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七章 包围
    “晚辈或许可以做到。”庄岚无意中打开了一藏玄卦之后,对于卦谶的含义已经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?”詹无命渐渐平息了情绪。

    庄岚不再多说,只是动用镜悉拟容术,该换成鲁造青的样子,但只是瞬间之内就退回到原态,避免被天味斋的其他人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简直岂有此理!”鲁造青几乎跳了起来,一个人能变得跟他一模一样,不吃惊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他不是普通乞丐了吧?”詹无命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妙手门,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种本事!”鲁造青还是惊尤未尽。

    “晚辈的师父正是妙虚子!”庄岚正式向鲁造青行礼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能够随机应变。”鲁造青惊奇不已,瞪大眼睛仔细地打量他,但还是不明白他既是妙手门弟子,为什么还能够精通算卦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想冒充鲁造青的身份,前往天坛面见圣上?”詹无命恍然而悟。

    “不错!据说鲁前辈手中有一把御赐金刀,它的权业凌驾于一切官玺之上,月圆之夜之时,满朝群臣齐聚皇宫,我要面见圣上,就算是魏贤忠也绝对不敢阻拦!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!太上厨刀是陛下御赐,用它可以斩杀一切佞臣,只不过鲁造青不问朝政,所以从来没有在朝野中使用过。”詹无命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要想面见陛下,我倒有一个无比充分的理由!”鲁造青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理由?”詹无命侧首倾问。

    “太素百谷糕!”鲁造青从袖袋中郑重掣出了一道圣旨!

    “素谷糕?三年前陛下令你炼制的这道业餐,你真的炼制成了?”詹无命大为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陛下亲自下达的旨意,我本来在一年前就已经炼制成功,但是魏贤忠一直不肯让我面见圣上,我为了不招惹政事,所以就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素谷糕原本就是为了祭天所用,月圆之夜恰恰又是殿下大葬,所以的确是个好理由!”詹无命连连颔首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魏贤忠如果强行阻拦,以你的实力,是根本挡不住他的随手一击的,所以面见圣上,还应该由我去。”鲁造青收起圣旨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摇头:“月圆之夜,魏贤忠自顾不暇,绝对不会有出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噢?那是为何?”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因为他们会突然发现,殿下的遗体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假的?你……早就动了手脚?”詹无命一阵惊喜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真正的殿下遗体,还在我手中保管,我怎么可能把它交给魏贤忠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思议……”詹无命愈发对庄岚充满钦佩,要知道一个人能够精通这么多玄奥的业术,已经完全超出了常理,打破了业修界固有的规则范畴!

    “假的遗体?那不就是欺君之罪?如果真是这样,魏贤忠的确会触犯众怒,也就没有心思再顾及其他了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而且面见圣上之后,我能用一藏天卦卜筮出琅琊国的命运走势,而这一点在天坛之外无法完成,所以必须由我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詹无命颔首道:“不错,国命的卦象的确令人费解,国祚明明已经凋零,但偏偏国脉还能延续下去,这个答案只有见到圣上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,我会再来这里,借用前辈的太上厨刀和太素百谷糕,前往皇宫面见圣上,而在此之前,前辈必须全力炼制足够份量的全真宴,大邺城届时必将有一场惨烈的血战!”

    “嗨,老夫身为监厨署总领,竟然会身不由己地听从一个毛头小子的指使,而且还是心甘情愿!”鲁造青叹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夫何尝不是如此?”詹无命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都是琅琊国的中流砥柱,之所以能够听从晚辈的谏言,完全是因为心怀琅琊,一片忠心可昭日月!”

    “你也休要恭维我们,至少从国戚上说,作为少公主的驸马,地位上完全可以跟我们相提并论,做这点事也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至少我终于知道,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含义了,那个卦谶要我留下来,原来就是要我炼制更多的全真宴,从而让大邺城全体业匠有充沛的体力对抗大昶军!”

    “不错!逃一定是死,只有同仇敌忾才能有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在两人的注视下,庄岚独自走下顶楼,离开了天味斋。

    天味斋门前,那个四海盟独有的密宗标记他早已发现,只不过刚才遇到了詹无命,所以暂时中断了寻找。

    用密宗标记作为线索,是许多势力的常用手段,尤其是人数庞大的丐帮,用这种方法效率极高,但是论便捷和通信速度,远远不及儒家的信灵帖。

    然而信灵帖的秘纹必须有终点指向,庄岚跟余小阔分别之时,并没有确切的聚会时间,余小阔手里即使有信灵帖,也根本不知道庄岚何时才能到达大邺城。

    所以这时候,四海盟独有的密宗标记便成了他寻找余小阔的唯一线索。

    沿着标记一直追踪下去,他居然来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,这个地方位于大邺城的一个隅角区,附近全都是残破的墙垣,唯有一棵极为醒目的参天巨树矗立在废墟当中!

    之所以会对这里熟悉,因为在这片废墟的不远处,就是魏贤忠私设的国厂大狱!

    国厂大狱的前身,实际上就是一座残破的古庙,而余小阔也曾经跟他说过,当年就是在一座破庙当中,被四海盟的盟主相救,并带回了暮澜城。

    余小阔留下的密宗标记,在这片废墟中彻底消失,最后的一个标记恰恰指向不远处的国厂大狱,这让庄岚的心头顿时浮现出一丝不祥之感,因为国厂大狱绝不会允许任何陌生者靠近!

    就在他盯着最后一个标记驻足之时,从那棵参天巨树的四周,突然涌现出来一大群乞丐,密密麻麻几乎有数千人!

    庄岚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片所谓的废墟,实际上是一个丐帮势力的地盘,只不过这个丐帮的势力并不太大,否则也就不会只有区区数千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并不是住在残破的墙垣下,而是住在墙垣下面的洞穴中,这些洞穴相当隐蔽,洞口上边恰好都有墙体掩盖,一眼望去很难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丐众们不断涌现,从四面八方将他围了起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