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章 伤逃
    “公主离开之前,有没有告诉你什么?”得知韩瑜安然离开,庄岚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她走得很匆忙,都没有来得及跟殿下告别,不过似乎料到了你会来,所以给你留了口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口信?”庄岚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她说要去找她母亲,在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找她母亲?”庄岚不禁深蹙眉头,韩瑜的母亲在十六年前就已经陨落,这是韩贤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而且奇怪的是,现在正值战乱之际,韩瑜理应回到京都,她为什么要去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?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一句?”他颇为费解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此一句,再无其它。”老妪显得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韩贤殿下呢?他有没有留下什么遗言?”

    老妪微一摇头,随后断续着道:“他似乎……知道公主去了哪里,我把口信告诉他的时候,殿下……露出了欣慰之色。”

    “欣慰之色?”庄岚来不及细想,连忙靠近气息骤弱的老妪,用血疗术向她体内注入业力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我时日无多,如果你想帮我,还不如送我一程,以免我继续承受这种痛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简直惨无人道,他们用魔功吞噬了你的业力,但却留下一丝生机让你生不如死?”庄岚目光中涌起一股愤怒!

    “我能活到现在,总算没有枉费遭受的痛苦,至少已经把……公主的口信传给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!”庄岚郑重发誓,随后催动梵娿天禅,将朴姨的灵魂推送到了轮回世界。

    之后他把尸体解下,将一只血幽附身到了它的体内!

    镜悉拟容术再次施展,蜕变回伊势劲雌的身份,将房间的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侍卫们瞥向房间,看到朴姨已被解开,并且紧跟在庄岚身后,连忙伸手阻止她道:“伊势大人,你不能带她走!”

    “反正都要死了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他漫不经心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掌老的命令,用魔功吞噬过的**,有一定几率发生异变,可以被炼制成为魔尸!”

    庄岚豁然一怔,目光倏闪说道:“现在它已经开始魔变,我正要把它带给掌老!”

    侍卫们面面相觑,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催动业诀,朴姨的**迅速浮现出一团浓厚的血色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们慌乱不已,它们根本分不清魔尸是什么样子,而现在的这具**,分明是不同寻常,因为在血炁当中,蕴含着雄厚的业力!

    朴姨的业力早已被吞噬干净,不可能催发出这种血炁,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**发生了魔变,所以才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血炁!

    “再敢阻拦的话,耽误了炼制魔尸的最佳时机,你们都要死!”庄岚厉声发出威胁。

    “伊势……大人,请!”侍卫权衡再三,终于还是放弃阻拦,任由庄岚带着尸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带着朴姨穿过甬道,但却没有前往任何房间,而是往行宫大门走去!

    卫兵们看着他的背影,心底的疑云更加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在行宫之内,伊势劲雌是权位最高的淼境兵士,即使她的行为违背了军部律令,也只能等各位掌老出关之后进行制裁。

    而庄岚之所以顺手把朴姨的尸体带出来,是为了找地方将她安葬,避免死后继续惨遭凌辱,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点慰藉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的进展出乎了他的预料,当他走到行宫大门的时候,一道强猛的威亚从身后传了过来!

    目光在刹那间骤然凝缩,他意识到有业匠级强者已经出关,并且正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!

    大门就在眼前,只要一步就可以走出行宫,但是他的脚步却不由得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把一个要死了的人带出去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森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庄岚默然转身,看到了一个极度夸张的身影!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费尔衮,尽管在伊势劲雌的脑海中有清楚的印迹,但亲眼目睹之后,还是很难让他将眼前这幅肉躯跟印迹重合!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种局面,是因为费尔衮完全就是一个怪胎,他身高不足三尺,体型却有五尺多宽,肥厚的肉身堆在一起,使人分辨不出这是一个人还是鬣猪,因为他全身上下,长满了密集的长毛!

    包括他的面部和双手,也都被长毛覆盖,使人看不出他的五官形态,只有一双犀利的眼神,从毛团深处不断射出道道幽光!

    “我正在……追查琅琊公主的下落,她是找到公主的唯一线索。”庄岚强做镇定说道。

    “特役兵不是已经查明,浮都城在沦陷之前,那个少公主就消失了吗?”费尔衮目光精湛,谈吐之间喷出一股浓烈的恶臭!

    “只是消失而已,并不能断定她已离开,韩贤的尸体就挂在城门上,但是一直都没有人敢取,如果把它放下来,或许会有人上钩!”庄岚冷静应对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少公主还潜伏在城外,等着给韩贤收尸?”费尔衮的那双眼神忽然一闪。

    “完全有可能,毕竟这是她的父亲,也是琅琊国的皇储!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用这个弼修能做什么?”费尔衮向朴姨看去,却没有看出什么破绽,因为潜伏在体内的那只血幽,跟兵娩的气息十分相似!

    “我把她炼成了斗弑俑,让她去把韩贤的尸体取走,然后直接出城,公主如果没走,就一定会现身!”

    “欲擒故纵?好办法!”费尔衮突然发出一声怪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安排,把城门上看守尸体的卫兵支开,做出一个疏忽的假象,让这个弼修把尸体取走。”庄岚顺势而下,企图摆脱他的纠缠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急,先进屋消遣消遣!”费尔衮淫笑一声,凑过来对着他一阵狂嗅。

    庄岚忍不住阵阵恶呕,这个费尔衮,实际上连伊势劲雌都对他深恶痛绝,因为正是他夺走了伊势劲雌的贞操,伊势劲雌用自己的贞洁,换取了特役兵少督之位!

    为了让伊势家重新崛起,伊势劲雌可谓是不择手段,即使把肉躯交给这个鬣猪糟蹋,内心也义无反顾,只可惜她所作出的牺牲,并没有让伊势家崛起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我房间!”费尔衮已是欲渴难耐,两只眼神几乎喷火。

    庄岚默然片刻,行宫门前还有许多侍卫在盯着他,其他的军部掌老也有可能随时出关,想要跑的话,根本没有一丝希望,因为费尔衮是业匠强者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