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二章 探监
    蛇信吞吐了十几次之后,愤怒的墨邪终于露出了獠牙,沿着法队头领的嘴巴钻了进去!

    它的蛇体虽小,但强度却是晶纹级别,淼境修为的业修就算用业火来焚烧它都无济于事,所以进入这具**,对它来说就像是进入泥沙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小小的蛇身一旦进入**,就开始沿着体廓不断游走,先在头顶盘旋一圈,体表的皮肉便迅速化为血水,只剩下一颗白森森的骷颅头!

    继而向下漫过脖颈、接着是胸口、腹背、下体,一直到两只脚趾,蛇身所过之处,体表的皮肉全都腐化成血,最终只剩下了一具完整的骷颅架站在原地!

    但是法队头领依然没死,因为他的五脏六腑全部都在,脑髓和七魂六魄也完好无损,四周的千岁杀成员,能够清楚地听到他心跳的声音,以及骨骼之间因为剧痛所发出的颤抖!

    “这就是背叛的下场,你们每个人最好都看清楚!”魏贤忠冷声说完,把墨邪顺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连呼千岁,心头的恐惧顿时缓解下来,体内的血誓也随之退却,刚才为了让墨邪能够清楚地感应到,每个人使出了浑身血力把心脏逼到了极点!

    墨邪刚才在庄岚面前停留了片刻,众人只是以为他没有全力催动血力,致使血誓的气息太弱,让墨邪起了疑心,如果稍有疏忽,极有可能因此毙命!

    法队头领的骨架依然还在站着,失去了业纹和血脉,他完全变成了废人,但是偏偏还死不了,并且也说不了一句话,因为连舌头都已经化成了血水!

    庄岚释放出去的血幽,就隐藏在他的舌血当中,跟他的血水融为一体,根本看不出一丝异样!

    直到大半个时辰之后,骨架当中的心脏彻底干涸,最后一滴血液飘落地面,这个法队头领的性命才算终结,但是它的骨架依然倔强地站在原地,就像是至死也不能瞑目一样!

    魏贤忠俯看众人,眼中的肃杀渐渐消散,他突然间指向庄岚说道:“丧失了的十三支小队,有七成以上都是法队,加上死去的这一个,国厂现在急缺人手,即刻起由你补上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庄岚高声回应,他费心周折地布置这一步,就是为了进入国厂!

    所谓的国厂,就是魏贤忠自己私设的牢狱,只不过关押的囚犯全是跟他作对的人,这些人不经过监法署公审,全都是毫无证据的莫名之罪,被强行关押的清白之身!

    密杀十三支小队,嫁祸给刚才的法队头领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步!

    法队消耗巨大,国厂急缺人手,魏贤忠最需要和最信任的,自然就是石狯!

    因为石狯的修为虽然只有业士八层,但他是整个千岁杀队伍当中,少有的国士社成员!

    千岁杀只是魏贤忠的工具,他们的生死魏贤忠绝不关心,即使是全都灭了,只要不影响到他的大事,他也不会损失什么,因为千岁杀对他来说,本就是给他去卖命的!

    但是石狯不同,这是早就在大内侍卫中安插的一个国士,之前琅琊王执掌国事的时候,大内皇宫禁卫森严,魏贤忠处处小心翼翼,安插一个国士都是难乎其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在数百位千岁杀队领当中,石狯是他的真正心腹,否则他也不会把晶纹弼奴交给他用,如今恰逢用人之际,国厂的任务就只能派他去做。

    庄岚领命之后,立刻接管了国厂秘狱的统领权,按照魏贤忠的指示直接赴任,其他的小队首领,则无一例外全部接收了同一个任务——截杀企图出城的所有官眷!

    国厂的位置极其隐秘,就算石狯也并不知道它的存在,因为他之前分工不同,主要的任务区域是大内皇宫,而国厂并不在皇宫之内,它位于隅角区的一座破庙当中!

    隅角区位于城中的四个边角,是整个城区最为偏僻的地方,除了附近居住的平民,很少有人在这里走动。

    魏贤忠把国厂选在这里,显然是为了掩人耳目,隅角区的这座破庙早已废弃多年,之前是由一群乞丐居住,他派人把乞丐赶走之后,在其中大肆修缮,建成了规模庞大的囚牢!

    破庙的门前依然还是一群乞丐,不过却不是普通的乞丐,而是千岁杀成员,他们从不到其它地方乞讨,只是守在破庙的门前,不让任何人靠近!

    这群乞丐数量不多,只有区区几十人,但是淼境修为的就有十人,实力绝不是普通的丐修势力可以轻触。

    破庙之内,则有一群和尚在念诵经文,却从未见到任何香客前来问禅,这些佛修同样都是千岁杀成员,他们在这里无非也是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真正的奥秘,是在破庙当中的一座佛像底下,将佛像旋转一个角度,地下的禁制就会打开,整个国厂大狱全都位于地面之下!

    庄岚凭借魏贤忠亲授的千岁令,很轻易进入了破庙当中,并且成为了这里的头领!

    他进入破庙之后,径直前往大牢,找到了一个叫做顾长志的人。

    顾氏家族是整个琅琊国当中,屈指可数的兵家强门,他们的族长顾震雷,就是上将军聂征手下的金铠大将,只不过刚刚站到了魏贤忠阵营!

    此时的顾长志,已被打得遍体鳞伤,作为监兵署的署尉,落到这般处境原本是不可思议,因为在整个都城当中,顾家都是实力佼佼的家族!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他们得罪的是魏贤忠,内务府总管的权势,远远高于顾家,魏贤忠之所以还没有杀他,那是因为要用顾长志做人质,从而要挟顾震雷,让他站在内务府一侧!

    顾长志是顾家的长子,肩负着顾家传承,他的天赋甚至远高于顾震雷,所以在魏贤忠的胁迫下,顾震雷不得不动摇了自己的信守。

    庄岚到来之时,顾长志被关押在一个独立的囚室,门外只有两个法徒在看守他,囚室门户上另有禁制,对于半死不活的顾长志来说,就算没有人看守,他也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庄岚用千岁令接管这里,让两个法徒打开禁制,单独走进囚室探视顾长志。

    “阁下可是顾将军的长子?”庄岚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长志略一抬头,只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去:“狗官,滚!”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魏贤忠的人。”庄岚突然出手,用血疗术在他身上游走片刻,为他缓解了**的痛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