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章 骰碎
    随着大千悲手的施展,金盅再一次被笼罩在炁芒当中,但是金盅内部的金骰是什么样子,再也没有人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恭素慷显然也陷入了慌乱,目前的局势对他来说同样前所未有,他无法理解一只赌骰被金盅捕捉,居然还能追加业诀,这种手法如果存在,那完全违背了赌场上的常理!

    但事实偏偏就是如此,违背常理的诡异局面,恰恰就被他遇到了,而且还是在生死赌局当中!

    但是他毕竟是金骰赌坊第一赌师,琅琊国赌星榜上排名第四的强者,再离奇的局面,都始终离不开最根本的一点,那就是这道业术,一定要剧烈消耗庄岚的体力!

    越上乘的业术,越要消耗体力,而且庄岚还是以淼境五层对抗九层巅峰,这样的消耗就会更大,恭素慷所要做的只是坚持,只要耗尽了庄岚的体力,赌局也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想法,很快就被现实打断,当大千悲手源源不绝地向金盅灌输之际,一道灼热的炁息渐渐沿着金盅表层渗透出来,炁息越来越盛,最终彻底爆发出一团烈火,在金盅表面熊熊燃烧!

    炽烈的火焰越烧越猛,恭素慷面色剧变,不遗余力地催动大千悲手压制火炁,却最终适得其反,火炁沿着盅体猛蹿上来,直接扑向了他的掌心!

    剧烈的灼痛感让他倏然收手,金盅于是在火炁的冲击下砰然飞起,飘摇着向高空疾射而去!

    尽管恭素慷催动业诀及时将它收了回来,但可惜为时已晚,因为被它扣住的那枚金骰,此刻已经化作一道火炁向他怒射而来!

    更为令人震惊的是,在这枚金骰的四周,那个包裹着它的茧筒早已消失,而恭素慷的金盅上,却遍布着一层精细如网的金丝!

    金丝完全渗透到了金盅的内壁当中,庄岚的业诀就是通过这层金丝追加到金骰当中的!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问题再次出现,没有人能想象这是为什么,因为金茧原本是恭素慷凝聚出来的,但偏偏又被庄岚所利用,这无疑预示着一个可怕的事实,那就是庄岚的金属性灵感,远远在恭素慷之上!

    恭素慷的灵感天赋是金系,能从他的手中夺走那只金茧完全不可思议,但庄岚却偏偏做到了,而且除了金系之外,他还拥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火系天赋!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金茧当中已被恭素慷渗透了大千悲手,它已不是普通的元素形态,而是经过业化的灵炁,即使灵感天赋再强,也无法把金茧的操控权从恭素慷手中夺走。

    这令人难以置信的诡异场景,只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,世界上有一种业术叫移花劫!

    移花劫是一门儒家绝学,赌徒们当然不会知道,即使知道了,也根本看不出其中玄奥,尤其是当庄岚用附墨指将它施展的时候,就更加无痕无迹!

    疑惑和震惊充满心头,但却来不及寻找答案,因为金骰携带着惊人杀机扑面而至,恭素慷在生死一刹之间,祭出了他的本命业宝——千悲玦!

    千悲玦是一枚指玦,但却不是业饰,而是能够强化千术的本命业宝,恭素慷来不及用金盅抵挡金骰,就只好用本命业宝挽救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对于千悲玦的出现,赌众们并不意外,毕竟在生死关头,恭素慷绝不会再有丝毫保留,只不过没有人能够想到,眼前这个籍籍无名的赌客,居然能把恭素慷逼到这个地步!

    但庄岚却在千悲玦出现之际,目光倏然间剧烈一沉,因为恭素慷的掌心当中,隐隐浮现出了一抹血晕!

    这抹血晕并不陌生,因为它跟安禄京和闵常青手中的血晕完全一样,这是魔宗业术的业诀相征!

    但是恭素慷的这抹血晕当中,并没有蕴含浑天属性,它是单纯的魔功业术,拥有相当强横的噬化能力!

    浑天灵血,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国士就能拥有,论地位恭素慷完全不如安禄京和闵常青高,而且闵常青、安禄京、伊势高雄三个人之所以能获得灵血,是因为他们当初肩负着瓮杀行动的重任。

    恭素慷蛰居京城,并没有多么显赫的功业,自然也就得不到珍贵到极点的腾纹级灵血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这只千悲玦,却不是普通的业宝,因为在它的器纹当中,嵌合了大量的魔纹,致使它具有极其强大的魔宗属性!

    能够铸造魔纹的工修并不多见,而且魔纹材料相当昂贵,所以就连安禄京和闵常青,都没有这样的业宝,但是恭素慷住在京城,能够接触到的物事更加广阔,有这样的机会也就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随着血晕在指尖浮现,千悲玦幻化出一道浓烈的光芒,纯净的金元炁蔓延出去,将恭素慷的手掌完全变成了一只金掌!

    金骰携带着凌厉的攻势呼啸而至,恭素慷毫不犹豫,用这只金掌向金骰直接抓去!

    一阵清脆的交响之后,金骰被稳稳地接在他的掌心当中,骰面上依然有熊熊烈焰在燃烧,但是恭素慷的掌心隐隐浮现出一团血色,让火炁难以对他伤及分毫。

    这超绝的实力,让四周赌众瞠目结舌的同时,不断发出阵阵欢呼!

    接着他指诀急转,将震飞出去的金盅再次收回手中,向这只金骰重新扣了下去!

    金骰在金盅当中奋力挣扎,但片刻之后,灼烈的火焰渐渐熄灭,附着在骰面上的磅礴爻炁也消耗殆尽!

    恭素慷终于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他用那只金手把赌骰从盅口中捏起,举在面前淡淡说道:“费尽周折,但你还是输了!”

    庄岚熄灭了残留在指尖的业诀,目光沉视着说道:“愿赌服输,不过你以为赌局已经结束,那就错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?金骰上面的爻炁已经耗尽,难道还没有结束?”恭素慷笑的更加阴沉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庄岚淡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爻炁已经耗尽,你再也没有左右金骰的能力,毫无疑问是输了,就算狡辩也没有用!”恭素慷厉声斥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没有死。”庄岚的回应愈加清冷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赌命血誓,既然它迟迟不肯发作,那我就送你一程!”恭素慷猛一咬牙,从金手掌心突然焕发出一道血劲,向金骰狠狠碾了下去!

    失去了爻炁和业力支撑,即使是纯金打造的金骰,也无法跟如此强横的魔劲抗衡,所以金骰只支持了瞬眨不到,便噗的一声砰然破碎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