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二章 抉择
    这一次根本没有太多的人注意他们,因为这六个霸世会痞士,在整个西区黑市上都赫赫有名,他们最多出入的地方就是这座赌坊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霸世会还有众多分坊,整个大邺城皇宫西侧,都是霸世会的地盘,他们管辖的赌坊、妓坊、钱庄、黑店,总共有五百四十七座,除了刚才的那一座,其它地方都有六个以上的痞士掌管日常运作。

    每时每刻,五百四十七座分坊都有可能过来向宫上野汇报帮务,而且除此之外,国士社的高手还有可能过来,所以庄岚必须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凭借这六个身份,离开的时候十分顺利,只不过余小阔和醉福体质太弱,无法走得太快,等他们完全离开霸世会的地盘范围,整整用了两个时辰!

    庄岚带他们最终来到了正华门,这是离开大邺城的唯一出路,趁着现在战事未起,正华门可以正常出入,两个人必须立刻出城。

    出城后在郊野中找到一处僻静之地,庄岚撤掉了他们的伪术,自己也恢复到原本的状态,那三具战尸收回血幽,随手用业火焚烧一空。

    “小庄兄,这次能死里逃生,实在是想象不到!”余小阔恢复了正常状态,但精神依然低靡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庄岚循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竟然是乌塔族人,而且是乌塔族的皇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庄岚神色蓦然一阵。

    “乌塔族,是游离于东溟荒郡的游散部落,整个部族只有十万余人,但是他们全部都是妖修!”

    “我在史籍上了解过这个部落,它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,而且至今依然很强,只不过人数太少罢了。”

    余小阔点头道:“遍布在整个东溟的无常教,就是乌塔族控制的一个势力,它的目的是重建乌塔王国!”

    “重建乌塔王国?那谈何容易?!”庄岚摇头道。

    余小阔露出了手臂上的古兽刺青:“这就是乌塔圣兽——苍猗,当它觉醒之时,乌塔族的古城遗迹将会重现世界,百万兽兵也将重归族脉,届时整个东溟,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抵挡它的脚步!”

    庄岚看着刺青愣了一愣:“上古圣兽苍猗?你是兽族的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余小阔恍然点头:“是的,我居然是兽族血脉,只不过一出生就开始流落在人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乌塔族当年为什么会抛弃你?”庄岚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血脉不纯,受到了人族的玷染!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,都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霸世会,他们有乌塔族的秘史典籍,宫上野告诉了我这一切,他囚禁我的目的,是要用我来交换乌塔族手中的珍贵灵血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知道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这要跟醉福前辈有关,我来大邺城找他之时,醉福前辈已经被霸世会囚禁,我正好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他们为什么囚禁你?”庄岚转而看向醉福。

    醉福道了声惭愧,面色痛苦地道:“当年是无常教的人,把余小阔扔到了那个破庙,任他自己自生自灭,后来余小阔被陆海川带走,这件事原本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事情并没有完,半年之前,无常教的人突然赶到大邺城,四处追查余小阔的消息,最终一无所获,但是宫上野觉察到了其中玄机,所以把我囚禁到了霸世会中。”

    “宫上野为什么要囚禁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当初陆海川带走余小阔时,曾经出手打伤了破庙里的那群乞丐,而后来那些乞丐有很多投靠了享乐帮!”

    庄岚:“原来如此!宫上野不知道陆海川是谁,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所以就找上了你!”

    醉福点头道:“不错,我跟陆海川情同手足,当时在天味斋大吃大喝过,许多人都知道我们是知交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是知交,所以你无论如何,都没有告诉宫上野,陆海川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告诉他,除了陆海川之外,余小阔的身份也很重要,因为无常教先是抛弃了他,如今又在到处找他,分明是不同寻常!”

    庄岚:“的确是不同寻常,再加上无常教在东溟诸国的名声实在太差,余小阔如果回去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所迷茫的是,到底应该怎么选择?继续做我的丐修,还是回去继承乌塔族的皇位!”

    “乌塔族的皇位?!”庄岚再次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宫上野跟我说,乌塔族的族皇即将驾崩,只有乌塔族的子嗣才能继承皇位,并且掌控无常教。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!他们之所以来找你,恐怕不只是继承皇位那么简单,或许只是一个阴谋,想用你来达到他们争夺皇权的目的!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即使让我去继承皇位,我也并不情愿,毕竟我的丐修生涯已经修炼了十八年,所经历的痛苦刻骨铭心,怎么可能再去乌塔族转职妖修?”

    庄岚轻叹一息:“当初的卦谶就已说过,知道了身世真相,你反而会更痛苦!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,早知如此的话,我当初绝对不会来京城!”

    庄岚随后取出卦筒,面色郑重地道:“事已至此,你的命运如何,还是用卦相来做决定!”

    余小阔略一迟疑,终于还是接过卦筒,用力地摇动起来!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在卦筒中连绵传来,余小阔的面容却愈发沉重,自己的命运到底该如何抉择,这十多天来一直在折磨着他,如今终于要有个结果,他反而有些慌不所措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竹签从卦筒中飞射而出,击中了面前的一棵古树,几乎将它完全击穿!

    庄岚面色一怔,用业力将卦签拔出,一道令人心惊的谶相浮现出来!

    余小阔根本看不到卦相,只在一旁急切等候,像是在期待着一场赌局。

    “乌塔族,大凶!”庄岚声音微颤。

    “乌塔族?看来……我十八年的丐修生涯真的是白费了!”余小阔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摇头:“可是……卦相上最终显示……你依然是个乞丐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余小阔一阵懵然。

    庄岚再次摇头:“谶意太过扑朔迷离,根本无法猜测你将来要经历什么,不过回乌塔族肯定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现在就去找无常教的人,让他们带我回乌塔族。”余小阔依然十分低靡。

    庄岚果断告诫他道:“不可,你绝不能去找生杀无常的人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余小阔心神不定,不了解庄岚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卦谶上是让你回乌塔族,而没有让你找无常教。”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