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五章 处女
    但是金骰赌坊完全不同,并不是随意一个人就有资格前来挑战,想要摘下这枚金骰,必须具备两个条件,一个是一千万以上的淼币,然后是自己的赌命血誓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旦挑战失败,这一千万淼币和自己的性命,就都要留在金骰赌坊!

    但是如果成功,金骰赌坊的这枚金骰就要改换主人,谁获得这枚金骰,谁就可以获取金骰赌坊每天源源不绝的庞大业献,对于修为进步和实力提升也就不言而喻!

    可是数百年来,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带走这枚金骰,而死在这间赌坊中的人却有九十多位,其中一个就是吴仲!

    吴仲根本没有资格挑战金骰赌坊,因为他没有那么多淼币,他之所以会死,是因为强行去摘那只金骰,而那只金骰当中,就蕴藏着六爻鬼骰!

    金骰赌坊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,让吴仲凭自己的实力去赌一局,但可惜他还是输了!

    如今这只金骰被庄岚亲手摘下,并且在金骰上留下了自己的赌命血誓,一千多万金灿灿的淼币堆在身旁,让喧闹的赌坊顿时安静下来,数以万计的赌徒瞬间围了上去!

    一千多万淼币,是从宫上野的袖袋中继承而来,否则庄岚也没有这么惊人的财富。

    挑战金骰赌坊这样的壮举,十几年内未必出现一次,所以没有人想放弃这个机会,都争先恐后地一睹这位赌师的风采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什么风采,或者说他其貌不扬,而且修为平平,淼境五层的修为,在金骰赌坊大有人在,所以未免让围观的人群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一副姿态出现,难免会让人以为,这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冒失鬼罢了!

    但是即使如此,也足以让金骰赌坊感到震动,所有的赌师悉数到场,包括那个名满京城的恭素慷!

    生死之战只有一局,所以出手的一定是恭素慷!

    恭素慷在业星榜上排名第四,淼境顶峰修为,跟这样的对手交战,谁都不相信庄岚会赢。

    包括跟着进来的王冲在内,亲眼目睹了庄岚摘下金骰,并交出一千多万淼币和自己的赌命血誓,整个人一直怔在那里不知所措!

    跟庄岚相比,他忽然觉得自己太渺小了,单凭这份财力和胆魄,就是他远远无法望其项背的存在!

    至于庄岚的赌术,他至今依然还在深度的怀疑当中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恭素慷已经徐徐而来,身旁带着两个国色天香的侍女。

    华丽的业装、高傲的气势、行云流水般的步伐,他所走出的每一步,都是数万赌众瞩目的焦点!

    “阁下想挑战金骰坊,这份胆色令人钦佩,不过迄今为止,从来没有人成功过。”恭素慷走到赌桌前,遥视着庄岚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人成功过。”庄岚简短回应,面色中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认为,这一次能够成功?”恭素慷和颜悦色,他本就一表人才,看起来像是儒生,但是身上的气势,让人望而生畏!

    庄岚摇了摇头:“不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恭素慷轻笑一声:“那么你还来赌?”

    庄岚刚才的话尚未说完,就被他的笑声打断,只好苦笑着道:“我现在还有选择么?”

    恭素慷收起笑意:“当然没有选择,不过我很欣赏你的勇气,所以可以饶你一死,如果你能赢了这两个侍女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两个侍女竟是赌修?”庄岚对她们扫去一眼。

    恭素慷缓缓道:“不是,她们是妓修,但因为常年陪伴我左右,所以耳濡目染,对赌术十分精通,普通的赌客,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沉眉:“阁下以为,我是个普通的赌徒喽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需要生气,我并不是看不起你,而是想借此机会,多添一些乐趣罢了,否则这么容易让你送死,实在是枯燥得很。”恭素慷阴笑着道。

    庄岚略作沉默:“也罢,我就当先练练手,接下来的规矩是什么?”

    恭素慷笑得更深:“赢了她们,你可以跟我赌,正式挑战金骰赌坊,输了的话,就斩掉自己的双手,我留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失去双手的赌徒,跟死了没有两样,所以我只能赢。”庄岚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开始吧?”恭素慷略一挥手,两个侍女立刻走上前来,站到了赌桌旁。

    “怎么赌?”庄岚随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她们两个有一个是处女,另一个早已被我破身,你只需要找出来谁是那个处女便可。”

    这别出心裁的赌局,让庄岚大皱眉头,但是四周的赌众们却激动得大呼小叫!

    “我要是指出来,又怎么验证是真是假?”他忍了半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一起脱衣,当众验证!”恭素慷语气灼灼,没有一丝说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赌局,似乎只要运气好就能取胜,而且看起来很公平,成功和失败的几率是均等的,但唯有一点需要遵守,在赌局结束之前,任何的人都不能离开赌桌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靠蛮力去触摸这两个女侍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,上注!”恭素慷趁庄岚沉默之际,让人往赌桌上投了一千万枚淼币!

    四周的赌众争先恐后地下注,因为一旦赢了,不但可以瓜分这一千万枚淼币,而且还能够一饱眼福,尽情欣赏这两位女侍的**!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赌局是间接的,也就是说他们只能赌庄岚是赢是输,而不能直接参与到庄岚的赌局,所以赌注分为两大阵营,赢了的一方,可以瓜分对立阵营的所有赌注。

    庄岚之前的那一千多万淼币,同样也被做了赌注,所以他跟恭素慷的赌金趋于平衡,但是四周的赌客,却很少有人看好他,因为在金骰赌坊的地盘上,恭素慷绝不会轻易输掉。

    随着赌金前赴后继地落定,成堆成堆的金币铺满赌桌,四周的喧闹再次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静静地盯着庄岚,看他如何能分辨出哪一个是处女。

    庄岚面色冷漠,静静地站了片刻,随后缓缓伸手,从面前的赌桌上捡起了一枚赌骰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普通的赌骰,骰纹虽然是淼境强度,但是除了用来投掷,似乎再也没有其它用途,更不可能用它分辨出谁是处女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众目睽睽之际,庄岚突然出手,将这枚赌骰射了出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