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扼杀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岚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恭素慷目光犀利,似乎是要看透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只需要让她们把香珠吐出来,谁的香珠是红色的,谁就一定不是处子。”庄岚沉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?你难道不知道,香珠的颜色可以被妓修任意变幻的吗?”恭素慷露出疑惑。

    庄岚再道:“的确如此,但是她们二人的香珠,此时无法变幻!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恭素慷不温不火,耐心听着他的解释,而四周的赌客们,同样怀着好奇的神情驻足倾听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们的香珠当中,已经渗透了无昧绝爻!”

    庄岚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,在整个赌场中引起一片惊呼!

    “无昧绝爻?哼,那需要极高的灵感天赋和业术技巧才能做到,赌星榜排名第一的赌王,也做不到这一点,你的话未免说的太大了!”恭素慷难以置信地道。

    “赌王做不到的事,我未必就做不到。”庄岚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哼,如果你能做到,就绝不会籍籍无名,就算不在赌星榜上,至少也是一个成名的赌客!”恭素慷愈加阴沉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庄岚:“并不是所有的高手,都会在业星榜上,也并不是所有的赌客,都向往着成名。”

    “哼,实在难以理喻,若真是如此,就让我开开眼界,你的无昧绝爻到底何在!”恭素慷冷视庄岚,他似乎已经忘了,无昧绝爻即使存在,那也是无法探觉到的!

    但是他话音未落,庄岚手中的赌骰突然飞起,在他的指尖高速旋转,随后便看到对面的那两个女妓,同时发出一声惨叫,并相继捧着自己的小腹,痛苦地呻吟起来!

    恭素慷的神色这才浮现出一抹震惊,阴鸷的眼神中,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嫉妒和杀意!

    庄岚默视他片刻,随后目光骤然一沉,在指诀的催动下,那枚赌骰旋速猛增,磅礴的骰炁汇聚成一团无坚不摧的风暴,将四周的赌众逼得步步后退!

    两个女妓的痛苦更加惨重,但是右侧的红衣女妓,痛苦程度明显高于左侧的青衣女妓,所以强撑了片刻之后,便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炁压,不得不把香珠从体内吐了出来!

    香珠啪的一声落在赌桌上,风暴也随之戛然而止,众目睽睽之下,那枚芬芳逼人的香珠上,沾满了温润而又无比鲜亮的血色!

    香珠是名贵妓器,它能够被妓修收入体内长久酝养,但是吐纳之所必经玉女真经,它所沾染的经液,恰恰就是玉女真经的真正色相!

    处子之身的经液清纯无比,不会带有一丝色相,破身的女子就一定是带有血色,所以毫无疑问,右侧这位红衣女妓,她不是处子!

    恭素慷的面色几乎有些扭曲,因为他十分不甘就这样让庄岚赢了一局,实际上在他的设定中,庄岚无论如何都赢不了的,因为这两位女妓都不是处子!

    但是技艺高超的妓修,能够凭借香珠的饰化能力,让体内的玉女真经变成无色,所以哪一个是处子,全都由两位女妓说了算,她们根本不需要赌,就可以轻易赢得赌局。

    可惜面对庄岚这样的对手,她们必输无疑!

    因为在刚才的交手当中,那两枚香珠已被无昧绝爻附体,但可惜她们无法察觉,当催动香珠想要施展饰化业术的时候,无昧绝爻受到触动,彻底打散了香珠当中的业力!

    所以,饰化失败的香珠,就只能以它真实的面貌出现,庄岚的赢完全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左侧的青衣女妓,此时是有苦说不出,她本想抢先一步把香珠吐出来,从而证明她不是处子,但可惜无昧绝爻偏偏没有让她得逞,她所灌注下去的业力全被爻炁打散,香珠一直留在玉女真经的最深处,她灌输的业力越多,受到的痛创就越重!

    两个女妓都不是处子,分明是恭素慷故意作弊,但庄岚却没有点破,并且让他输的心服口服,这样的一个结局,怪不得恭素慷会气得面色扭曲!

    赌星榜排名第四的高手,而且还是在金骰赌坊的地盘上,恭素慷还从未输得这么惨,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,击败他的这个对手,还是一个籍籍无名之徒!

    但是庄岚却心如止水,赢了这这一局对他来说毫无意义,因为恭素慷根本没有亲自出手,他只是做了一个布局,尽管那两个女妓也绝非等闲之辈,可是终究不是庄岚的目的。

    庄岚的最终目的,是要夺走六爻鬼骰!

    这只六爻鬼骰,此时就在他的手中,只不过是被铸封在金骰内部,而金骰是金骰赌坊的标志,也是一件无比强横的业宝,内部蕴藏着金骰赌坊数百年来所积蓄的庞大业献!

    六爻鬼骰之所以被铸封在金骰当中,是因为鬼骰当中本就蕴藏着一股庞大的业献,金骰跟鬼骰融合在一起,就更加如虎添翼,而更重要的一点,六爻鬼骰当中还蕴藏着一股无比凶狠的爻煞之气,能够给金骰赌坊带来源源不绝的赌运和财富!

    所以这枚金骰才会被悬挂在赌场的正中央,用它来镇守着整座赌坊,普通人根本看不到金骰当中还有一枚鬼骰,但是庄岚和吴仲都能够感应到,因为他们修炼了六爻诀!

    六爻鬼骰本就是吴家的祖传业宝,而且用六爻鬼骰修炼六爻诀能够事半功倍,吴仲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这枚鬼骰,除了完成祖先的夙愿之外,更重要的一点是提升自己的赌术!

    如今庄岚已经赢了这一局,按照之前的约定,接下来的这局,将是他跟恭素慷之间的生死之战!

    恭素慷面色铁青,他想不到庄岚的天赋如此惊人,居然可以施展出无昧绝爻,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,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!

    好在庄岚的修为只有业士五层,跟淼境顶峰的境界还有不小的差距,这在恭素慷看来是一个绝对优势,所以他必须除掉庄岚,否则一旦假以时日,等庄岚的修为跟他持平,他就更没有赢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随着赌局结束,赌客们纷纷收取赢得的赌金,那两个女妓则灰溜溜地离开赌桌,但是还没有走出几步,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面上,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,便再也一动不动!

    恭素慷在她们离开之际,碾碎了她们的效忠血誓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