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章 圣旨
    这一惊对魏贤忠非同小可,因为当初他亲自查验过,韩贤的尸体绝不会错,但是棺柩内的这具尸体,很显然是被人动了手脚!

    韩贤的尸体安放到紫曜殿,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,在这段期间内,一直有内务府的人守在左右,根本没有一个外人接近这里,这未免让魏贤忠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如此高明的伪术,一定是一个忍者高手才能施展出来,但是所有的忍者绝不应该跟他作对,更不可能会有叛徒,这就更让魏贤忠百思不解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事情原委的,就是眼前的鲁造青,但是他显然是有备而来,而且很明显是站在魏贤忠的对立位置,这让魏贤忠暗生恨意,并且严密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尸体上有没有皇纹,只要打开棺柩验证一番就知道了。”在众人瞠目结舌之际,庄岚语气沉着地回答。

    光禄寺总领明显怔了一怔,因为他从魏贤忠的脸上,看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表情,这意味着眼前的这具尸体,极有可能就是假的!

    众臣此时也开始议论纷纷,原本庄严无比的葬礼变得嘈杂不堪,以至于光禄寺的总领完全失去了方寸!

    尸体就躺在棺柩当中,但全身都被香料和各种名贵珠宝覆盖,只有一张脸露了出来,以供众臣祭拜和瞻仰。

    单从脸相上看,这似乎就是韩贤殿下,尽管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宫,但是作为王朝遗老,这些人见证了韩贤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,没有一个人不认得他。

    然而这幅面相如今看起来如此陌生,甚至于是有些诡异,就难免令人开始猜疑,尤其是遗体怎么会悄无声息地被运回来,根本没有任何消息!

    “殿下的遗体,怎么能说验就验?”一直沉默的魏贤忠突然开口,把嘈杂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!

    “然而这并非殿下的遗体,我们祭奠的是一个假殿下!”庄岚针锋相对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依我看,这就是真的殿下,根本无需验证!”魏贤忠闷哼一声,突然出手向棺柩上打出一掌,将棺盖嘭地一声合了上去!

    场面变得更加肃静,除了外面喧声沸天的哀乐之外,紫曜殿内几乎落针可闻!

    数十位业匠级强者纷纷动容,眼前的局面让许多人陷入沉默,他们明知事有蹊跷,但却选择静观其变,因为这时候多说一句话,未免会让局势更乱。

    “假的就是假的,即使你盖上棺柩,也掩饰不了这个事实。”庄岚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所有官臣的目光,此刻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,没有人能够理解一向明哲保身的鲁造青,为什么会突然跟魏贤忠作对。

    魏贤忠同样疑惑不解,所以透着阴鸷的眼神对他说道:“哼,你说是假的,它就是假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满朝群臣只有你一个人质疑这具遗体,并且晚了一个时辰前来服丧,这分明是对殿下的不恭,按礼制应该处以极刑!”光禄寺总领附和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确定满朝群臣,只有我一个人质疑这具遗体?”庄岚淡然侧眉。

    “哼,难道不是吗?”光禄寺总领以讥讽的语气嗤笑一声,但是他的笑容刚刚浮现,就被一个声音突然打断!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声音铿锵有力,把众人的目光再次震了一颤!

    这个人便是军机阁总将——聂征!

    随着聂征的这声厉喝,紫曜殿中的局势迅速出现了微妙变化,跟随他发出质疑之声的除了本阵营的幕僚之外,还有魏贤忠那一侧的大群官臣!

    詹无命、梁秋实、顾震雷这些举足轻重的朝野巨匠,从之前的中立或对立状态,完全站到了聂征这边,尤其是顾震雷,他在数日前才刚刚从军机阁分离出去,现在却又重新回归!

    这一幕让魏贤忠大吃一惊,他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什么敢背叛他,而且还是如此突然地一起背叛!

    无赦牢和千岁杀私设的国厂大狱,是魏贤忠要挟这些幕僚的根本手段,但随着大群囚犯被莫名释放,他的要挟也就完全失效,而那些被释放的人,成了他无法抹除的罪证!

    除了那些囚犯,被千岁杀秘密除掉的那些家族,此刻也毫无征兆地涌进皇宫,他们并没有死,而是带着千岁杀留下的密旨,前来指证魏贤忠的罪恶!

    因为这些密旨,全都是魏贤忠亲自下达,但并不是真的圣旨,而是他自撰的假旨!

    “哼,阉贼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聂征的气势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自信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魏贤忠仰天狂笑,片刻后笑声戛然而止,目光阴毒地盯着聂征道:“想不到短短二十几日,你竟然能有翻盘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哼,是你作恶多端,得到应有的报应罢了!”聂征怒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报应?你以为现在翻盘,还有什么机会?”魏贤忠傲然而视。

    “你所犯下的罪恶,必须要得到公法的处决!”聂征义正辞严,如今朝臣中的权业力量,军机阁已然占据了绝对优势!

    “公法处决?哼哼,你太自负了!”魏贤忠冷笑一声,从袖袋中突然掣出一件龙袍,并将它随手穿在了身上!

    这一幕不禁令全场众臣豁然大惊,因为只有一国之君,才有资格和权利穿戴龙袍,魏贤忠只是一个宦臣,而且还是弼奴,私自制作并穿戴龙袍,完全是逆反之罪!

    “你……简直是胆大妄为,这是万死不赦之罪!”聂征怒指着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看清楚了,这是琅琊王亲身所穿的黄袍,并不是我自己炼制的,之所以在我手里,是因为他要把皇位传给我!”魏贤忠言之凿凿地道。

    “把皇位传给你?”聂征愈加愤怒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而且加冕仪式就在今晚进行,你费尽心机给我搜罗的罪名,完全都是无效的,因为我杀的那些人,都是王国的腐朽势力,我们要想生存,必须向大昶军投降!”

    “不战而降,谋权篡位,你的算盘休想得逞!”聂征气势汹汹地道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气氛,于是瞬间剑拔弩张,两大阵营随时都会陷入决战,军机阁一方显然占据了绝对优势,但就在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,魏贤忠突然冷笑一声,随手又掣出了一道圣旨令!

    这是一道真正的圣旨,在金帛卷轴的卷面上,印有清晰的国徽标记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