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六章 揭局
    骰光携带着惊人的业炁,疾射向两位侍女的面门!

    她们两个分坐在不同的位置,但是骰光射来的方向,却是一道诡异的弧线,无论从哪个位置看,都像是笔直射来!

    两个人只好同时出手,向骰光射来的方向分别祭出去一枚香珠!

    香珠散发着浓烈的香炁,就像是两股互相缱卷的狂风,迎向那只赌骰压了过去!

    骰光刹那间陷入到这股狂风涛浪当中,就像是风雨飘摇中的小舟,眼看就要被汹涌的香炁所淹没!

    然而就在它即将跌入风暴中心的时候,骰面上突然爆射出一团团光彩夺目的爻炁,将磅礴的香炁迅速驱散,两颗香珠受到强猛的冲击,在半空中剧烈动荡!

    两位侍女脸色暗变,手中的指诀同时加速,将动荡的香珠迅速稳定下来,继续向下方的骰影狠狠压去!

    可惜赌骰的爻炁更加强盛,整个骰身以惊人的速度高速旋转,香炁从四面八方奔涌过来,非但没有将它压沉,反而在它的旋动中形成助推,犹如一条飞舟从水中破困而出,水面上只留下一道深陷的波纹!

    两女顿时大惊失色,再催动香珠阻止骰影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同时打出一道业诀,将自己的身躯笼罩在一片妆影之下!

    妆影之下的身躯亦真亦幻,原本就国色天香般的身姿,顷刻间变得更加妩媚。Ωヤノ亅丶メ .....

    四周看客对这两幅光彩夺人的*陷入无限遐想之时,庄岚祭出去的那只赌骰已然飞射而至,在她们的*上释放出一层又一层的熊熊爻炁!

    爻炁覆盖之下,美妙的*迅速丧失了光彩,就像是刚刚出水的少女,浑身的衣裳全被浸湿,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都若隐若现,但又不至于过分暴露。

    这样的体态未免令人无限遐想,但就在众人目光猥琐之际,庄岚的指诀突变,那只赌骰紧贴着侍女的躯体高速游走,在她的体表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印迹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才恍然大悟,庄岚是想用这枚赌骰找出两位侍女的某条体脉,从而确定她们是不是处女!

    这条经脉就是众所周知的玉女真经,一个处子之身的少女,她的玉女真经是毫无色相的,而一旦破了身,这条经脉就会变成血红色,终生无法再回转。

    然而玉女真经潜藏于体内深处,不接触她们的躯体,想要探查到难乎其难,尤其是在相隔这么远的情况下,更是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偏偏都是妓修,情况便又有不同,因为所有的妓修,尤其是擅长于*交易的娼妓,都要从这条经脉为基础展开修炼!

    所以庄岚的赌骰在她们的身体上划过,一旦途径玉女真经所在的脉络,就能够谈查到它所蕴含的妓修业力,在爻炁的压迫下,这股业力必然要进行反抗,而一旦反抗,它的色相就会暴露无遗!

    随着赌骰在身上疾速游走,两位侍女分明猜到了庄岚的意图,手中的指诀更加迅疾,将各自的香珠收了回来,并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!

    香珠入体之后,一股精纯的业力迅速释放出来,二女的肉躯再次充盈无比,庄岚的赌骰在身上划过之后,再也留不下一丝痕迹!

    然而骰身并没有停止旋转,它在指诀的牵引下突然减速,接着从六个骰面上分别凝聚出来一道血晕!

    血晕出现的刹那,两位侍女蓦然大惊,她们根本无法想象,在刚才那短短的片刻,骰子上的爻炁居然渗穿了她们的体脉,并且噬取了极其微弱的一缕血丝!

    尽管只有一缕,但足以让人判断出谁才是真正的处女,因为这滴血是从玉女真经抽取到的,它既然带有血色,那必然不是处女!

    庄岚所要做的,就是要确定这缕血丝是属于谁,因为赌骰中实际上混合了两种血,真正的处子之血,无法在骰面上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两位侍女当然不能让他如愿,血晕浮现的刹那,那两颗香珠再次从体内倾吐而出,迎向赌骰射了过去!

    浓烈的香炁随之而来,两枚香珠冒着粉身碎骨的风险,向赌骰本体凶狠撞击,企图震散它所噬取的那缕血丝!

    然而赌骰的旋速再次加快,并且以诡巧的轨迹躲开它们的纠缠,两只香珠紧追不舍,却没有意识到赌骰表面的那缕血丝,正在逐渐消失!

    当血丝淡化到若隐若现之际,庄岚的指诀骤然改变,一道强猛的爻炁从骰面上爆发出去,将纠缠不止的两枚香珠尽数震退,随后嗖的一声,回到了他的手中!

    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对抗,让四周赌众叹为观止,但可惜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出其中玄机,他们只看得出这是一场业术之间的较量而已,甚至于谁胜谁负都无法判定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修收回各自的香珠,并缓缓地吞回体内,面色都是无比犹疑地盯着庄岚,因为她们也不能确定,庄岚究竟有没有看透她们的真身。

    一个妓修,如果运用高超的妆饰业术,不但能够美化躯体,使自己更具诱惑,同时还能够凝聚香炁,为孱弱的体魄形成防护,但是这层防护在庄岚的那枚赌骰面前,竟然形同虚设!

    “嗯哼,有意思!把赌骰运用到这种境界,实在是令人大开眼界!”恭素慷在一旁啧啧称赞,但目光中却是一道深沉的阴鸷!

    “承让!”庄岚简短的回应,让两个女修顿时大惊失色,因为这分明意味着,他已经看破了她们的真身!

    “承让?你这么肯定你已经赢了?”恭素慷双眉微挑着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岚的语气充满绝对自信,而且自信得令人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那好,哪一个才是处女?”恭素慷厉声发问。

    庄岚把目光转向左侧的青衣女妓。

    恭素慷蓦然一笑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庄岚语气坚决。

    恭素慷笑意更浓: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输过,这次也不会!”庄岚的目光充满桀骜!

    “哼,那就揭局!”恭素慷一声令下,示意两个女妓同时脱衣!

    “且慢!”庄岚突然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要反悔么?”恭素慷目光略沉。

    庄岚淡淡摇头:“当然不会,而是我很反感这种粗俗的手法,虽然她们是妓修,但也有最基本的尊严,大庭广众之下,如果真的脱得一丝不挂,未免有些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噢?那你是有另外的方法验证结果喽?”恭素慷阴沉着道。<

    .e.首k发更s新更 快**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