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一章 吴仲
    醉福的离开,让庄岚再生一丝惆怅,这倒并非他跟醉福的情谊有多么深厚,而是眼看着大邺城即将成为一座废都,心中难免会有感叹。

    像醉福这样的业修,理应是大邺城的子民,他的福化属性能给各行各业带来丰厚的业报,但可惜不得不被迫离开,到遥远的暮澜城另谋出路。

    除了醉福之外,大邺城的所有民众,都必须有同样的选择,只不过他们很多人还不知道,接下来的时局会有多么糟糕,大多数人幻想着琅琊王能够击退大昶军,他们可以在这里继续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庄岚也曾试图劝说这些民众提前离开,以免遭受战火之苦,但可惜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他,尤其是那些家大业大的名门望族,实际上就连王冲,都不肯相信大邺城会惨遭沦陷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侠者,他有坚定的使命要挽救这数千万人,而且在卦谶上也已经有所寓示,月圆之夜的时候,就是他的最后机会!

    望着醉福走远,跟余小阔一样从纳兰山绕开瀛湖,避免跟大昶军碰面,庄岚才转身回城。

    趁着月圆之夜之前还有几天时间,他大肆采购了一批药草材料,用来炼制灵酒和业丹,同时也不断在坊间打听苏魅的消息,可惜最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妙虚子临死之前,特意叮嘱他照顾好师姐,这份责任用不着叮嘱,庄岚也要义不容辞,只可惜京城这么大,要想找到苏魅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如果她离开了京城,就更不可能找到她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,各处黑市、赌坊、酒馆、茶楼,不断地寻访打听,甚至于像霸世会和享乐帮这种消息灵通的势力,他都没有放弃过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依然没有一丝线索。

    就在他灰心丧气地坐在一间酒坊中自饮自酌之时,袖镯中的信灵鉴突然传来一条信索,他目光微微一沉,随后取出了信灵鉴。

    信灵鉴是专门收取信灵帖的儒器,所有信灵帖加盖了信灵鉴纹章之后,使用的时候会在信灵鉴中浮现出灵帖位图,而不是像普通的信件一样,直接飞达固定位置。

    用信灵鉴收取信灵帖是业士之后才能做到的事情,因为鉴纹需要淼境以上才能书写,但它的收取范围更广,而且不需要固定位置,只要将信灵鉴带在身上,随时随地都能接收到信灵帖。

    庄岚来到大邺城之后,只书写过一张信灵帖,所以即使不看信灵鉴,他也能猜到这是王冲。

    信灵鉴当中浮现出一道墨影,墨影精确描绘了王冲所在的位图,庄岚于是立刻起身,从酒坊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来到了靠近幽兰坟场的一片坊区,几经周转和曲折,才在一条十分偏僻的巷道里找到了目的地——义庄!

    义庄的主要营生是替人送终,同时还对外出售棺材,只不过这里的棺材都很廉价,因为只有最穷的人才会来义庄等死。

    作为契命师,义庄是最为便捷的创业之地,在这里等死的人,多数都有未了的心愿,只要帮他们实现心愿,就有可能得到他们的契命协约。

    但这些等死的人多数修为不高,就像是幽兰坟场一样,埋葬在那里的都是淼境以下业修,只有就职不久的初级巫师,才会到那里试炼巫咒,义庄的这些人同样如此,修为如果够高的话,也不至于把自己葬在幽兰坟场。

    所以庄岚十分疑惑,王冲为什么让他来这里,跟业士以下的人签订契命协约,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什么业力收益。

    除非在义庄当中,有一个业士修为的落魄者在等死,恰巧被王冲遇到了,并且还愿意跟他签订契命协约。

    然而愿意签订契命协约的人少之又少,因为把命交给契命师之后,就意味着中断了自己的命轮,死后无法进入轮回世界,尸体也必然会变成恶灵,义庄的人绝不可能埋葬他们,而是会直接焚烧掉!

    这些疑惑在心底一闪而过,当他走进义庄大门,一眼便看到了王冲。

    义庄里停放着成百上千口棺材,那些等死的人全都住在棺材里,唯独王冲直挺挺地站在外边,想不看到他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卦师,还是农夫?”一见面,他就劈头盖脸地质问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皱眉:“这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哼,没什么区别,我只是知道了你是个骗子而已,因为你根本不会算卦!”王冲显得有些激愤。

    “噢?为什么这么说?”庄岚觉察到他似乎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一年前在暮澜城,你是不是从一个赌徒手里买走了他的女儿?”王冲直视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蓦然一惊:“你见到了婵儿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有此事,你把他的女儿怎么样了?”王冲紧接着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先带我去见他!”庄岚没有回答王冲,反而向他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快死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王冲似乎对庄岚颇为成见,他以为庄岚要去找吴仲理论,害他暴露了农夫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你要想知道婵儿的消息,就必须带我去见他。”庄岚加重了语气回道。

    王冲沉默片刻,终于还是屈服下来,他找庄岚来本就是为了打探婵儿的消息,因为只有找到婵儿,他的契命条约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庄岚跟着他走到一口棺材旁,王冲亲手打开了棺材板。

    吴仲蜷缩着奄奄一息的身体,披头散发地躺在里边,棺材板打开之际,他的眼睛微微睁开,恰好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庄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就是你!”吴仲难掩激动,挣扎着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似乎一直没有过好。”庄岚漠视着他,并没有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如此冷酷,对一个将死的人还这么苛刻?”王冲质问着他,并伸手把吴仲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卖掉女儿的人,根本不值得同情,因为他本就无情。”庄岚依然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卖掉女儿……是为了不让她跟着我受苦,因为我要到京城来,寻找祖传业宝六爻鬼骰!”吴仲上气不接下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借口你也能说得出口?”庄岚并不接受他的解释,因为他至今记得婵儿当初跪在黑市街头等待出售的情景,吴仲为了五万个业币,就这样把女儿卖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