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一章 叛徒
    “哼,千岁杀的每一个成员,都是同侪中的精英,每一个小队中的头领,更是精英中的精英,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被轻易灭杀?而且还是十三个小队同时被杀?”

    现场依然没有人回答,所有人的头低得更深!

    “哼,所以真相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们当中出了叛徒,用出其不意的手段灭掉了自己的同僚!”

    魏贤忠一声厉喝,身上的杀气几乎荡起了一股狂风,将众人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!

    所有人被这股气势吓得心惊胆颤,更是被这个事实感到不可思议,因为迄今为止,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背叛千岁杀,而且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被判——至少他们过得都很富足!

    “背叛是要付出代价的,尤其是背叛了千岁杀,付出的代价更要刻骨铭心!”魏贤忠突然一挥手,将面前的屏障用业炁直接震断!

    那面屏障虽然是装饰品,但也是晶纹强度的一道防幕,魏贤忠举手投足之间就将它直接震断,可见实力之强远在想象之外!

    “谁是叛徒?站出来我让你死个痛快,否则的话……哼哼,将会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,每个人都紧紧地把头低到极限,生怕有一丁点出众而被无辜殃及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寂持续了片刻,魏贤忠突然怪笑一声,从袖袋中取出了一只方方正正的小盒!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没有人承认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盒盖突然打开,一条半尺多长的小蛇从方盒当中翘起身子,目光凶狠地盯着所有人!

    “嘘,去!”魏贤忠一声令下,小蛇居然从方盒中飞射出去,就像是闪电一样飞到了一个小队头领面前!

    小蛇通体乌黑,除了两只眼睛是血红色以外,蛇身完全跟黑暗融为一体,但细看之下,可以看到它的身上遍布着密集的鳞翅,所以能够在黑暗之中飞射如电!

    这只形态诡异的小蛇,就是举世罕见的暗系妖兽——墨邪!

    见到墨邪的人,十有**都已经死了,所以这种妖兽仅存在于传闻当中,不过千岁杀的每一个人,在入盟之前都见过墨邪一面,因为他们的入门血誓,全都交给了这条蛇!

    墨邪是魏贤忠的战兽,魏贤忠并不是妖修,这只兽仆当然是某个妖修帮他炼制的,以他的地位和权势,要想有这样一只战仆也并不太难,难的是这只墨邪已经是晶纹境界!

    妖兽要想尽快提升修为,只有通过两种方法,一个是不计其数的灵药供养,另一个,则是灵血!

    大内皇宫当中,灵药自然不计可数,但是灵血的数量,往往也是超出普通人的想象,魏贤忠私设大狱,死在他手中的冤魂成千上万,而且其中不乏各种业匠高手!

    这条蛇的出现,自然让庭院中的这些千岁杀精英心惊胆颤,因为一旦有细微的疏忽,都会让他们顷刻间毙命,魏贤忠向来宁肯错杀,也绝不会放过疑点!

    每个人的血誓都存在于墨邪体内,它可以很清楚地感应到是否有人叛变,即使服食了血晶来抵抗血誓,也无法掩饰体内的血誓波动,墨邪的出现绝对会找出那个背叛者!

    最应该感到威胁的实际上是庄岚,因为他不是真的石狯,体内根本没有血誓。

    然而墨邪的存在他早就知道,这是从石狯的记忆中得到的信息,否则绝不可能冒着这样的风险前来内务府。

    墨邪在人群中飞速穿过,每一个人都逃避不了它的探查,当它飞到庄岚跟前的时候,身影陡然间停在了半空!

    似乎是觉察到了一丝异常,它伸出蛇信向庄岚面前缓缓靠近,并且隐隐张开了一口獠牙!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似乎就要凝滞,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突然出现,以至于现场当中有许多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呼!

    墨邪张开獠牙对庄岚虎视眈眈之际,庄岚的指尖却突然浮现出一滴灵血,这滴血就是灭杀石狯之后,从他体内提炼出来的效忠血誓!

    效忠血誓一旦消失,作为血誓的主宰,墨邪立刻就会知道石狯已经死亡,但是庄岚却神不知鬼不觉,将石狯的血誓保留了下来!

    这其中的关键所在,就是用炁魂咒将对手魂杀之后,运用天蚩九诀的夺魂绝学保持**的暂时不灭,继而把血誓从体内剥离出来,并炼化到了石狯的双棱铰叉当中!

    所以这个过程堪称移花接木,墨邪根本觉察不到石狯的血誓动荡,即使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庄岚现在再次利用这一点,在墨邪探查不到血誓的时候,把那滴灵血从双棱铰叉当中悄然移送出来,当感应到了血誓的存在之后,墨邪的敌意自然消失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并不算完,因为在移出血誓的瞬间,庄岚同时释放出了一只血幽!

    血幽的行踪原本就很难察觉,如果再加持上隐术,就更加无声无息,只不过在这条晶纹境界的墨邪面前,庄岚为了万无一失,用石狯的血誓分散了它的注意力!

    墨邪对血息具有异常敏锐的感应,即使是血幽也很难逃过它的探查,但是在血幽出现的刹那,石狯的血誓同时出现,血息的浓度把血幽的气息完全覆盖了!

    血幽祭出之后,立刻扑向了它早已确定的目标,那是距离庄岚十丈不到的一个法队头领,在毫无防备之下,血幽突然侵入脑海,对他进行了夺舍!

    血幽的可怕之处,正是因为它能够直接入侵**,因为它本就是一团灵血,并且具有了相当修为,侵入**之后直击灵魂,从而霸占这具躯体。

    庄岚在它夺舍之际,偏偏又动用了炁魂咒,致使这场无声的猎杀变得异常顺利,但对方的血誓一直墨邪的感应下处于激发状态,夺舍所引起的剧烈波动立刻惊动了墨邪!

    对庄岚的敌意消失的刹那,墨邪像飞矢一般射向这位法队首领,在他对这一切依然措手不及之时,蛇信在法队头领的面前不断吐纳,每一次吐纳,都是对血誓的剧烈牵引!

    墨邪根本无法想象,从法队头领的体内所传来的血誓回应,只不过是他对于夺舍的剧烈反抗,然而这剧烈的血息波动却让墨邪以为,那是这位法队头领在抵抗血誓!

    之所以会造成这种错觉,那是因为吞服血晶之后,对血誓的抵抗同样具有相似的血息波动,所以墨邪很直接地就判断出,这位法队头领就是叛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