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二章 禅影
    “葛家的万甲金俑,历来都是代代单传,因为万甲金俑只能由一个人全盘操控,所以谁对乱霄星系的参化能力最高,谁就是万甲金俑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葛门四子当中,只有前辈一人继承了万甲金俑,这个连葛勇和葛紫剑都不知道的秘密,为什么会被国士社的尹丑知晓?”

    “一千多年前的瀛海之战,万甲金俑曾经遗失过一只,大昶国对那场大战必然有详尽的记录,葛家的命运从那时起就已经注定了有此一劫!”

    庄岚:“瀛海大战之时,葛家竟然动用了万甲金俑?”

    “东溟诸国危在旦夕,那一战决定无数家族的生死存亡,所以没有人再敢私藏,葛家动用了万甲金俑也是大义所在,后来那只遗失的兵俑被重新补齐,但遗失的那只永远落在了大昶国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国士社派尹猖潜入葛府,真正的目的原来是万甲金俑。”

    “弼承诀这种秘术,原来我也只是听说过,现在看来的确是可怕至极,如果再拖延几日,它完全能够映现出完整的乱霄星诀,从而掌控葛家的万甲金俑!”

    庄岚:“那样的话,后果实在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颐儿的朋友?”葛江忽然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但是紫颐姑娘暂居在暮澜城田府,如今的葛家并不安全,尹丑随时都能回来,而且在葛家当中,还有大量的叛徒需要清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自称仁者,帮我把万甲金俑传给颐儿,应该可以做到吧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愿意效劳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我并不相信你,因为你可以兼修兵术,没有人在一万只金俑面前不动心!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摇头:“我们素昧平生,前辈有这样的顾虑不足为奇,但葛家的命运正面临着严峻危机,只有正确的抉择才能让葛家生存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决定把乱霄星诀传给你,再由你传给颐儿,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你必须发下血誓,绝不染指葛家的万甲金俑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似乎看错了立场,我现在是在帮你,而不是听你差遣,仁者虽然兼怀天下,但也不是罔顾尊严,无论是利诱还是胁迫,在仁者面前都是被无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连一道血誓都不敢发,你还敢信誓旦旦地自称仁者?”

    庄岚反问道:“即使我不是仁者,此时此刻,葛家所面临的命运,前辈还有其他办法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,我把乱霄星诀传给你,也是有代价的,万甲金俑虽然得不到,但是你却知道了炼制方法和图谱,尤其是葛家数千年积累下来的乱霄星系阵奥,更是无价之宝!”

    庄岚略作沉默,随后从袖镯当中取出了一枚纯度极高的血晶!

    “如果你认为血誓有用,我不妨给你发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淡漠的语气,以及毫不动摇的眼神,让葛江瞬间哑口无言!

    “你居然有血晶!而且纯度如此之高,依照大昶国公法,这是杀头之罪!”葛江瞬间推翻了对庄岚仅有的一丝信任,一个拥有血晶的人,却号称自己是仁者,无论是谁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拥有但不交易血晶,据我所知并不触犯公法,另外,我如果真想诳你,根本不需要拿出血晶,刚才只需要发个血誓,很容易骗取你的信任,但是却违背了仁者的根本!”

    葛江终于不再争辩,在沉思中左右不定,久久不能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“前辈,时间不多了,你的魂念太过虚弱,而我用浣魂咒强行凝聚魂元,却维持不了太多时间,如果你不想冒险,那就把乱霄星诀留在心底,让它从此永远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我这一生从未涉赌,今天就赌一次,反正葛门四子已经覆灭,葛家的血脉和基业也已经所存无几,颐儿能否挽救葛家,就看这一赌是输是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颐姑娘在大灵寺受困一年,虽然修为没有进步,但却因祸得福,借助于大灵寺上空的独特空间,日夜观察星系运转,对乱霄星系的星位领悟突飞猛进,如果把乱霄星诀传给她,紫颐姑娘必然能够承担起振兴葛家的艰巨重任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,葛家的未来,就看颐儿的造化了。”葛江目光空洞,像是突然看穿了世间伦常,对一切事物再也没有任何眷恋,包括他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“记住,乱霄星系的一万多个星位看似杂乱,实则内含玄机,每一个星位都跟整个星座紧密相连,牵一发而动全身,乱星斩的威力不是乱,而是变!”

    葛江把乱霄星诀毫无保留地传给庄岚,之后充满解脱地道:“一万多只金俑就埋在葛府地下,但是开启地库大门的阵钥在尹丑身上,你要得到它还要面临巨大挑战。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晚辈不需要阵钥,因为我有七星彩燧!”

    葛江怔了一怔:“天意如此,看来葛家真的命不该绝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已经获得了乱霄星诀,但却没有倒戈相向,葛江也就更加豁然。

    “心事已了,帮我把银针拔掉,乱霄星诀绝不能再落入到其他人之手!”

    “拔掉?……”庄岚一阵错愕,银针中蕴含着强烈的业压,如果将它拔除,业府内被封闭的庞大业力瞬间释放,跟它相连的血室和魂海受到冲击,葛江立刻就能毙命!

    “我囚闭在内念中十二年,早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耐心,但可惜连业力都无法提取,否则早就引火**,带着葛家的乱霄星诀永诀世间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庄岚陷入犹豫,葛江此刻已经生无可恋,让他就此解脱也算是一种救赎,但是亲手断送他的性命,未免还是令他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的仁者业旨莫非如此狭隘?一个人如果生不如死,你竟还忍心看着他痛苦活下去?”

    庄岚顿了顿道:“我救不了你,但也无权杀你,不过……你若真想解脱,我有一个办法让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庄岚不再多说,在魂音中突然加持了一道无比深旷的禅影!

    禅影中透着古朴而又令人虔仰的佛辉,在魂音的推送下,葛江原本浑浊的魂海中顿时光芒万丈,一缕缕佛光璀璨夺目,俨然是数九寒冬中穿透进来的一片春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