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八章 绝境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他也在退出了十几步以后,便再也不敢多退一步!

    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上,浮现出来一个十分明显的业罪标记!

    有了这个业罪标记,即使他隐藏得再深,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准确位置!

    “欺师灭祖,认贼作父,既然你背叛琅琊,甘心成为魏贤忠的走狗,就该在琅琊法度的制裁下伏罪!”

    庄岚的声音如晴天霹雳,在他的头顶炸响,权倾洲自知行迹暴露,索性撤掉了隐术,继而掣出了他的法玺!

    他的法玺有别于其它法士,因为他是监法署署尹,手握监法署责罚大权,这枚法玺,是琅琊国的法度象征,也是公法体系的最高集权!

    法玺当中,蕴藏着无比深厚的业献,监法署作为法家公会的最高总署,长年累月的判审决断,造就了它超乎寻常的法业强度,手握这件法玺,几乎可以睥睨所有同阶高手!

    但是权倾洲根本无法确定庄岚的位置,他用这件法玺只能自保,浑厚的法业散发出去,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道护罩,将他完整覆盖在致密的防护之下!

    随后他开始疾速后撤,并触发了无赦牢的警戒禁制,整个囚牢的每一个角落,于是传来了急促的警讯声!

    庄岚目光蓦沉,身影随之也浮现出来,因为在警讯四起的刹那,他的法网天恢再次出手!

    剧烈的法力波动,让隐术的匿身效果彻底丧失,庄岚跟权倾洲再次面对面站在一起!

    法网顷刻间席卷而至,但是在庞大业献的压制下,那枚法玺岿然不动,而且在短短的片刻之内,那张法网便土崩瓦解!

    击溃了法网之后,权倾洲的信心陡然大增,磅礴的法业从玺座中喷涌而出,向庄岚的头顶怒压过来!

    业诀在指间倏然凝聚,一道全新的法网随之绽放,这是法网天恢的第九层境界,雄浑而恢宏的法业犹如怒涛,向头顶的玺印迎了上去!

    一道惊天巨响过后,庄岚的身形被剧烈压弯,但随后便稳定下来,并艰难地重新站直!

    “哼,你终究只有业士五层,高强度的对抗面前,依然还是无法跟我抗衡!”权倾洲看出了庄岚的破绽,不遗余力地向法玺中灌输业力,将庞大的法印向他狠狠地再次压来!

    法网在沉重的巨压下剧烈扭曲,随后砰然溃散,庄岚的身形随之退后一步,紧接着又祭出了第二张法网!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法网相继溃散,庄岚的身形也不断随着后退,权倾洲则步步紧逼,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,两个人在冥寒通道当中,就这样陷入了艰苦卓绝的拼耗之战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冲击声充斥着整个通道,数十次的强猛对抗,已将两人的体力耗至极限,当对抗声渐渐迟缓的时候,庄岚已经退到了通道尽头!

    “哼,退无可退,现在可还有狂傲的余地?”权倾洲狂笑一声,之前的压抑和惊惧一扫而空,身上重新恢复了他不可一世的气势!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已经没有退路?”庄岚一如既往地漠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权倾洲将业力灌满法玺,随时都可发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我说过,我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杀你,之所以如此大费手脚,是为了告慰柳清风的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“临死还能这么猖狂,你也算普天之下的第一人了!”权倾洲咬牙切齿,怒而释放了手中的业诀!

    然而诡异的是,法玺这一次没有爆发法炁,它像是被封印了一般,对权倾洲的业诀无动于衷!

    权倾洲面色大变,随后接连催动了数次业诀,但结果无一例外,都无法令法玺发出一丝法炁!

    庄岚沉声而道:“监法署的法玺是公属业宝,理论上只有监法署的署尹可以使用,但是当署尹以身犯法或不幸陨落,法玺将会自动进入封印状态,不被任何人操纵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业罪已被隐术加以掩饰,法玺根本感应不到!”权倾洲气急败坏地吼道,只需要最后一击他就能杀掉庄岚,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“你的隐术的确可以掩饰业罪,但可惜你似乎忘了,琅琊国公法体系的根基是什么。”庄岚淡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法网天恢!该死的柳清风,死去之后还要跟我作对!”权倾洲恍然大悟,盯着庄岚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遗余力地想要置我于死地,完全忽略了法网天恢跟法玺之间的关联,在几十次交手的过程中,法玺内部的禁纹已被唤醒了!”

    “用法网天恢触发禁纹,让法玺进入封印状态,你用的手段真是卑鄙!”权倾洲怒不可遏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是卑鄙,而是伸张正义,你在背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再也不配使用这枚法玺!”

    “哼,琅琊国眼看就要覆灭,这枚法玺早晚都要被废,你所谓的背叛实在太狭隘了,当大昶军征服大邺城的那一刻,你就会知道背叛的意义有多么崇高!”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: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你企图用这种假象掩盖自己的罪行,完全是自欺欺人!”

    “强者为尊,向来是这个世界的不二法则,琅琊国被大昶军吞灭是必然结局,琅琊公法也必将分崩离析,那么我所谓的背叛,也就不复存在!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背叛终究是背叛,无论国权怎么更替,你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,也无法逃避血誓和法度的制裁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封印了这枚法玺,就可以反败为胜吗?”权倾洲催动业诀,将另一枚法玺从掌心撤了出来!

    这是他的本命业宝,法玺的玺纹上,赫然解除了原有的琅琊国印记,取而代之的是大昶国国徽!

    每一件法玺,必然要用一部公法做支撑,效忠于哪个国度,就要用哪个国度的公法为业基,权倾洲的本命法玺,毫无疑问揭露了他的背叛行径!

    “哼,去死吧!”庞大的法业随后倾泻下来,将庄岚笼罩在一片暗炁当中!

    庄岚已经退无可退,这枚法玺跟之前的法玺不同,因为法玺内部的公法体系,完全独立于琅琊国公法之外,它是大昶国的公法体系!

    所以用法网天恢再也无法对它形成克制,如此高强度的法业倾泻下来,庄岚以淼境五层的实力跟它对抗,似乎也没有一丝胜算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