨之手,千叶家的一叶化千业术,完全能够拓写出跟韩咎完全一样的笔迹!

    唯一不能仿写的就是国徽,因为国徽不是单纯的图案,而是国业的化身,除了国玺之外,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而现在国玺和遗诏就在眼前,魏贤忠变得亢奋异常,只要附上国玺印鉴,他瞬间就能成为新一代的琅琊王,而为了等到这一天,他也付出了无数艰辛!

    但可惜他的春秋大梦,随着庄岚的一道业火而支离破碎!

    庄岚把遗诏举在手中,默视了片刻之后,就用一道业火将它化为灰烬!

    这道遗诏是从千叶恨的袖袋中获得,见到它的那一刻,庄岚就预料到了魏贤忠的企图,并且确信他一定会进入天坛。

    “千叶大人?你……”魏贤忠眼看着遗诏被业火焚烧成灰,目光不由得勃然大怒,面色当中则透射出一脸疑惑,因为他无法理解,举动诡异的千叶恨为什么要这么做!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愤怒?”庄岚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愤怒?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魏贤忠歇斯底里,想要看穿千叶恨的心思,正常的状况应该是他早就杀了韩瑜,把遗诏上附上印鉴,然后用国玺破解琅琊国术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事实是,千叶恨根本什么都没有做,就这样悠闲自在地坐在图轮上打坐!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杀你!”庄岚突然站立起来,面色蓦然间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“杀我?你疯了吗?”魏贤忠越来越觉察到事有蹊跷,他已经意识到庄岚身上的气息发生改变,这根本就不是千叶恨!

    “哼,我没有疯,要疯的或许是你!”庄岚淡然回应,随之撤掉了镜悉拟容术,恢复了自己的侠客身份!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?!这怎么可能……?”强烈的震撼让魏贤忠浑身一颤,面色难以抑制地一阵抽搐!

    “的确是我,现在你应该明白,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迷局,但是你偏偏陷入了这个迷局,因为你太想觊觎这个皇位了!”庄岚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千叶恨是业匠后期强者,你没有能力对抗,更不可能反杀他!”魏贤忠语无伦次,种种疑惑和震惊充斥心头,让他难以理解眼前的局面,内心不由得陷入惶恐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事情,往往会意外发生,你苦心孤诣地潜伏在琅琊王室,一心想要篡夺皇位,这个阴谋已经彻底破灭了!”庄岚铮然斥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这一切的主使都是你,石狯的死、千岁杀和国厂大狱覆灭、无赦牢万人法场被劫、韩贤的假遗体、以及假冒鲁造青进入天坛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因为我是妙手门弟子,所有这一切都是镜悉拟容术的造化!”

    “妙手门?你……果然是你!”魏贤忠终于认出了这个眼神,当初在皇陵杀死妙虚子之时,虚域中的庄岚就是这个眼神!

    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必须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,而我,也要为妙手门复仇,为琅琊王室铲除逆贼!”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?哼,你勇气可嘉,但可惜实力远远不够,老夫可不是千叶恨,栽在你这种业士手里!”魏贤忠目光凶狠,烬影战钩再一次掣在了手中!

    “你是在强做镇定吧?千叶恨的实力不在你之下,而且你已经受了重伤,现在唯一的想法是全身而退,但可惜进了天坛,我不会再让你活着出去!”庄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!

    “出去?哼,老夫是一国之君,绝不会离开天坛一步,你们所有人都要死!”魏贤忠色厉内荏,手中的烬影战钩散发出惊人的暗炁,但却迟迟不敢贸然出手!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的梦已经破灭了,琅琊王室的皇位你永远无法染指!”

    庄岚说罢,身旁的韩瑜也摇身一变,随着镜悉拟容术退却,露出了苏魅的真正面容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手中的那枚国玺,也失去了绚丽的的光华,从忍者伪术的状态中脱身而出,恢复了它的本体。

    这是权倾洲手中的那枚靖国法玺,它所蕴含的业献,跟国玺有一分相似之处,并能避开大邺城上空的翔空禁制,从很远的距离看,魏贤忠也无法看出破绽!

    谜底已经彻底解开,魏贤忠眼看自己的幻梦在庄岚手中支离破碎,不由得咆哮着举起了手中的战钩!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