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八章 凶相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何方神圣?”**的折磨让他痛苦不堪,但内心的恐惧更加强烈,因为他难以想象,庄岚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多不同职业的业术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什么神圣,但就算普通民夫,也有责任处决你这样的入侵者!”庄岚说着已经来到他的跟前,在大裁决术的刑决下,业罪标记像尖刀一样刺透到他的体脉深处!

    “国士……社,一定会为我报仇!琅琊国……也一定会被大昶国吞灭!”葛勇即使奄奄一息,也还是声嘶力竭地发出了毒誓!

    “哼,至少你等不到那一天了!”庄岚催动业力将他彻底处决,随后立刻施展噬魂咒,分解并搜取他魂魄中的记忆信息。

    当他退出神念之时,尸傀早已结束了战斗,葛勇的手下一个不剩,全都伏尸到了尸傀脚下,这些葛家兵十有**都是国士社成员,在暮澜城全都犯有不赦之罪!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时辰,他仔细整理了葛勇的记忆,然后冒充他的身份,孤身回到了葛家。

    此时的葛府俨然丧失了之前的生机,府院当中一片颓废,家丁们明知葛家即将从此衰落,所以连日常的打扫也懒得去做了。

    与府院相连的是一片广阔的营区,那是葛家的校武场,全暮澜城最大的一块私家区域,方圆至少十里之广,最多的时候这里曾经陈兵十万,然而此时的兵力不足两万,而且士兵们毫无战意,校武场上根本没有人练武,反倒是有很多人聚在一起酗酒赌斗。

    葛门四子在鼎盛时期,即使是暮澜城主,也要对他们器重三分,十分精兵足可以动摇一个郡城的生存根基,所以就连法衙的人,也不敢来葛府造次。

    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,葛门四子的葛岩,也就是葛家族长,跟廉青法尉是一对极好的朋友,葛岩在遇刺之前,曾经委托廉青帮他查找隐藏在葛家的叛徒!

    葛门四子仅剩葛江,但精神呆滞无力掌控大局,后辈中的葛紫剑已死,葛紫颐一年前落在枭匪手中,没有人知道她还活着,如今的葛家之主毫无疑问应该是葛勇。

    但是葛勇作为葛家的唯一继承者,却没有全力以赴维持家业,竟然还有工夫到幽兰坟场亲自追踪庄岚,显然是不合常理,这说明如今掌控葛家的是另有其人!

    如果不是杀了葛勇,动用噬魂咒获取他的记忆,庄岚怎么也想不到,葛家的业宅深处还潜藏着一位阔别已久的宿敌!

    这个宿敌不是别人,就是当初在虞州城领主府,担任弼修总管的那个管家!

    迄今为止,庄岚才知道他叫尹丑,虞州城一战之后,他居然也来到了暮澜城,并且在国士社的指使下潜入葛家,专门呆在内府服侍葛江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葛勇对尹丑却是充满了忌恨,因为尹丑的修为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境界,他来到葛家之后,几乎剥夺了原本属于葛勇的一切业献,而葛勇却只能听他摆布。

    庄岚冒充葛勇,回到葛家后直奔后院,这是葛江的住处,跟校武场只有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院内没有一个侍卫,甚至连家丁也都被全部清退,院门上的禁制原本只有葛门四子能够打开,如今除了尹丑之外,只有葛勇拥有阵钥。

    尹丑的阵钥当然是从葛江身上获得的,而葛勇的阵钥则是来自于葛云,原本尹丑也不允许他随意进出,但为了方便指使,也就没有再做限制,因为葛家现在已经尽在掌控。

    “没有重要的事,不要随便进来,你应该记住这句话。”庄岚刚要进门,尹丑的声音便首先传来。

    他隔着门帐向内观望,尹丑的模样丝毫未变,只是修为比之前提升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尹丑的身旁,有一位目光呆滞的中年兵修,他显然就是葛江,葛江半裸着身子,头顶和后背的各处要穴插满了细长的银针,而尹丑不断往银针当中灌注业力,企图凭借**的刺痛唤醒葛江。

    但葛江似乎毫无知觉,这些银针是用十分罕见的陨铁材料打造而成,在业力的渗透下简直能够锥心刺骨,但插在葛江身上却没有一丝反应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有事。”庄岚把语气摹仿得跟葛勇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尹丑头也不抬,继续向银针中灌输业力。

    “天鹰古城的入口已经出现,据说里面的财宝富可敌国。”庄岚平静回答,目光集中在葛江身上久久注视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大的天象,你以为我眼瞎吗?”尹丑有些不满地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不派人进去夺宝吗?葛家兵现在闲来无事,不如带他们去天鹰城赚笔外快。”庄岚一边回答,目光依然注视着葛江。

    “哼,数以千万的恶灵,没有廉布虚那样的实力,去了也是找死!”尹丑面露不屑,依旧对他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看来是我多想了。”庄岚保持着平静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来,只有蠢货才会有你这样的想法!”尹丑的语气中透着极不耐烦的训斥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依旧站在原地,并没有察言观色般离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走?”尹丑似乎开始动怒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……”庄岚故意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如果还是这种愚蠢的问题,你最好别说!”尹丑恼怒地发出训斥。

    “尹猖大人……”庄岚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!”尹丑蓦然一震,这一次终于把目光看向庄岚。

    “他刚刚死在了暮澜城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尹丑打断他的话,声音中透出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“枭盟如今已经解散,所以他的尸首无人去管,至今还躺在暮澜城外。”庄岚依旧回答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是谁下的手?!”尹丑近乎声嘶力竭,因为尹猖是他的亲兄弟!

    “没有人下手,他似乎是死在了枭盟的效忠血誓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他有足够的血晶对抗血誓,怎么会死在血誓之下?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原因我也不清楚,我只是见到了死尸,然后赶回来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把阵钥交出来!”尹丑突然向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阵钥?……”庄岚犹豫着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把阵钥交出来,以后不准再来这个小院!”尹丑加重了语气,神色中浮现出一股悲怒异常的凶相!71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