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四章 挑战
    王冲看着手中的卷轴,怔怔地呆了半天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理他,用梵娿天禅清除了吴仲身上的命契痕迹,这样它就不会变成恶灵,义庄的人也不会对它焚尸,用一口稍好的棺材埋到坟场,它还有入土为安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轮回世界,对他来说永远不可能有了,他的归宿就只有这口棺材!

    离开义庄之后,王冲紧跟着追了上来,对于庄岚有说不出的感激,但却根本没有心思表示谢意,因为他的心中有太多困惑,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嗨,俺似乎误会你了,但你能不能告诉俺,你到底是什么职业?”沉默着跟了许久,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骗子,你刚才说过了。”庄岚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是俺一时冲动,向你道歉还不成?”王冲略显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需要!”庄岚继续疾步前行,顷刻间已经走出巷道,向着繁华的城区而去。

    “但你救了俺,俺总该表示谢意才对!”王冲走上前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庄岚停下脚步,嘴角一抖说道:“你最好的谢意就是立刻闪开,让我去完成契命协约。”

    “夺回六爻鬼骰?你知道它在哪里?”王冲听不到魂音,庄岚跟吴仲刚才的交谈他毫不知情,但却能看到契命卷轴当中的新增契约,契约的内容就是夺回六爻鬼骰!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岚再次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为什么不把时间再延长点?”王冲有了前车之鉴,对于契命时限太过敏感,但令他吃惊的是,庄岚所签订的时限是三天之内!

    “我只有三天时间,所以延长不了。”庄岚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天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三天之后,就是月圆之夜!”

    王冲越问越糊涂,索性不再多问,一直跟着庄岚往前走,来到了大邺城最繁华的坊区——长平街!

    长平街是一条笔直而又宽阔的街市,它连接着皇宫和大邺城的正华门,自古以来就有天下第一街的美誉,只不过所谓的“天下”是指琅琊国而已。

    长平街上,坐落着大邺城数一数二的各大名坊,这些名坊不但享誉京城,而且在整个琅琊国也是首屈一指,所以这里的繁华程度也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庄岚沿着长平街一路前行,最终在一座富丽堂皇的赌坊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金骰赌坊,整个大邺城规模最大、也是最有名气的赌坊!

    金骰赌坊的坊主是谁,从来没有人知道,但是金骰赌坊的第一赌师恭素慷,却是无人不晓!

    恭素慷的赌技不但名满京城,在整个琅琊国的赌星榜上,也是名列第四的存在!

    大邺城并不是赌术技艺的巅峰之地,在琅琊国有一个赌城,那里才是著名赌坊和赌修的精英所在,但是在名气和规模上,长平街上的这座金骰赌坊,完全不输于赌城中的任何一座赌坊!

    王冲见庄岚停下脚步,便已经猜出了吴仲终其一生所追求的六爻鬼骰,应该就在金骰赌坊,但是要想从这里拿走一丝一毫,绝对要靠真凭实学,也就是炉火纯青的赌术!

    然而,庄岚有这样的实力吗?或者说他真是一个赌师?

    疑问在心底还没有成形,庄岚的脚步已经抬起,向着金骰赌坊的大门跨了进去!

    王冲连忙紧随其后,实际上他早已看出,庄岚并没有存心怪他,只不过是没有心情来搭理他,因为吴仲的死让他心情很糟,而为什么会这么糟,连他自己都未必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他明明很讨厌吴仲,却偏偏还要帮他,这其中唯一的原因,就是那个身份成谜的婵儿!

    而经历这件事之后,王冲对于庄岚的钦佩,已经达到了无法言述的地步,因为他至今都不明白,庄岚怎么可能会用契命术,而且还是在吴仲已经死掉的情况下!

    现在他跟吴仲的那条契约,已经得到了无限延期,只要庄岚有朝一日再见到吴婵,这条契约就能完整,而在此之前,王冲再无性命之忧,只不过作为交换,庄岚必须拿回六爻鬼骰,否则他的姓名同样受到契命协约的威胁!

    所以就算明知金骰赌坊背景强大,王冲还是跟着庄岚走了进来,他不期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忙,但至少这样能让他得到安慰,庄岚救了他的命,他不在意跟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更何况王冲还不想死,在他眼里,契命师的力量天下无敌,只要让他凑够了一百万绦契命血誓,就算是十座金骰赌坊,也根本不用放在眼里!

    他现在距离一百万绦,还差最后一绦!

    进门之后,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喧闹,雄阔的大厅内,成千上万的赌徒在这里醉生梦死,赢了钱的赌徒,就可以在大邺城置宅买地,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,而更多的则是输得一败涂地,最终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大邺城。

    赌徒有两种,一种是技艺足够高超,只需要待在赌场就能维持生计,另一种就像吴仲这样,赌技并不高明,往往需要依靠运气决定胜负,在赌场中就十赌九输,所以他们需要不断凑集赌资,才能维持在赌坊当中的日常消耗。

    凑集赌资的方法,可就五花八门,但唯一的一点还是离不开赌,只不过不是跟同行过招,而是跟其它职业的人赌,这样就有更大的赢取几率,但是其中的过程要更加艰辛。

    各行各业中,实际上处处都有赌局,商修在商场上的决断,工修在挖矿时的矿脉选择,道修在炼丹时的成功率,都要大量用到赌修参与其中,而这就是基层赌修的赌资来源。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俨然也是一位技艺不高的赌徒,刚刚获得了一笔赌资,进入了纸醉金迷的金骰坊,这里根本没有人认识他,而他也不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行为,却让所有人为之吃惊,因为他进入金骰赌坊的第一件事,就摘掉了悬挂在大厅正中的那颗光彩夺目的金骰!

    这颗金骰,就是金骰赌坊的标志和象征,谁摘下了它,谁就意味着要对金骰赌坊展开挑战!

    任何一间赌坊,都要有自己的地位和尊严,就像是当年的集贤书院,当面对外人挑战的时候,赌坊当中实力最强的赌师就会出来应战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