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九章 调解
    所谓权业,就是依照权位所分配出去的国业力量!

    琅琊国的国业,都是由国玺进行调动和使用,它的威力并非直接体现,而是对业术威能具有无比强大的加成效果。

    而国业又是通过官爵分配到各大署衙当中,等级越高的署衙,所分配的国业就越强大,而这些国业都是蕴藏在官玺当中,它被称为权业!

    魏贤忠的千岁杀组织,之所以能够为所欲为,除了千岁杀成员本身够强之外,根本原因是他手中的内务府官玺,蕴藏着相当强势的权业,千岁杀只要手持公文,出战时所拥有的战力就会平增数倍!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玉皇殿内的两大对立派系,上将军的权业已经远远不及魏贤忠,双方如果动手的话,魏贤忠毫无疑问处于绝对优势!

    面对如此糟糕的形势,上将军不由得一阵悲叹,他手下的这些金铠大将,每一个跟他都是世交,甚至于有些人还曾经跟他并肩作战,在沙场上同生共死过,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绝不会跟他作对,背叛军机阁!

    “上将军,你的同僚都已经弃暗投明了,你还要坚持到底吗?”魏贤忠气势逼人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说过了,就算战斗到一兵一卒,军机阁也决不投降!”上将军义正辞严,强忍着一腔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的话,没有人拦着你,但你不能连累全城民众,所以你要把官玺交出来,大邺城的戍军从此不能听你调动!”

    “哼,我的上将军官玺是君上亲授,你一个阉宦有什么资格染指?”上将军杀机腾腾,现场顿时剑拔弩张!

    “嘿嘿,你现在大势已去,整个朝野都在跟你作对!”魏贤忠不急不躁地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上将军毫无怯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要以圣上的名义收回你的兵权,无论你愿不愿意!”

    魏贤忠掣出一道早已拟好的诏令,但诏令上并没有国玺印鉴,他只是假借了琅琊王的名义,所用的印鉴只是内务府官玺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也足以将上将军逼上绝路,因为除了魏贤忠之外,其他的署衙首领,也全都掣出官玺,用强大的权业将上将军团团包围!

    “大殿之上动武,简直是找死!”上将军环视群臣,将靠前的几个人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时局所迫,老奴不得不由此一举,就算圣上亲临现场,也绝不会怪罪什么!”魏贤忠再次冷笑。

    上将军看了一眼天坛之门,他至今都不明白,圣上为什么会放任眼前的局面而无动于衷,就算琅琊国已经走投无路,也应该在灭亡之前先杀了魏贤忠这群逆臣!

    “别看了,圣上是不会出来的,他的修为即将被国术耗尽,最终只能跟国祚一起,安息于这座天坛当中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圣上的尊威,岂容你来诋毁?”上将军刷的一声掣出了他的本命业宝!

    这是一根玄重战戟,通体都是由极其珍贵的玄重秘银打造而成,除非强悍到逆天的体魄根本无法使用!

    “诋毁?哼哼,我是内务府总领,圣上的状况我最清楚,如果不是命数将尽,你以为他会对现在的国事不管不问?”魏贤忠依旧阴笑恻恻。

    “就算国破朝亡,我的军权也绝不会交给你来掌控,你这种逆臣贼子,必须就地正法才能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上将军无路可退,摆出了誓死到底的气势把玄重战戟指向了魏贤忠!

    魏贤忠早已大局在握,朝野当中有九成以上的权业都在他手里,此时要想杀上将军他有足够的把握,唯一所要忌惮的是,上将军的军机令一旦触发,玉皇殿中的大多数人都要跟他一起陪葬!

    其他人的生死魏贤忠并不关心,但是上将军的真正目标偏偏是他,想要从那根玄重战戟的必杀一击中逃生,他的信心完全不足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铁了心要自寻死路?”魏贤忠面色铁沉,从业府中掣出了他的本命业宝——烬影战钩!

    烬影战钩若隐若现,在手中犹如一道燃烧的灰烬一般明灭不定,它所蕴含的强大杀伤力,令在场众人无不心惊胆颤!

    “哼,事已至此,我不介意跟你拼个鱼死网破,顺便用你的血来振奋民心,重振琅琊国的尊严!”

    上将军说罢正要凝聚业炁,挥动玄重战戟向魏贤忠横扫过去,可是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及时打断,终止了一场血流成河的惨剧!

    “国之将亡,臣纲欲废,两位何必还要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青衣瘦叟,业匠中期的修为,在满朝群臣当中并不是佼佼者,但他的出现却不由得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!

    “怎么?连詹兄也认为此时的时局除了投降再无出路了吗?”上将军尽量克制情绪,因为眼前的这个人,他还是相当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说投降,也没有说不投降,只是我认为现在做决定还不是时候。”瘦叟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做决定?”上将军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!”瘦叟果断回答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?殿下下葬的日子,为什么?”上将军愈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,到时候你自会知道。”瘦叟寥寥地说完几句,就又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,他是满朝群臣当中,少数几个保持中立的官吏之一。

    这个瘦叟就是大名鼎鼎的玄易门门主、也就是朱清的师父、同时也是钦天监太史詹无命!

    钦天监只是十大监署下的分支署衙,地位远不如三大国府和十大监署的总领那么显赫,但是詹无命在整个朝野当中,说出的话没有人敢反驳!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种威望,是因为满朝群臣,都受到过詹无命的指点!

    所有人的命格,都必然存在着各自的缺陷,而有些缺陷在某些特定时机,往往是致命的,高明的卦术师一眼就能看透这些缺陷,并找出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无论是上将军还是魏贤忠,都在各自的命格中有求于詹无命,而且还不止一次受惠过,像他们这样的地位,一个人的命格,往往关系到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,所以对于詹无命这个人,都有一丝敬畏之心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詹无命站出来化解两大高手的生死相拼,无疑是他已经卜筮出了什么,而月圆之夜又是殿下大葬的日子,就更让群臣们互相议论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