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五章 疑惑
    ,

    “你找不到他们的,因为他们现在还在刑场。”庄岚依旧沉着眉道。

    “在……刑场?”王冲一阵错愕,嘴里的业餐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忍者中的一种诡术,它叫做诡眼通!”庄岚再次回答。

    “忍者……诡术?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追踪目标?”王冲的眼神愈加错愕,因为他和庄岚的身上,没有找到任何追踪标记。

    “诡眼通能够将你的本相印在眼底深处,所以根本不需要留下追踪标记,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无法逃脱诡眼通的镜像感应!”庄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它能够忽视空间距离?”王冲吃惊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无论你走出多远,对方眼中的镜像都能感应到大体方位,当距离接近的时候,确切的位置就更加明显,就像是映在河里的影子,无论距离河面有多远,影子始终存在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恶,不愧是所谓的诡术!”王冲愤愤地道。

    “忍者诡术门类繁多,其中不乏某些特技异能,需要具有特定的体质和天赋才能修炼,这样的诡术施展出来,往往会具有非同一般的效果,甚至于会令人觉得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“哼,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追踪业术,在刑场上都不能奈何我们,就算找到这里又能如何?”王冲蛮不在乎地继续吞吃业餐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道:“一个人如果被逼到绝境,是会爆发出十分可怕的潜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绝境?我又没有逼他们,是他们要把我们赶尽杀绝!”王冲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,在国士社中有一种十分严厉的惩罚,任何人如果不能完成使命,就要以身殉国,这种行为叫做殉身令,是每一个国士必须奉行的最终血誓!”

    “殉身令?也就是说,他们完不成任务,就要自杀谢罪喽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但他们绝不会自杀,要死也一定会死在对手面前,并且会不择手段地完成最后一战,在他们看来这是作为国士的最高尊严!”

    “即使明知不敌,也要跟对手拼命?”王冲再一次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过——你以为他们真的不敌我们两个?”庄岚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要是有办法杀我们,在刑场的时候早就动手了,也不用等到现在吧?”王冲嚼着饭道。

    “连我都知道你的体力已经耗尽,你以为他们会想不到?”庄岚再次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王冲一时语塞,神色中透出疑惑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之所以没有趁机动手,只有一个原因!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王冲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他们用普通的业术无法杀你,但是数百人跟你硬拼体力,你的天命主宰根本用不了多久,只不过为了保存力量,他们采用了欲擒故纵之术!”

    “欲擒故纵?你是说……他们的真正杀招根本没有出手?那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种杀招不是普通业术,所以不能当众施展,这是他们必须遵守的规矩,即使要执行殉身令,作为国士也绝不能出卖神社!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业术,会让他们暴露身份?”王冲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沉眉道:“虽然我也无法断定,但有一点一定错不了,那就是魔宗业术!”

    “魔术?他们是魔修?!”王冲脸上难掩吃惊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尽管隐藏得很深,但在交手的时候,我依然能觉察到那些国士的体内有魔血气息,只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们不能暴露自己的魔修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魔宗业术,能够抵御我的天命主宰么?”王冲显得忧心忡忡起来。

    “魔宗业术的强大,绝对是不容小觑的,更何况这是一群以身殉国的国士,生死已被置之度外,就算抵御不了天命主宰,但是能够跟你同归于尽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视死如归的亡命之徒,的确是最可怕的!”王冲面色变得愈发沉重。

    庄岚却吞下一片酒酪,看了看远处的坊街说道:“走吧,既然躲不掉,那就索性放手一战,尽早跟他们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做了断?”王冲紧紧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幽兰坟场!”

    庄岚说着,脚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,因为他隐隐感受得到,对方身上的诡眼通正在向他迅速接近!

    幽兰坟场一如既往地宁静,这里原本就很空旷,是繁华京都中最荒凉的一个地方,偶尔就算有人来到这里,也是急匆匆地埋掉尸体,然后迅速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庄岚选择在这里跟对方交手,除了避免自己的实力过度暴露,也想真正了解一番魔宗业术的精髓和玄奥,同时,也为了避免在坊市上对其它平民造成误伤。

    进入幽兰坟场之后不久,身后便传来了剧烈的杀气,六百余人的国士和刺客同时赶来,径直冲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!

    王冲严阵以待,契命卷轴牢牢地掣在手中,跟这群国士遥遥对峙!

    庄岚却目光微沉着看向对方,手中依然是那枚监法署的靖国法玺。

    四周没有其他民众旁观,这群国士再也不需要掩饰,他们身上的魔息全力外放,就算是王冲,也能够清楚感受到这股魔息的强大和邪异!

    而庄岚却看得更加清楚,他利用强大的魂目,能够看到这些国士的体内,每个人都有一簇火烛一样的魔焰在燃烧,魔焰的强度不同,代表着他们各自的修为不同。

    六百多人站在面前,就有六百多簇魔焰在面前燃烧,这种场景看不到则已,真正看得清楚之后,就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!

    “到幽兰坟场送死,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!”

    为首的国士站定之后,目光清冷地对庄岚道。

    “送死的是你们,我只是替你们提前选好了墓地罢了。”庄岚淡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引我们来这里?”对方倏然间感到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“忍者诡术中的诡眼通,普通人察觉不到,我却可以。”庄岚依然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才加入国士社多久?就能感应到这种忍术?”

    庄岚:“这只能说明我在忍术中的天赋超乎寻常,我的忍术修为也在你的想象之外!”

    “哼,偷学了忍者业术,又背叛国士社,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你一个!”对方咬牙切齿,他依然没有看出眼前的权倾洲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应该很疑惑,我为什么还能继续活着?因为背叛了国士社的人,理应会死于被动血誓之下,就算有血晶也是无法抵抗的!”

    对方怔了一怔,虽然没有回答,但也默认了的确有这个疑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