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六章 无动
    柳清风再一摇头:“你若真想帮我,不如帮我杀了那个逆徒,也算了却了我的心事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前辈说的可是权倾洲?”

    “不错!留着这个孽徒,日后必将为害一方,他是我亲手教出来的,所以我也有责任将他毁掉!”

    庄岚:“惩恶扬善,对晚辈来说是义不容辞的事,权倾洲欺师灭祖,理应有这样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作为报答,我可以将法网天恢传授给你,但是能不能修至大成,还要看你有没有足够的正气!”

    庄岚会心一笑:“别的不敢说,正气这种东西,晚辈绝不会缺,因为我是侠者!”

    “侠者?”柳清风略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不但是侠者,而且这还是我的本命职业!”

    “真是天意!”柳清风随后传授他一道业诀,让他即刻施展从而印证他的正气强度。

    没想到庄岚按照这道业诀施展之后,磅礴的业力居然在他的掌心编制出一张力网,并且将网域蔓延到了整个房间!

    “你……如此雄厚的正气,这怎么可能?”柳清风看着庄岚手中的法网久久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庄岚撤掉业诀说道:“晚辈是一个侠者,有正气也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法网天恢只有在你手中,才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价值,我们柳家的使命,到我这一代终于结束了,不过还有人能够延续柳家的这道传承,也算不枉祖先们的一番心血了!”

    柳清风感慨一番,将法网天恢的完整业诀倾囊传授给了庄岚。

    而后他在梵娿天禅的禅辉当中,渐渐熄灭了最后一抹灵魂,沉入到下一个轮回。

    庄岚按照他的遗愿,将尸体纹丝不动地留在房间,监法署的弟子看到他死了之后,自然会过来将它烧掉。

    而后他施展隐术,恢复了映天秘眼的镜像传输,然后穿过禁制退回到了连接通道。

    进出囚室的时间极为短暂,看守映天盘的弟子,就算是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看,也只能看到密室的禁制快速一闪,便再也看不出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连接通道当中依旧阴寒逼人,庄岚循着王冲身上的灵息觅诀标记,正要前往他的囚房,身后突然涌过来一阵灼热的气息,把阴寒的冰气迅速压了下去!

    随后他转身往通道尽头望去,看到了十几个人影正沿着通道向他走来,除了刚才那个拘押他的法尉以外,其他几个全都是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无赦牢当中的两条连接通道,竟然可以互相连通,当两条通道相接的时候,冰气与火力互相抵消,在通道内就再也不需要耗费体力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接近,对方渐渐来到面前,并在庄岚三十丈外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署上,这就是那个赌士,赌王世家的后代!”法尉向为首的署尹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冥寒通道里待了这么久,居然还能气定神闲,委实是不可思议。”署尹的目光一直紧盯庄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监法署的署尹,权倾洲?”庄岚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能见到我,应该是你的荣幸!”权倾洲阴沉着道。

    “荣幸?哼,恕我没有这种感觉。”庄岚漠然回答。

    权倾洲再一沉眉:“那是因为你不知道,我来这里是为了放你出去,并不是所有人,进入无赦牢都有这种机会的!”

    庄岚目光蓦闪:“放我出去?据我所知,还没有任何人进入无赦牢后还能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才应感到荣幸,难道不是吗?绝无仅有地离开无赦牢!”权倾洲的面色中看不出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事,绝不会毫无理由地发生,你有什么条件?”庄岚平淡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条件很简单,就是六爻诀和六爻鬼骰!”权倾洲目光一闪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太自负了,所谓的荣幸,相对于这个条件根本一文不值。”庄岚想也不想地拒绝道。

    权倾洲目光一沉:“噢?在你看来,六爻诀和六爻鬼骰比自己的命还要珍贵?”

    庄岚略一摇头:“任何身外之物,都没有我的命贵,不过无论是六爻诀,还是我的命,都由我自己做主,你想用我自己的东西跟我交换,岂不是空手套白狼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,你的命是在自己手里?”权倾洲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至少不在你的手里。”庄岚淡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过度自负,往往都是愚蠢,既然你这么相信自己的实力,那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!”权倾洲说完之后,就要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庄岚轻一摇头:“自负的实际上是你,因为既然来到了这里,你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!”

    “噢?你想要留下我的命?这可是有趣得很!”权倾洲倏然沉眉,随之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十几个法尉,此时听得一头雾水,因为没有人相信,庄岚还有体力施展业术,而且他所面对的还是十几个法士高手!

    “迄今为止,我从未见过如此猖狂的对手,不如就让我来送他上路!”其中的一个法士走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的体力就算没有耗尽,也已经所剩无几,六爻鬼骰再厉害,也发挥不出半分威力!”旁边那个法尉提醒道。

    法士于是掣出他的法玺,向其中缓缓打入业诀!

    这只法玺显然是件业宝,强大的法能瞬间爆发出去,将整个通道震得嗡嗡作响!

    而庄岚却只是静立原地,双手当中空空如也,那枚惊世绝伦的六爻鬼骰并没有出现在他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准备空手接我这一击?”法士看到庄岚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,眉头一皱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杀你这种货色,空手就足够了。”庄岚淡然回道。

    对方闻言勃然大怒,如此目中无人地藐视对手,任谁都不得不怒,因为对方的修为,还在庄岚之上!

    “哼,如果狂傲能够当做实力,你的确是个可怕的对手,但可惜狂傲只是狂傲,没有实力的狂傲就是愚蠢!”

    法士话音刚落,一道业诀随之打出,手中的法玺于是携带着惊人的气势向庄岚怒射而去!

    法玺上凝聚的是一团沉浑无比的金元炁,只要让它擦着分毫,就足以粉身碎骨,而庄岚在它逼近身前的十丈之时,依然还是无动于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