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章 消失
    “也罢,老夫就等到月圆之夜,在殿下大葬之日,必须要交出军权,否则……我将血洗军机阁!”

    魏贤忠满脸狞色,恶狠狠地盯着上将军片刻,随后拂袖离开了玉皇殿。

    群臣也就随之散去,玉皇殿恢复了常有的冷静,只留下一群侍卫留在门外值守。

    上将军刚刚走出皇宫内苑,身后就涌过来一大群文武同僚,其中就有刚刚背叛了他的金铠大将。

    众人欲言又止,但纷纷露出了惭愧之容。

    上将军只是略一驻足,在他们的身上扫过一眼,便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多说,随后叹息一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,这些曾经追随他的部下和同僚,也将行同路人,之前的交谊一笔勾销,月圆之夜之时,他们将是你死我亡的对手!

    但是当他回到军机阁门前的时候,脚步突然停了下来,因为那里有一个人正在等他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詹无命,刚刚在玉皇殿为他解围的钦天监太史!

    “詹兄,你……”上将军略感意外,这个时候还敢出现在军机阁,无疑是要受到魏贤忠的排斥和迫害,因为在军机阁四周,有很多千岁杀的暗线在秘密监视。

    “冒昧拜访,还望将军不要介意。”詹无命却波澜不惊,一如平常的走动随心自然。

    “当然,请!”上将军把他迎进府邸,径直前往了自己的墅阁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詹无命见到了军机阁别院当中所有情景,所以刚刚落座之后,就连连摇头说道:“军机阁已成了最后的净地,连我都不得不前来避难。”

    “詹兄说笑了,以你的身手,阉狗还不会为难你,而且你只是中立状态,并没有直接跟他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景,中立就无异于是跟他作对,难道不是吗?”詹无命举起茶杯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阉狗倒行逆施,迫害忠良,他绝不会有好下场!”上将军愤恨地道。

    “魏贤忠有没有好下场,根本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大邺城全体百姓,必将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“生灵涂炭?詹兄的意思是……我们真的无法阻止国破家亡的命运?”

    詹无命颔首道:“不错,所以……投降或许是个最好的选择,否则全城数千万百姓将无一例外惨遭灭杀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詹兄为何还要等月圆之夜再让我决定是否投降?”上将军略有不快地道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,只是一个捉摸不定的变数罢了,它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琅琊国即将覆灭的命运,不过在此之前,你还有时间作出部署,到时候护送全体百姓从宣武门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让老夫当逃兵?哼,就算杀了我也做不到!”上将军聂征猛然捏碎了手中的茶杯!

    詹无命却面不改色:“将军的义节令人钦佩,只是你真的忍心,看到数千万民众倒在大昶军的铁蹄之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聂征咬牙切齿,但却无法面对詹无命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守卫疆土,是在国体完整的背景下才能存在的使命,如果都城已经亡了,那么将军的使命,就是守护全体城民安然撤退,给他们一条能够逃生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逃出去又如何?整个琅琊国都已灭亡,只要还生存在这片土地上,就全都是大昶国的国奴,除非他们远走高飞,到异国他乡做一群没有国籍的浪人!”

    “非也!我所说的月圆之夜,就是一个相当离奇的变数!”詹无命再次呷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聂征急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,京城之内必将要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,这件事关系到琅琊国脉是否能够延续,而决定这一结果的居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淼境业修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琅琊国脉还能延续?”聂征愈加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将军不要忘了,殿下的遗体虽然回来了,但是关乎琅琊国脉的国玺却依然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月圆之夜,殿下大葬的日子,国玺将会重新出现?”

    “以我的卜筮看,的确有可能是这样,不过有关皇室的卦象太过深奥,我所看到的都很模糊,但唯一的一点难以改变,那就是琅琊国的命运必将覆灭!”

    “琅琊国覆灭,但国脉依然还在,这怎么可能?”聂征接连皱眉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这是个十分离奇的变数,事实的真相只有等月圆之夜才能清楚,我现在唯一确定的是,那个跟这场变数有关的年轻人,此时就在大邺城当中!”

    “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,居然会有淼境修为?”聂征不由得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詹无命话音一转说道:“圣上迄今为止一直没有露面,将军难道没有觉得奇怪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奇怪!生死存亡之际,圣上居然这么沉得住气,任由魏贤忠胡作非为,把整个朝野搞得乌烟瘴气,京城当中也是人心惶惶!”

    “起初我也以为,圣上在天坛当中闭关这么久,是因为修炼国术到了关键时刻,但是浮都城沦陷之后,依然还是全无动静,就愈发觉得有些蹊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的卦象当中,难道看不出一丝端倪吗?”

    詹无命摇摇头:“天坛是国术圣地,普通的卦术是很难卜筮到的,所有有关圣上的卦象完全模糊,这就是所谓的天意不可测,我目前的修为根本突破不了这层屏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琅琊国的命运真的无法挽救,而且国脉还能幸存,那么我倒真的可以跟魏贤忠斡旋一番,就当是为了全城百姓的性命!”

    “将军深明大义,老夫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!”詹无命双手合揖,向聂征行了一礼!

    内务府的深院当中,此刻静立着数百个石狯那样的小队头领,这就是千岁杀的全体精英,每一个头目手下,都有十几个到几百个不等的普通成员,他们遍布在大邺城各个角落!

    魏贤忠端坐在大殿正中的长生椅上,双目犀利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,一股凶厉的杀气让人不禁瑟瑟而栗!

    “一夜之间,十三支小队,总共五百余人莫名消失,他们是被杀了,还是背叛了?”魏贤忠一脸狞色地发出质问。

    但是场上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应答,所有人的头瞬间同时下低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