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六章 超越
    “鲁老弟,你今天红光满面、天庭泛紫,想必会有喜事降临,不如算一卦如何?”詹无命说着真的取出了卦筒。

    “去,少来!我今天不算卦,你也休想在这里蹭吃蹭喝!”鲁造青一口回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今天不算也得算,因为我特地来天味斋,就是要给你卜筮的,只不过半路遇到了这个小乞丐。”詹无命突然变得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?哪有逼人算卦的道理?”鲁造青一脸不情愿,但是却又没有强行拒绝,他似乎知道詹无命的卜筮不是随意说笑,而是跟天味斋和他的命运息息相关!

    “哼,你不算也无妨,反正七杀劫兆已经降临,到时候不要怪老夫没有提醒你!”詹无命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上次不是还说,七杀劫为期还远吗?”鲁造青面色急剧大变!

    “世间机象瞬息万变,外界因素的介入,会极大影响七杀劫的走势,所以我一直劝诫你不要涉足朝政,否则必将引来杀身之祸!”詹无命徐徐而道。

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老夫足不出户,一心苦修厨艺,七杀劫为什么还会降临?”鲁造青有些愤懑不平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琅琊国境内,唯一一个能够炼制全真宴的厨修!”詹无命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我是御煌苑的御用厨匠,只为琅琊王一个人炼餐!”鲁造青依然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琅琊王?哼,你有多久没见到圣上了?”詹无命质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每次用餐,都是内务府派人来取,最近一次面见圣上,还是三年以前的事。”鲁造青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,你的厨艺登峰造极,无论是谁篡夺了皇位,都不会舍得杀你,但是如果篡位失败,就绝不会让你活着,因为你的全真宴会让对手拥有十分可怕的体力!”

    “篡位?谁敢这么大胆?”鲁造青蓦然大震。

    “你不问朝政,当然不会知道是谁,但现在已然无法置身事外,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背叛国宗,另一条是死!”詹无命面色凝重,根本没有一丝苟笑。

    “背叛?哼,老夫的血脉里就没有这两个字,否则也绝对达不到全真宴这种境界!”鲁造青豪气干云地挺直了身躯!

    “那就好,如果你不想叛国,也不想死的话,就尽快做好准备逃离大邺城,月圆之夜的时候,七杀劫必将降临!”詹无命郑重告诫。

    “逃?往哪里逃?”鲁造青一阵懵然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今天我来的目的。”詹无命把卦筒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鲁造青终于不再拒绝,詹无命说的话,他向来不敢怀疑,因为命犯七杀这个事实,他从小就挥之不去,只是在遇到鲁造青之前,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他破解。

    这一卦的目的,就是为了帮鲁造青选择逃亡的方向,尽管他不想逃,更不想失去天味斋这个基业,然而如果不走,那就只有一死!

    庄岚一直在一旁看着,并非他不想走,而是根本走不了,因为鲁造青的身体一直拦在面前,肥硕的肉身占据了整个通道,没有人能过得去!

    在这短短的片刻,他默默地观察鲁造青,对这位琅琊国第一厨匠数度感到震惊,除了这一身强横无匹的体魄之外,其登峰造极的厨艺也足以令人震撼!

    全真宴这种业餐,能够炼成的亘古以来都不多,它由一百零八道餐品组成,每一道餐品只有一口,全餐吃完之后,可以确保至少一百零八天的体力当量!

    所以在高强度的对抗当中,一顿全真宴,足以令一个高手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同时,全真宴也是琅琊王长期闭关的最佳餐品,这样可以不至于被随时打断,影响冥想的进程,而鲁造青炼制的全真宴品质更高,远远超出了一百零八天的最低当量!

    默然等待之时,鲁造青摇动的卦签已经落地,但是詹无命看过一眼之后,脸上的惊讶顿时浮现出来!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这卦谶……完全扑朔迷离!”詹无命摇着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意思?”鲁造青一脸急切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……你根本不需要走,就留在天味斋即可。”詹无命完全无法理解这道卦谶。

    “不走?就是等死喽?!”鲁造青无奈地倚到墙壁上。

    通道于是闪开了一道缝隙,但庄岚并没有趁机离开,而是冷不丁地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置之死地而后生,这是唯一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鲁造青和詹无命同时向他看去,庄岚缓缓抬头,接着继续说道:“月圆之夜,天坛之巅,剑舞苍穹,生死琅琊!”

    两个业匠级强者面面相觑,对庄岚的这句卦谶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庄岚却缓缓掣出了自己手中的那只卦筒,十六根卦签犹如一把把尖刀在卦筒当中徐徐流转,而每一根卦签之上都浮现出一个字,连接起来恰好是刚才所说的那句话!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后生可畏!”詹无命面色巨颤,盯着庄岚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鲁造青却更加茫然,一个乞丐居然也会算卦,而且卦谶会让詹无命如此震惊!

    “晚辈也不知为何,刚刚学会了御签杀人的业诀之后,自身就跟这些卦签产生了感应,刚才鲁前辈摇签的时候,我居然能够自动感应到卦象,并且凝结卦谶!”

    “简直……太不可思议了,你能做到这一点,是动用了一藏天卦的玄机,十六根竹签上的卦谶,就是一藏天卦的投影!”

    “一藏天卦……?”庄岚喃喃低语,不经意之间,他竟然打开了卦术当中这道最为玄奥的大门!

    “一藏天卦……非同凡响的存在,它的精度和玄机,远胜于老夫的八门绝卦!”詹无命嗟叹的同时,也对庄岚透出了更加深厚的惊异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这是个乞丐还是卦师?”鲁造青又开始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是乞丐,也是卦师,甚至还是厨修!”詹无命没好气地回道,无论是谁,作为玄易门一代宗师,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夺走卦谶,实在是不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“嗯?你疯了?还是我在做梦?”鲁造青对他的话无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前辈,要想知道事实真相,必须面见圣上!”庄岚转身看向詹无命。

    “谈何容易?魏贤忠把持内务府,见圣上必须通过他的阻拦!”

    詹无命只好收起尴尬,毕竟庄岚也是他的外门弟子,被自己的弟子在某方面超越,也不算什么丢脸的事情,更何况庄岚的命格,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玄易真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