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七章 家贼
    霸尨草是相当恐怖的水系妖木,它的浑身长满触须,在水中几乎可以目空一切,任何生灵一旦被它缠住,片刻之内就会被草藤上的蒺刺刺穿皮骨,继而吸干全身血液!

    普通的水体当中,根本没有霸尨草生长,因为没有足够的生灵让它果腹,但是在瀛湖当中,霸尨草的数量相当庞大,皇家猎队为了保证充沛的渔场资源,必须定期潜入湖底猎杀霸尨草,否则大量的鱼贝全都成了它们的食粮。

    而谁也无法想象,大金世家的井底当中,居然会有霸尨草存在,而且还是如此凶暴的一株霸尨草,它的修为已臻淼境顶峰,足足已有数百年的寿龄!

    但凡是称得上妖木的灵植,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初级灵智,甚至于它能够在水中移动,并且潜伏在暗处等候猎物,受伤或者不敌的时候,还会及时逃跑!

    这株霸尨草的灵智分明超乎寻常,因为它在之前的十几个时辰内一直按兵不动,直到庄岚想要离开的时候,才故意在井口中凝聚出一缕灵炁,继而诱使他们掉进了陷阱!

    作为水系灵木,霸尨草的水灵感异常强大,庄岚连同那十七个侍卫在水炁的包容下难动分毫,冰冷的寒气侵入体脉,让他的肉躯迅速僵化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一条条状如蟒蛇般的触须越缠越紧,从肥厚的触须当中又萌发出一根根锋利的蒺刺,向他的**狠狠扎去!

    十七个侍卫倒无所谓,他们只是一群行尸走肉,**的损伤无法危及到血幽,但是庄岚的情况截然不同,一旦有丝毫的疏忽,就会危及性命!

    所以在蒺刺出现的刹那,那只双棱铰叉从袖袋中突然掣出,紧接着一道雷光凌空闪现,向缠住自己的那根触手狠狠斩去!

    霸尨草的触须有数百年的造化,其强悍的韧力绝非普通的业炁可以创伤,但是双棱铰叉上的这道雷光,竟然在一击之下将它齐根斩断!

    如此锋利的雷芒,让躲在暗处偷窥的一双双眼睛纷纷惊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随着触须斩断,庄岚身上的束缚荡然无存,霸尨草却被彻底激怒,将所有的触须向他疯狂卷来,转瞬间就将他包裹在一个巨大的圆球当中!

    再锋利的雷炁,也绝不可能将数以万计的草藤一刀斩断,而霸尨草凭借强悍的**,就可以在片刻之内缠透他的全身,让他彻底失去还手之力!

    可是惊人的一幕还是出现了,就在那些人以为庄岚必死无疑之际,一道绚丽的雷光再次刺透黑暗,从密集的触手当中破腔而出,将巨大的草球霍然切裂!

    随着霸尨草的一声惨叫,躲在暗处角落里的众多人群,也忍不住发出了由衷的惊呼!

    普通的雷炁,的确切不开如此强韧的藤幕,但是庄岚的雷炁并不普通,因为在那道雷炁当中,蕴含了一缕无比精纯的燧焰!

    只可惜雷光是由内而外,当它破开藤幕的时候,出现的时间只是惊鸿一瞥,躲在暗处的那些人,根本看不到燧炁的存在。

    霸尨草在这道雷炁的重创下彻底丧失了战力,蓬散的触须漂浮在水中一动不动,十七个侍卫同时挣脱了束缚,集结起庞大的业气把水面强行逼退到了数十丈深的地脉之下!

    随着水面下降,井底的秘密终于浮现出来,四周的墙壁上,居然完全是凿空的,在凿空的部位遍布避水秘纹,避水秘纹的后面,就是一个无比宽敞的地下暗殿!

    数百位大金世家的成员,全部挤在这个地下暗殿中,他们的目光此时充满畏惧,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业徒修为,淼境以上者寥寥无几,面对庄岚这群大内侍卫,根本没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庄岚无意于伤害他们,更不可能动手杀人,但却依然凶神恶煞一般,将石狯的阴狠展现得淋漓尽致!

    刚才在庭院中消失不见的三个老奴,此时也出现在这里,不过看向庄岚的眼神,各自充满不一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三个老奴的身旁,则是大金世家的世子——金尚沃!

    “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,想不到魏贤忠为了对付金家,竟然派来这么一位高手!”

    金尚沃一直紧盯庄岚,在这样一群大内侍卫面前,他根本没有信心去保卫家人,但却有足够的勇气浴血一战,这是他的责任,也是他的使命!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什么遗憾的?”庄岚同样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遗憾?哼,唯一的遗憾就是,这么隐秘的地方居然没有瞒过你。”

    庄岚摇了摇头:“我本来就要走了,但是霸尨草突然把我引到了陷阱当中,让我发现了这个藏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金尚沃目光蓦沉,向他身旁的三个老奴扫去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惜,霸尨草竟然没有杀死你!”

    庄岚再次摇头:“用灵炁诱使我掉进陷阱,这株霸尨草的灵智未免太高了,高到让我怀疑是有人在操控它,从而将我置于死地!”

    “但你还是没死,而是把霸尨草杀了!”金尚沃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,是因为对方并不了解我的实力,否则也不会多此一举,在我要走的时候又把我引到了这里!”

    金尚沃面色阴沉,向身旁的三位老奴投去质问的目光!

    “是我们低估他了,霸尨草原本有机会杀他,只是他的实力太强而已。”那个哑奴居然能够开口说话!

    “是的,躲开了这一次,他们下次还会再来,我们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,总要拼一拼运气才行!”聋奴居然也开口回应!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准轻举妄动,等我爹回来再做打算,你们竟敢擅做主张?”金尚沃无比恼怒地斥责道。

    哑奴和聋奴再也不敢多说,但目光纷纷看向一旁的傻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老奴一时好奇,想要看看这个陷阱到底有什么强大之处,所以踩动了地陷禁制。”傻奴还是一脸傻笑,但双目当中却是一抹精光!

    “你触动地陷禁制,整个陷阱就处于开启状态,三个人无故消失,对方当然要寻找线索!”金尚沃走到跟前怒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金家的这个陷阱,不是说很强大么?我就想试试是不是真厉害,反正这些人走了还会回来,不如立刻杀了省得麻烦!”

    “哼,放肆!你把金家置于现在这个局面,简直罪该万死!”金尚沃凝聚业气正要动手,傻奴却提前一步躲到了庄岚这边!

    “他这么做无可厚非,因为他的真正主人并不是金家。”庄岚突然冷冷回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