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一章 弼奴
    玉皇殿外,驻守着成群结队的皇家卫士,大殿的四周,更是遍布纵横交错的晶级禁制,使它成为了一个固若金汤之地。

    作为内务总管,魏贤忠有足够的权限进入这里,他用秘钥打开重重禁制,带领庄岚一路走进了玉皇殿内!

    大殿当中一片静谧,两个人走来的时候,脚步声在身后一直回荡,当行走到中央天坛的时候,魏贤忠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就在天坛当中,你要是想见他,就自己走过去。”魏贤忠看着坛门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抬头望去,整个天坛完全悬浮在虚空当中,在它的四周均匀分布着六扇门,每扇门都有一条索道跟大殿相连,沿着任何一条索道走过去,都能进入天坛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替我引荐么?”庄岚侧首看向魏贤忠,一个外人面见国君,理应要有内务总管带领引荐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魏贤忠断然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庄岚默一沉眉,只好自己踏上了索道。

    出乎意外的是,在踏上索道的一刹那,他才领会到在这里行走简直举步维艰,索道上遍布着倍重秘纹,所有物体在这里的重量都提升十倍,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!

    用业力和身法来抵抗倍重秘纹是徒劳无功的,体魄孱弱的业修,在这条索道上连站都站不稳,更不用说前进一步了!

    但是庄岚的步伐沉稳而又坚定,虽然行进的速度很慢,但是一步一步衔接无遐,中间没有丝毫停顿!

    所以当他在盏茶时间之内通过了整条索道,身后的魏贤忠看向他的目光当中,又多出了一丝阴晦的色彩!

    如今他终于站在了天坛门前,然而这并不是一扇真正的门,而是一道禁制之门,整扇门只是一道光幕,并且在光幕之上,不断浮现出一行行诡奥的文字!

    就在他盯着这些文字仔细揣摩之时,一声雄沉的声音从天坛当中传了出来!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侠民……庄岚。”

    “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把韩贤殿下的遗体……带回了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天坛当中一阵沉默,随后声音再次传出:“交给内务府接管,你下去领赏吧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我这次来,还要转呈少公主的一个口信!”庄岚略一躬身,但双眼依然盯着光幕。

    “什么口信?”声音沿着光幕透射出来,他却始终看不到内部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公主的口信是,将会在下一个月圆之夜,带着琅琊国玺返回京城!”

    “国玺?居然是在公主身上?她现在在哪里?”琅琊王的声音再次透出,庄岚虽然看不到他,但却能听出一丝振奋。

    “浮都城外的万象谷,我带着口信离开的时候,公主也同时离开了,她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。”庄岚渐渐地把谎言越撒越大。

    “万象谷?之前的异象莫非是她在融炼国玺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离月圆之夜还有不到二十天,等少公主回宫之后,陛下有什么事可以当面问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把殿下的遗体接回来,你退下吧!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陛下!”庄岚默默转身,沿着索道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魏贤忠一直默不作声,直到庄岚返回到跟前之后,他才轻皱眉头问道:“你确认国玺是在公主身上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信,只有等公主回宫亲自问她。”庄岚泰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嗯,当务之急,先把殿下的遗体接回来,我派一队侍卫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魏贤忠带领他走出玉皇殿,并没有回内务府,而是直接吩咐自己的一群随身侍从,跟着他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居然装模作样,给了庄岚十万淼币作为赏赐,并承诺把遗体带回来之后,还会再给十万。

    庄岚原本以为,魏贤忠会跟着他去接韩贤的遗体,那样接下来的局面将会相当棘手,因为遗体就在他的袖镯中,并不是暂存在城外的山洞。

    不过魏贤忠根本想不到他会有袖镯这种珍宝,而尸体存放在袖袋中的确不利于冥化,甚至于在密闭空间内容易腐溃,所以庄岚的这个谎言,看起来也就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魏贤忠既然不来,事情也就简单多了,区区十几个内务府侍卫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夜色现在正深,一群大内侍卫跟随着一个侠客离开皇宫,径直前往大邺城外,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旁观,但是出城之后,他们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夜色当中。

    庄岚带领他们穿过郊野,沿着瀛湖堤岸绕行数百余里,才终于找到了一处山脉,但却并不存在什么山洞。

    大邺城的四周,山脉原本就少,庄岚带他们来到这里,全凭自己的一抹记忆,从万象谷赶到瀛湖之时,他在飞筝上俯瞰大邺城,对周围的地貌早已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这条山脉叫做纳兰山,是大邺城近郊最著名的一条山脉,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灵矿和药草资源,大邺城当中的本地民众,对这里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庄岚对这里却完全陌生,他带着这群侍卫漫无目的地乱跑一通,最终进入了一条再无出路的绝谷!

    停下脚步之后,侍卫们面面相觑,这个乱草丛生的地方,根本没有什么山洞。

    “跑了大半夜,殿下的尸体到底在哪儿?”为首的侍卫忍不住质问他道,这是魏贤忠最为信任的心腹,其他的侍卫全都叫他石狯。

    庄岚仰头看向上空,指着数十丈高的山壁说道:“在山顶上。”

    “山顶上?”侍卫们纷纷皱眉,如此漆黑的夜色,天空中没有一丝星芒,山上更是草木杂生,根本看不出到底有没有山洞。

    更为棘手的是,山壁上生长着一层密密麻麻的蒺藜草,以他们的身手,攀登一座山峰原本毫不费力,但是这些蒺藜草无异于一层天然的逆刺秘纹,致使他们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的山顶,你是怎么上去的?”石狯不由得发出疑问,一个人爬上这么高的山顶,并且带着一具尸体,实在是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根本不需要爬,因为我有飞筝。”庄岚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“飞筝?”侍卫们恍然大悟,这种昂贵的飞行业器,对大内侍卫根本用不上,所以他们也不需要购买,因为在整个皇宫,都遍布着翔空禁制,而作为大内侍卫,很少有机会出城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我把尸体取下,你们在这里等我。”庄岚果然取出飞筝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