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八章 线索
    庄岚静静地躺在飞筝上,浑身没有一丝力气,他的体力全都耗尽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来,他自己的业餐早已用完,若不是之前杀了伊势劲雌,并且继承了她的袖袋,现在的处境恐怕还会更糟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也没有余力再催动飞筝,而是静静等候着体内的业餐转化成体力,飞筝失去了业力催动,在磅礴的云气洪涛中随波逐流,论速度比他亲自驾乘反而更快。

    两道遁光飞临万象谷,在强猛的乱炁当中几乎站立不稳,根本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,更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直到一切风平浪静,他们才能遁入云层查探虚实。

    而庄岚的身影,此刻已在万里之外!

    难以想象的是,经过这一番奇遇,他体内的伤势竟然彻底痊愈,万象谷当中的灵气处于鸿蒙状态,庄岚在其中沉浸了半月之久,随着业力运转,这些灵气早已千万遍地流经全身体脉,将血脉深处的创伤彻底抚平。

    而当他恢复体力,飞筝也已经飘到了云气边缘,庞大的天地异象在身后渐渐消散,他从云层中穿出,向着附近的一处山峦迅速降落。

    山峦之下,是一座浩大的瀛湖,穿过瀛湖,琅琊国的京都遥遥在望!

    瀛湖衔接了琅琊国境内几乎全部水脉,它的尽头直通瀛海,这座湖据说深不可测,它是守卫琅琊国的天然屏障,也是资源丰富的皇家渔场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湖面上此刻万帆横渡,密集的船身首尾相接,像是一道长桥横跨在湖面上!

    这些船既有商船,又有琅琊国的战船,甚至还有破败不堪的渔船,每只船上都是人满为患,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流民,浮都城沦陷之后,沿途分布的各城城民,全都涌到了大邺城。

    浮都城都无法抵抗大昶军的进攻,沿途上的小城就更无力抵抗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无处可去的城民,最终只有两个选择,有一批人从此远走高飞,彻底远离了琅琊国,另一批人则来到京都,选择跟琅琊王室共存亡。

    逃走的人只占少数,因为更多的人并不愿意舍弃家业,他们希望琅琊国能够击败大昶军,并且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,而大邺城就是最终的决战之地,在这里相聚也就成了所有人的共识。

    庄岚原本可以用飞筝飞越湖面,但是瀛湖上空被笼罩着一道数百丈高的翔空禁制,这道禁制的阵眼位于瀛湖对面,从高耸入云的桅杆上投射下来,平时的时候并不开启,但是现在大战在即,大邺城的卫兵早已把禁制全力大开。

    他只好降落下来,跟在长长的队伍之后等待渡船。

    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人群,他暗暗生出一丝不祥之兆,如果京城再守不住,琅琊国不但会就此灭亡,京城之内的这群民众,也将惨遭屠杀!

    但是琅琊国的国君是业宗修为,这是所有民众的希望,所有人不相信琅琊国会就此覆灭,这也正是全体国民奋力抵抗的精神所在!

    “希望琅琊王室没有大的变故才好。”他喃喃地在心中自语,同时也想起了那个在虚域空间杀死妙虚子的业匠高手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都已表明,琅琊王室发生了变故,只是无法确知到底是什么变故,以及变故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忧然不定之间,他从袖镯中掣出了卦筒,用手轻轻地摇动起来!

    卦筒和卦签当中都有卜筮秘纹,可用来卜测玄机天意,所以摇签时不需要动用业力,否则会破坏卦签的平衡,致使卦相失效。

    但是落签之后,卦相就已形成,卦师通过业诀才能推测出卦相含义,这时候就必须向卦签当中灌输业力。

    庄岚现在即是卦师,又是一个卜测者,他相当于是自己给自己卜筮!

    而且离奇的是,因为有玄易真命在身,他自己的命格,就相当于一根卦签,在玄易通筮的运转下,只需要摇动卦签,就能够感应到种种卦相!

    自从进入浮都城,在其中逗留了三天,又在万象谷滞留了半个月,就一直没有卜筮过,而当初分别之时,朱清曾经特意叮嘱,最好要每日一卜,才能密切关注着卦意动向。

    这时候正好有空闲,而且对琅琊王室始终放心不下,卜筮一卦也就成了当务之事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业力流转,卦签当中渐渐浮现出一幕幕卦相,那惊心动魄而又令人为之瞠目的景象,将庄岚顿时怔在当场!

    “嗨,你是个卦师不?给俺也算一卦!”

    正吃惊的时候,前方一个粗眉大汉凑到他跟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!”庄岚无暇理他,因为刚才的卦相,依然在他心底波澜起伏,让他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“嗨,想什么呢?”粗眉大汉碰了碰他的臂肘,向他发出催促。

    庄岚这才回过神来,注视着眼前的大汉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会不会算卦?”大汉再问道,庄岚身穿素装,让人看不透他的职业。

    “你要算什么?”他轻声回了一句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帮我算一算,这次来大邺城能赚多少钱?”大汉一本正经地问。

    “赚钱?”庄岚暗暗打量了他一眼,这个大汉根本不是商修,但是身上的业装十分离奇,他竟然不认识这是一门什么职业。

    “昂,俺千里迢迢赶到大邺城,就是为了来赚钱,你给俺算一算,这次来能不能赚上三百个人头,若是赚不到,俺才不愿意遭这份活罪!”大汉唾沫横飞地嘟囔。

    “三百个人头?”庄岚的注意力终于集中起来,在他身上又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,三百个人头,不能再少了,否则这一趟就算白来!”大汉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职业?要三百个人头做什么?”庄岚终于忍不住问道,这个大汉是淼境后期修为,真想杀人的话,三百个人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契命师,嘿嘿,你们东溟人真是见少识短!”大汉略带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契命……师?”庄岚目光微怔,这种凤毛麟角般的职业,居然真的存在?

    “嗯,只要把命给我,我就可以替你完成一个愿望,完不成的话,我也会交出我的命,并且以血契为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