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章 取尸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一招之内,杀了一百多个特役兵的侠者?”魏贤忠顿了片刻终于出声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。”庄岚沉静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已是业士五层,并且具有如此可怕的战力,实在是后生可畏!”

    “过奖!”庄岚强忍着怒火在内心燃烧,表面却一如既往地平静!

    “那么,殿下的遗体在哪里?”魏贤忠话头一转,直奔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暂存在城外的一处山洞,为了不损坏遗体,我没有把它装入袖袋,而带着一口棺材实在太扎眼,所以只好一个人先进了城。”庄岚继续周旋。

    “浮都城已经沦陷,城头上又遍布禁制,你是如何得到殿下的遗体的?”魏贤忠没有放过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遗体……不是由我带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谁?”魏贤忠目光一沉。

    “是韩瑜公主,她亲手交给我的!”庄岚心念急转,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少公主?她怎么不亲自送回来?”

    “公主有自己的安排,而我只是受命行事,至于公主是如何得到了遗体,据说跟大昶军的一个少督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大昶军少督,会把遗体双手奉还给琅琊国公主?”魏贤忠目光狐疑地逼视庄岚。

    “那个少督……犯下了弥天大错,留在大昶军也是死,所以畏罪潜逃出来,并且带走了城头上的所有遗体,从而换取了一笔钱,和韩瑜公主的特赦。”

    “畏罪潜逃?哼,背叛大昶军的下场,是永远也逃不掉的!”魏贤忠的目光透出一丝阴狠,但很快便意识到了有些不妥,于是转而又道:

    “你是说韩瑜公主,一直在浮都城附近等候机会,取回殿下的遗体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协助公主大闹浮都城,给大昶军造成巨大伤亡,就是为了把那个特役兵少督逼上绝路,让她背叛大昶军,用城头的遗体换取自己的一条命!”

    “如此周密的安排,绝对不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能够做到,他的身边还有什么人?”魏贤忠再次逼视庄岚。

    “恕难奉告,这是公主特意叮嘱的事情!”庄岚一口回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哦?居然连我都不能过问?”魏贤忠盛气凌人,一身威压直逼庄岚,但可惜庄岚无惊无惧,他所说的一切全是谎言,但偏偏又天衣无缝,让魏贤忠看不出一丝破绽!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境界,并不仅仅因为他思维敏捷,而更多的是依赖于他就职了法家业力,并且洞悉了大裁决术的精髓,所以很清楚怎么样能让一件虚构的事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侠客,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送回殿下的遗体,也只是受公主所托而已,至于其他的事,我并不想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就带人出城,把殿下的遗体接回来!”魏贤忠吩咐他的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庄岚突然喝止了他!

    “嗯?你还要啰嗦什么?老夫从来没有对一个晚辈有这么多的耐心!”魏贤忠气势大变,隐藏许久的杀机不经意间显露了出来!

    “并非是我啰嗦,而是韩瑜公主的特意交代,我必须面见陛下,才能交回殿下的遗体,并且向陛下传递公主的一个口信!”

    “口信?”魏贤忠满腹狐疑,但却无法断定此话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事关琅琊国安危,这个口信我必须亲自送到,这是公主的特令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身份不明,跟我说的都是一面之词,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魏贤忠愠色满面,心中始终横亘着一个疑窦,韩瑜至今没有进城,分明是察觉到了什么!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大内总管,有关皇室的一切都要负责,就算我所说的都是假的!”庄岚泰然回应,他越是故弄玄虚,魏贤忠就越是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“哼,不要以为你是侠者,我就会信任你所说的一切,想要见陛下,可不是那么容易。”魏贤忠缓缓站起,向庄岚的跟前逼近!

    “人事已尽,我所说的已经说完,至于是否相信,全凭你自己判断。”庄岚依然保持镇静,这是侠者原本就该具有的风范,即使对方是业匠强者,他也毫无俱意!

    “口信?瞒过我直接向陛下禀奏,而且是通过一个外人,哪家的公主会这么任性?”魏贤忠突然出手,向庄岚的咽喉抓了过来!

    业炁像无形的气幕瞬间包围了他,让他无法动弹分毫!

    晶级境界的实力,原本就是如此可怕,举手投足之间,就可以轻易杀他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退缩,也没有丝毫胆怯,因为他坚信,魏贤忠绝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业炁在贴近到咽喉之际,果然还是静止下来,魏贤忠的那只利爪,牢牢地抓住他的脖颈,在他的体表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!

    “你居然不怕死?”他十分意外庄岚能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这只利爪,就是这一双手杀死了妙虚子,而且在临死之前,还挖掉了他的双眼,让妙虚子承受了无比残酷的痛苦!

    “我当然怕死,但是我不认为现在会死。”他淡淡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魏贤忠的手突然收紧了一分!

    “不是不敢杀,而是不能杀,因为你还不知道公主的下落,也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回宫,到时候很难向她交待!”

    “公主自己任性,她一直不回宫,跟我这个内务总管毫无干系,至于你,就算是杀了,公主也未必会治我的罪,老夫在大内皇宫的权利,大到你永远也想象不到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一件事你却不能忽视,那就是琅琊国的国玺,迄今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,让魏贤忠的手顿时收了回去!

    “国玺在公主手上?”

    “恕难奉告!”庄岚继续虚张声势,国玺的下落他也不知道,但是从伊势劲雌的记忆中得知,韩贤战死之后,国玺并不在他的身上,大昶军搜遍了整个浮都城都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也罢,老夫就信你一次,带你去面见陛下!”一番长久的沉默,魏贤忠终于屈让,但是在眼底深处,隐藏着一股无尽的杀机!

    庄岚于是在他的带领下离开大殿,前往皇宫内最庄严的玉皇殿而去!

    威严而雄壮的玉皇殿内,是琅琊王的独立住所,玉皇殿的正中央,实际上是一座巨大的天坛,琅琊王室的历代君主,都是在天坛当中修炼国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