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四章 惨叫
    庄岚在囚室中静观其变,直到半个时辰之后,那个法尉才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打开囚门的视窗,看到庄岚正盘坐在地上静修,不禁嗤笑一声说道:“到了这里,还能保持如此镇定,实在是少见得很!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该惊慌失措吗?”庄岚淡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哼,你故作镇静,却不知道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!”法尉阴笑着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“错误就是来到这间无赦牢,以你的身手,本该有机会逃走,不必要来这里送死,但偏偏顾及到所谓的朋友,这实在是愚蠢至极!”

    庄岚叹笑一声:“对我来说,朋友是值得用命来救的,但可惜你理解不了这一点,所以才认为这是愚蠢的。”

    法尉目光一沉:“我当然不会理解这一点,因为你实在太年轻了,对于世间险恶和尔虞我诈经历太少,怎么会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?”

    庄岚:“正因为你经历太多,所以才会故步自封,过度在意自己的生死和利益,为了活命,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法尉嗤笑道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这么浅显的道理,我会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庄岚淡淡摇头:“所以你才没有朋友,人生中自然也少了最大的乐趣!”

    “哼,朋友和乐趣?跟自己的性命和利益相比,完全可以忽视!”

    庄岚轻叹一息:“在我看来,没有朋友的人生,是极度悲哀的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朋友的人生,都是极短暂的!”法尉目光阴沉着道。

    庄岚环视一眼四周:“所以,你准备对我动手了?”

    法尉伸手向牢门上打出一枚阵石,庄岚所在的囚室随之轰然一响,从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打开了一扇门!

    沿着门户看去,左侧的通道内笔直幽深,阴暗的石路看不到尽头,地上铺满了三尺多深的一层白骨,右侧的通道则蜿蜒曲折,但在地面甚至四周的墙壁上,遍布着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!

    整个囚室之内,也迅速被一道白芒覆盖,灼热的气息滚滚而来,迫使庄岚不得不迅速做出决断,往其中的一条通道躲避!

    他选择的是左侧通道,实际上根本不需要选择,因为这两条通道既然同时存在,就一定都存在杀机,只不过杀机的方式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就是,右侧的通道纯属火系,灵感天赋是火系的囚徒,一定会选择左侧通道。

    一进入通道,就被一团冰冷的寒意所笼罩,四周的墙壁上,凝结着一层细密的冰尘,脚底下每走一步,都会传来清脆的碎响,那是被踩碎的骨骼声音,即使是刚死去的尸骨,在这里也很快就会被冻得清脆无比。

    所以庄岚的体力消耗,也就以惊人的速度在流失!

    此刻他终于明白,无赦牢的真正可怕之处,就是这两条跟所有囚室都相连的通道,因为无论多么强大的高手,一旦被耗尽了体力,也就只能任人宰割!

    这两条通道一冰一火,却不是普通的水系和火系,而是取之于幽冥地脉的幽水和冥火,无论什么样的灵感天赋,都无法跟这样庞大的力量相对抗。

    每一间囚室,在这条通道里都有接口,只不过接口的位置不同,对应的冰火强度不同,而庄岚的这间囚室,位于淼境段位最深的一层,再往下走,就是晶纹强度的冰层!

    把他投放到这样一个地方,显然是看得起他,但是意图也很明显,那就是一定要把他置于死地!

    寒气越来越深,他只能催动业力进行抵抗,在如此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之下,即使有足够的业餐摆在面前,也根本来不及补充,所有地上的这些尸骨,都是在耗尽体力之后被活活冻死的!

    但是庄岚却义无反顾,在通道内一直前行,因为在通道的两侧,每隔十几丈就有一道禁制,而这些禁制的后面,都存在着一间跟他一样的囚室!

    只可惜这些囚室当中都关押着囚徒,而每个囚室的门外,都会有监法署的人在巡守,一旦破掉了禁制,就一定会惊动那些巡守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一直前行,直到行走了数百丈之后,才终于经过了一个空着的囚室!

    囚室内既然空着,门外就不会有人巡查,破开禁制之后,就可以暂时躲在囚室当中,避开通道内的寒气侵袭。

    不过无赦牢在建造之初似乎想到了这一点,为了避免有盗家高手破解禁制,就在每一间囚室当中,安放了映天秘眼!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庄岚依然破解禁制,走进了那间空室当中!

    他在进入空室的那一刻,施展了忍者隐术,看守映天盘的监法署弟子,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!

    而后他向映天秘眼当中打入一道业力,囚室当中的画面于是彻底中断,永远静止在了空无一人的状态之下。

    庄岚这才中断隐术,整个身影渐渐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映天秘眼,他之前还完全陌生,但是在绝阴谷见识到了一次之后,也便熟知了它的秘纹构造,利用工家业力,破解并令它永远中断在固定画面也就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接着他就在这间密室当中,吞下了自己亲手炼制的淼级酒酪恢复体力!

    淼级境界的辟谷酒,远比普通的业餐恢复更快,而酒酪的强度又远胜于酒液,体力的持久度就更雄厚,在高强度的交手之时,充沛的体力是决胜的关键因素。

    辟谷酒酪的醇力刚刚化开,一声剧烈的惨叫就从隔壁传了过来!

    庄岚蓦一皱眉,伸出手掌紧贴在墙壁之上,将业力灌注到音纹当中,悄然窥听着隔壁的一静一动。

    “柳大人,还是不要再逞强了,署上他没有太多耐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,一群逆臣贼子!”

    “唉,你骂得再狠有什么用?我们的确是逆臣贼子,但懂得审时度势,你这样固执己见,岂不是把自己推向绝路?”

    “我是监法署总领,誓死捍卫琅琊国公法,你们这群逆徒,白白受了我几十年教诲,最终竟这样欺师灭祖!”

    “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柳大人,正因为我们曾经是你的弟子,接受过你的教诲,所以才感念旧情,没有对你痛下杀手,但如果你继续顽抗到底,那就对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我的家人都已经被杀了,还在意自己的这条命么?想要让我屈服,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得罪了,按照署上的交待,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可惜你没有珍惜,就由我亲自送你上路吧!”

    接着便传来一声更加剧烈的惨叫,隔壁囚室再也没有一丝动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