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五章 丐轮
    “匪夷所思……这要有多么强大的执念才能做到?”醉福有些毛骨悚然,它似乎很庆幸这四十七年来,凶墓的主人没有苏醒!

    “不错,凶愿不是轻易可以做到的,除了无比强大的意志之外,还要得到一种举世罕见的灵草——烛魂草!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吃下去之后,能够把自己的灵魂燃烧,最后变成为一块琥珀的神草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是的,只有相当强大的信念,才能承受灵魂燃烧的痛苦,烛魂草会把所有魂元全部烧掉,化成的魂烬冷却之后变成琥珀,它的执念就永远封存在琥珀当中!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强大意志的人,原本就极其可怕,它所发出的凶愿一旦复活,那简直不敢想象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因为即使有了烛魂草,普通人的意志也凝聚不出琥珀,所以执念才是最重要的,而执念的大小跟魂力强度无关,它只取决于一个人的意志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能判断出这是一座凶墓?”醉福又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盯着灵泉说道:“这条泉脉看似清纯,但实际上它蕴含着一缕血阴之气,这意味着在泉脉尽头,有一具凶尸浸泡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凶墓的主人,把自己浸泡在灵泉当中?”

    庄岚颔首:“不错,烛魂草把它的凶愿凝聚成琥珀,同时也凝聚了它的部分记忆甚至修为,所以它冥化之后不但是一只凶灵,而且还能记得生前所学的全部业术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可怕……”醉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把自己浸泡在灵泉当中,是为了让它的**在冥化的同时,还能接受泉脉的滋养,将来它苏醒之后,将会跟活人完全一样!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常人一样?传说中的灵尸?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但是它的体魄强度,绝对超乎你的想象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是侥幸,在这里住了四十七年,竟然跟一具灵尸做了邻居,如果它醒过来,那简直不敢想象!”

    庄岚走到墙壁跟前,盯着郁郁葱葱的花草看了片刻,接着突然出手,向墙壁上轰出一掌!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墙上的草皮应声脱落,露出了一层坚硬的岩石!

    岩石的表面,镌刻着无比致密的反向秘纹!

    醉福再一次惊得目瞪口呆,他从来没有想过,在这厚实的草皮底下,居然不是普通的土层,而是一座墓室的外壁!

    墙壁上既然镌刻着秘纹,必然是有人刻意建造了这里,而且这道反向秘纹的用意很清楚,那就是密室里边的人可以出来,外面的人却无法进去!

    墓室中的人既然死了,就不会再想着出来,除非它根本不想死,或者说即使死了,也还是要设法再活过来!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醉福已经完全相信,庄岚刚才的说法是正确的,这座药府的旁边,存在着一座凶墓!

    “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灵药?”醉福问出了最后的疑惑。

    庄岚转过身,再次走到灵泉跟前,伸手从泉水中接出来一捧水。

    木系业力随之流转,清澈的泉水当中,于是泛起了一抹深厚的绿色!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如此浓厚的木元素?”醉福依然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庄岚弃掉泉水,目光微阖说道:“这说明在凶墓当中,有大量灵植存在,庞大的灵药滋养,会让尸体更像没死一样!”

    醉福恍然大悟:“是灵泉把地下的药种带了上来,在这里生根发芽,继而长到了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庄岚微一颔首:“这是凶墓的唯一出口,当年在建造之时,就在墙壁上埋上了一层厚土,然后种上荒草掩饰这里,但是墓主人没有想到,经过漫长的时间,灵泉把药种从地下带了上来,让这里成为了一座药府。”

    醉福:“如此精心的布置,却把坟塚建在幽兰坟场,实在是令人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令我疑惑的地方,幽兰坟场遍布大量的幽兰草,可以抑制尸体变成恶灵,而凶墓的主人恰恰是一具灵尸,尽管有大量的灵药护体,可以抵消幽兰草的作用,但是这样多此一举,必然是有它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葬在幽兰坟场的人,都是些穷困潦倒的落魄者,这座凶墓建造得如此厚重,很明显不是普通人!”

    庄岚目光略沉:“要想知道它的身份,就要进入这座凶墓!”

    “进入凶墓?”醉福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回答:“不错,墓室虽然建的十分坚固,但我还是可以破掉它的禁制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究竟是什么职业?”醉福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,从认识庄岚到现在还不到半天时间,但是他一直无法确定庄岚的真正职业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特定的职业,但是可以兼修所有业术。”庄岚简单回答,醉福之所以一直没问,那是因为出于尊敬,没有过多触及他的**。

    “兼修所有业术?”得到了答案之后,醉福反而更加惊疑,这种情形完全背离常理,但也恰恰解释了他之前的疑惑,一个人既然是乞丐,同时却又精通卦术,甚至还能操控血幽!

    “嗯,实际上我对大多数业术都有涉猎,唯独丐修业术一窍不通,因为要想修炼出世相丐轮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想修炼丐术也无不可,因为丐修中有很多业术不需要丐轮也能施展。”醉福惊叹之余,情不自禁地向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有丐轮的话,跟强者交手的时候未免力不从心,所以我很少用丐修这个身份杀人。”庄岚边说,边向墙壁上的秘纹中灌输业力,用来寻找它的破绽!

    “丐轮有很多种,绝大多数丐轮需要经历足够的世相才能修得,但是有一些丐轮属性特殊,修炼的方法也与众不同,例如我的孤清丐轮,就是在经历了足够的痛苦之后自行参化的!”

    “噢?不经过世相磨砺,也能够修出丐轮?”庄岚微感诧异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磨砺当然还是要有,只不过不需要通过乞讨实现,而是从广博的阅历中磨砺心境,只要对世相善恶承受到足够极限,丐轮就会应运而生!”

    “这种方法倒是耳目一新,然而要想实现还是太过困难,你自己的经历不就是前车之鉴吗?”

    醉福凄然一笑:“我要是有你这种天赋,也就不会如此凄惨。”

    “噢?那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每个人的命运不同,丐轮也就不尽相同,只要你就职了乞丐,从理论上说,就一定有一种丐轮跟你相符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