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祥
    ..,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传来,两位金铠大将的业宝同时击中了烬影巨爪,将它的另外两根手指凌空震碎。

    巨爪如今还剩两指,依然以惊人的威势向顾震雷怒抓下来!

    顾震雷凭借强横的金铠绝阵,竟然没有躲闪这道巨爪,而是祭出手中的战鼓,再一次向魏贤忠射出了一道雷炁!

    噗噗两声闷响过后,烬影巨爪残留的两根手指,全部击中在顾震雷身上,金铠绝阵的雄厚阵炁虽然挡下了爪指,但是顾震雷的身躯被强猛的冲击震退了十丈之多!

    就是这十丈的空隙,魏贤忠趁虚而入,他的烬影战钩横空一挥,轻松震散了顾震雷的那道雷炁,继而催动身法降临到他刚才所在的位置,强行隔断了他跟其他两位金铠大将的阵型!

    顾震雷面色微变,手中的战鼓再次击响,并且催动指诀想要收回那枚兵符。

    但可惜为时已晚,魏贤忠降临的刹那,手中的烬影战钩顺势一捞,锋利的钩刃提前一步击中兵符,将其中蕴含的业诀强行震散,金铠绝阵刹那间消弭于无形之中!

    随着阵炁瓦解,附着在三人身上的雄厚铠甲也荡然无存,顾震雷刚刚激射出去的那道雷炁,根本不足以对魏贤忠造成威胁,随着烬影战钩的凌空一甩,雷炁在钩刃的牵引下居然偏转,向另外两位金铠大将杀了过去!

    那两人的业宝本已祭出,目标直指魏贤忠,但这时不得不改变轨迹,迎向顾震雷的雷炁挡了下去!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金石交鸣声再次响起,两位金铠大将的业宝击中雷炁的刹那,魏贤忠的身影突然消失,在千分之一瞬眨之内,又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身后,并狠狠地挥出了烬影战钩!

    惊人的暗炁呼啸而过,从两人的后背直穿胸口,他们根本来不及躲闪,甚至于发不出一声惨叫,就瞠目结舌地倒了下去!

    如果有金铠绝阵护体,这一钩绝不可能让他们一击致命,但金铠绝阵的兵符偏偏被破解了,魏贤忠以身涉险,所要创造的就是这个机会!

    身后的顾震雷亲眼目睹两位金铠大将陨落于烬影战钩之下,目光不由得变得震怒而又悲沉,只是他难以理解的是,魏贤忠的身法竟能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!

    魏贤忠杀了两位金铠大将之后,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阴冷的邪笑,他刚才之所以能出奇制胜,并不是因为身法快,而是他动用了忍者遁术!

    用遁术突然绕到对方身后,那两位金铠大将根本猝不及防,在没有金铠绝阵的防护之下,面对烬影战钩的袭杀就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“哼,任何人跟我作对都只有一死,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!”魏贤忠将战钩横在胸前,凝视着锋刃上残留的血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错过一次,绝不会再错第二次,就算粉身碎骨,也要跟你一决生死!”顾震雷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“一决生死?哼,你根本没有这个实力,三个人联手都不能把我怎么样,现在只剩下你一个还有什么作为?”魏贤忠不无讽刺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加上我呢?”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令魏贤忠蓦然色变!

    这个声音就是聂征,他的左臂虽然断掉,但实力依然不可小觑,经过短暂的疗伤,此时再次站到了魏贤忠对面。

    魏贤忠猛一咬牙,面对聂征和顾震雷的联手合击,他根本没有一丝胜算,但是此时此刻,也绝不会坐以待毙,所以在雷炁和玄重战戟同时向他袭来之际,他的身形突然一沉,将烬影战钩瞬间收回到体内,随后以惊人的速度,催动了他的忍者遁术!

    遁光再快,也快不过玄重战戟和那道雷炁,但是魏贤忠的身躯,此时再次进变成了歃血魔体,他利用烬影战钩所蕴藏的庞大业献,激发出了体内潜能,让消失的歃血魔体重新爆发!

    玄重战戟和雷炁击中他的肉躯,并没有令他血肉横飞,只是将他的遁光凌空切断,他的身形飘摇着坠落下来,恰好站到了太庙的大门跟前!

    魏贤忠的嘴角难以止住地流出一丝血迹,但是脸上却挂着一抹狞笑,双目中透着无比阴狠的凶光说道:“等我继承皇位,你们全都要死!”

    接着他发出哈哈一声狂笑,转身走进了太庙大门!

    聂征和顾震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,目光纷纷皱起了一团阴云,因为太庙的大门掌握在神宫监手中,魏贤忠进入之后,大门便迅速关闭。

    世界在这一刻像是陷入静止,聂征的脸上充满懊丧,他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,竟然没有杀掉魏贤忠,而军机阁手下的两位金铠大将,就这样惨死在了烬影战钩之下。

    烬影战钩是魏贤忠的本命业宝,它所蕴含的那些烬影,实际上就是一种业献,这些业献融入体内,就能够突破体脉极限,让遭受重创的歃血魔体重新焕发!

    混战依然还在继续,聂征和顾震雷没有杀掉魏贤忠,心中早有一腔怒火,沉默了片刻之后,两个人纷纷祭出兵器,向内务府阵营展开了厮杀!

    圆月之下,琅琊皇宫血流成河,成片的尸体堆积在地面上,散发着恐怖诡异的气息,就算是不懂风水的人,也看得出这是一个大凶之相!

    皇宫是一个王国的最高圣地,它应该是庄严和清洁的,而现在却被鲜血和成堆的尸体所充斥,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凶兆,大邺城当中的每一个人,此时都陷入到了这个凶兆当中!

    魏贤忠进入太庙,凭借三把秘钥打开禁制,轻车熟路地进入了琅琊皇陵,继而通过虚域节点,进入了天坛当中。

    只是出乎意料的是,当他进入天坛的时候,见到了一副莫可名状的景象!

    韩瑜竟然没有死在空间巨压当中,她完好无损地站在大殿中央,而在她的身旁,则是闭目打坐的千叶恨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似正常,但却诡异的很,尤其是魏贤忠的视线中,就更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千叶恨绝不应该让韩瑜继续活着,琅琊王室的每一个人,都被千叶世家视为仇敌!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一点,那就是之前进入天坛的鲁造青也不见踪影,即使他已经被千叶恨杀了,也应该留下一具尸体,千叶恨没有必要在这里对鲁造青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一种不祥的预感在魏贤忠心中升起,但是他又无法确定这种不祥出自哪里!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