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一章 撤离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一幕,便让他触目惊心!

    宫上野进入房间,向墙壁上打出一道指诀,一道十分隐蔽的暗门随之打开,露出了里面的情景!

    房间之内,实际上别有洞天!

    这是一座十分宽阔的大厅,只不过是建立在地面之下,沿着台阶走下去,便可以看到整个场景,但是每看一眼,都令人心惊胆颤!

    大厅四周的墙壁上,密密麻麻地钉着数万具尸体,有些尸体已有数年之久,早已风化成了干尸,另有一些是新钉上去的,但是并没有钉在要害,所以尸体长期不死,就这样在墙壁上不断地抽搐和挣扎!

    每一具尸体的喉舌,都被业力彻底摧毁,所以发不出一丝声音,十根手指包括四肢,都被牢牢地钉在墙上,血脉和业力也都被废,凄厉的面孔显得格外面目狰狞!

    除了四周的墙壁,大厅中还有数以万计的钢索从顶端垂落下来,每一根钢索的末端都有一只锋利的抓钩,在这些抓钩上,挂着一个个鲜血淋淋的心脏!

    庄岚被眼前的场景几乎惊得挪不动步,而宫上野却漫不经心地说:“来过这里的人,很少可以活着出去,就算是我的手下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似乎也有进无出了?”庄岚不动声色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我的心情,毕竟生杀无常跟我之间的谈判十分重要,在跟我谈判的人到来之前,我不会杀你。”宫上野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也要被留在这里喽?”庄岚蓦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!你看到了这里的秘密,怎么可能随意出去?”宫上野说着,已经走到了大厅的拐角,那里还有另一扇门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?”他在门前停下,顺手推开了那道门。

    庄岚却停在十丈之外一动不动,面色沉静而又肃杀!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要看看人在不在吗?现在又没有胆量了?”宫上野讥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。”庄岚的声音比他还要森寒。

    宫上野却突然桀笑一声:“嘿嘿,这可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“但也由不得你!”庄岚说罢,身形突然暴退到五十丈外,同时引爆了潜藏已久的魂毒!

    “找死……”宫上野想不到庄岚竟然敢逃,但是正要出手的时候,魂海深处的毒力骤然爆发,让他的意识瞬间陷入瘫痪!

    这一次跟上次不同,在浮都城对抗费尔衮的时候,庄岚时间仓促,夺魂咒的施展没有发挥到最高极限,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,宫上野所中的毒远比费尔衮更深!

    但是业匠级强者的实力,还是令他有所忌惮,所以这一次他提前防范,利用司空步迅速躲开,以免宫上野跟费尔衮一样,在中毒之下陷入毫无意识的狂乱状态。

    事实果然不出所料,业匠级强者的意念要比淼境修为强悍许多,即使是中了魂毒,也还是有本能直觉,宫上野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,在大厅里胡乱攻击,密集的业炁四处呼啸,把墙壁上的尸体成片成片地撕裂!

    好在大厅十分宽广,庄岚躲在远处静静看着,宫上野完全丧失了神智,只是毫无意识地四处咆哮,这样剧烈的业力输出,对他的体力消耗无比巨大。

    盏茶工夫之后,随着魂毒的愈加强烈,他仅有的一丝直觉也逐渐麻痹,体力更是耗到了极限,手中的业炁渐渐熄灭,最终完全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庄岚走上前去,用夺魂咒轻而易举地湮灭了他的意志,将它直接炼化成为了自己的巫傀!

    迄今为止,这是他战绩最为辉煌的一次交手,淼境五层的修为,杀了业匠级二层的强者,放眼整个东土大陆,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奇迹!

    有了这样一个实力强劲的巫傀,接下来的业修之路就平添了一种倚仗,尤其是他手中的那只弼奴,随着石狯的灭亡,再也无法向魏贤忠讨取弼承针,现在已是一具废尸。

    略作收拾之后,他迅速走进房门,看到了一片狼藉!

    这里居然就是宫上野行淫做秽的地方,实际上她是一个穷奢极欲的色魔,而且残忍程度令人发指,每一个女丁被他玩弄过后,无一例外全部被杀,其心脏都被挂在大厅的钢索上,用来炼制人造血晶!

    就在这个房间当中,临时关押着两个人,分别是精神恍惚的余小阔,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大丐士,他就是醉福!

    庄岚冲过去打开禁制,把两个人分别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遗憾的是,余小阔见到他之后无惊无喜,像是根本不认得他!

    而醉福倒很吃惊,但可惜根本说不出话,他身上的伤势太重,连喘息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庄岚只好从宫上野的袖袋中取出一枚疗伤丹给醉福服下,用血疗术帮他化开药力,让他自行疗治伤势。

    接着用巫咒对余小阔进行浣魂,以驱除他心中波涛汹涌的杂念,再这样继续下去,业劫将会吞噬掉他的意志,让他在心魔中丧失自我,渐渐地自绝而死。

    浣魂咒的出现,犹如在那片暗无天日的世界带去了清明,无尽的阴霾被迅速驱散,余小阔最终恢复意识,盯着庄岚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!

    “小庄兄……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他正要再说什么,庄岚连忙打断他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先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于是他立刻拟容成宫上野,带着二人往房间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小院中风平浪静,地下密室遍布有隔音秘纹,宫上野刚才在狂暴状态所激发的业炁,根本传不到地面上来。

    那六个霸世会痞士依然在此候命,见宫上野出来之时连忙毕恭毕敬,但是随后又看到了余小阔和醉福,就纷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身为霸世会精英他们很清楚,一旦进入到密室当中,就绝不可能再出来,而余小阔和醉福二人,全都是他们亲手送过来的!

    庄岚却并没有给他们错愕的时间,在他们疏于防备之时,一道雷光突然出手,借用石狯所用的那只双棱铰叉,一刀分化出六道业炁,分别割裂了他们的咽喉!

    在他们瞠目结舌之际,庄岚的身影已经蜕变,面容拟换成他们当中的一个,接着对余小阔和醉福分别施展忍者伪术,替换了他们其中的两个,剩下的三人,则用血幽进行附体!

    六个人虽已死亡,但是眼神中依然透着莫可名状的恐惧和疑惑,如果灵魂能够长留,他们绝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,至少他们要弄清楚庄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!

    但可惜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,庄岚布置好一切,把地上用不到的三具尸体用业火焚毁,带着余小阔和醉福,还有三只血幽附身的战尸,大摇大摆地走出赌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