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一章 解誓
    思忖再三之后,他终于紧跟费尔衮走了回去,朴姨的尸体则被他留在原地,任由那些侍卫上前观摩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费尔衮便迫不及待地脱掉业装,作势就要向他扑来!

    庄岚施展司空步,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的兽扑。

    “大胆!你敢让老夫扫兴,就休想再做少督!”费尔衮勃然大怒,以他的实力,庄岚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,只不过如果动狠,就彻底失去了性趣。

    “一个少督而已,我付出的已经够多,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庄岚的语气突然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没有我的提携,你永远坐不到这个位置!怎么,现在又想反悔?”费尔衮想不到她竟然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必了,这个少督不但做不成,还有可能掉头!”庄岚继续回答。

    “掉头?从何说起?”费尔衮略一皱眉。????庄岚于是把伊势劲雌早已备好的一份玉牒递了上去,那里面记载了这三天之内的得失,包括大量的大昶兵伤亡、数百万战俘归降、以及三天当中所积累的战略资源,详详细细地列举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简直是胡闹!”费尔衮看到伤亡数字,不由得一阵大怒,之前涌现的**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杀机!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都是要死的人了,何必还要听你摆布?”庄岚顺势继续拖延,全然没有一丝惧色。

    “死?嘿嘿,或许用不着死,这些资源足够抵消那些伤亡,就看你能不能依着我了!”费尔衮语气一转,杀机瞬间隐藏起来,两只眼神又是一片火红!

    “依着你又如何?”庄岚故作试探,费尔衮修炼的魔功极度依赖女色,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有处子之身供他享乐,被他用过的女子最多都活不过三天。

    “依着我的话,我会向其他掌老陈述利弊,不但免你的罪,还要给你嘉赏!”

    “哼,口是心非罢了,你真正的意图,只是垂涎这副**,等享用够了,就会直接杀掉,根本不会向其他掌老陈述利弊,因为这么大的伤亡,军部绝不会答应!”

    “放肆!老夫放你一条生路,你竟不知好歹!”费尔衮的心思被看透,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少督之位就是一个诱惑,可惜伊势劲雌看不透这一点,白白糟践了她的贞躯,虽然我对这个女人充满痛恶,但是你这种鬣猪更让人作呕!”

    “嗯?”费尔衮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异常,庄岚的语气如此怪诞,根本不像是伊势劲雌本人,而且从一进门,他就一直在拖延时间!

    “你是谁?居然敢戏弄老夫……”费尔衮来不及动怒,就已经发觉了不妙!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次来军部有意外收获,可以顺手杀一个掌老!”庄岚全力催动巫魂,向多尔衮发动毒魂咒!

    天蚩九诀之一的“毒魂咒”,在天蚩蛊进化出蹼爪的时候就可施展,只不过施展这种巫咒,还必须要有一种特殊的毒元,那就是魂毒!

    魂毒是极为稀有的存在,因为魂毒材料原本稀少,炼制魂毒的巫蛊就更稀有!

    天蚩蛊恰恰就是一种魂系战蛊,而且在绝阴谷中,庄岚收获了大量的罂骷花,那正是炼制魂毒的一种材料!

    毒魂咒能够无声无息,将魂毒渗透到对方魂海,一旦被毒力渗透,轻则丧失意识,重则直接毙命!

    费尔衮虽然是业匠强者,却也无法破解魂毒,他刚才被色心迷惑,疏忽了危机降临,庄岚的魂毒一层接着一层,往他的魂海深处不断渗透!

    当他察觉到不妙的时候,意识已经陷入麻痹,两只眼睛昏昏欲睡,一身修为虽然强大,却无法被调动和使用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?哼,没那么容易!”费尔衮的魂海眼看就要被毒力渗穿,意识也即将进入黑暗,但是在最后一刹那,他突然把自己的舌根咬了下来!

    剧痛让他的意识有了短暂的恢复,而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魔诀从他的指间浮现出来!

    庄岚连忙掣出巫幡,把九阴血猊从幡影中祭了出去!

    血影刚刚出现,魔炁就已经扑面而来,一声强猛的业炁冲撞,将他的身躯直接震飞,沿着虚空撞到身后的墙壁上,将庞大的防御禁制都撞得一阵巨颤!

    血迹沿着嘴角滴落下来,这一撞即使不死,也让他伤了七分!

    好在九阴血猊是晶级血幽,它挡下了绝大多数魔炁,挽救了庄岚的一条命。

    庄岚终于意识到,业匠级强者的实力,的确是不可逾越的,费尔衮刚才恐怕只使出了一成修为,就已经让他伤成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可是发出这一击之后,费尔衮也开始站立不稳,毒力在剧痛的作用下被魂力暂时逼退,此时再次蔓延过来,在整个魂海当中缭绕不息!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断舌歃血的一击,居然没有杀掉庄岚,而且一个淼境巫修,竟然能豢养晶级血幽!

    九阴血猊被皇燧所伤,一直没有恢复过来,刚才又承受了至刚至猛的一道魔炁,如今血相已破,短期之内再也无法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费尔衮摇摇晃晃,强烈的魂毒剥夺意识,让他无法调用业力,庄岚从地上缓缓站起,强忍着体内气血翻涌,向费尔衮步步逼近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”费尔衮突然发出狂笑,他失去了舌头,发出的笑声更像是鬼嚎,整个人犹如一只狂暴的野兽,在房间内横冲直撞!

    凭借九宫皇燧,庄岚原本有机会杀他,可是情形完全出乎他的预料,费尔衮全凭本能在激发自己的潜力,他虽然没有意识,但是强大的修为却在疯狂状态极力释放!

    于是可怕的一幕便出现了,费尔衮那鬣猪一样的肉躯,不断向外散发魔气,他的双手在不经意间,都能挥发出道道业力,这些业力毫无章法,但是只要被它击中,就足以令庄岚一击致命!

    数轮尝试之下,他始终无法靠近对方,对费尔衮发动一击,自己的处境反而越来越危险,若不是司空步善于躲闪,他在混乱的业炁当中根本坚持不了片刻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他自己的伤势也很严重,目前的局面,根本没有机会再杀费尔衮,只好用妙手破打开禁制,从房间内逃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