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三章 成名
    不过对于伊势劲雌的手法,有一个人看的更加清楚,那就是潜伏在人群中的庄岚。

    伊势劲雌的兵俑造诣,根本炼制不出斗弑俑,毕竟连万甲金俑的拥有者葛家,都炼制不出斗弑俑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因为除了兵俑造诣之外,还有不俗的诡术造诣!

    诡、伪、遁、隐是忍者的四大业技,而诡术是最为偏难的一门,精通者寥寥无几,伊势劲雌正是动用了其中的降心术,才能炼制出斗弑俑!

    此时的广场上,依然有数十万民众,他们没有子嗣,没有亲属,所以不受伊势劲雌的威胁,而且在这群人中,还有浮都城的全体法修,他们受琅琊国血誓所限,更不可能归降。

    伊势劲雌并不罢休,对她来说,让这些民众臣服只是第一步,她真正的目的是奴役他们,让他们为大昶国效力,可惜她是一介兵修,根本不懂得统治之道。

    要想最有效地驱使这群民众,最好的手段就是利用这群法修!

    所以当数百万民众已经屈服之后,伊势劲雌径直走到这群法修面前,目光中不无自负地道:“要想让一个人屈服,看来并不算很难,有些事往往比死亡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法修们盯着她无动于衷,此刻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就算被炼制成斗弑俑,大不了还是一死,并不是这群人不怕死,而是因为琅琊国的国业已经深入人心,它就像是一条河,如果河水干涸,其中的鱼再怎么顽强,也难逃必死的厄运。

    既然死亡是一个必然结局,那么也就无所畏惧,更不必在意是早是晚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足够的血晶可以抵抗你们体内的血誓,如果不想死,你们就归顺大昶国,今后的浮都城依旧属于你们管辖!”

    伊势劲雌说着,将一大堆血晶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这一幕再次出乎了所有民众和大昶兵的意料,这么多的血晶,让躲在人群中的庄岚都不禁暗吃一惊!

    而那些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法修,却有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!

    有了血晶,就不必在意琅琊国的效忠血誓,而且伊势劲雌的话颇具诱惑,因为这些法修只要归顺,就不需要成为奴隶,而是帮助大昶军奴役浮都城的平民!

    片刻之内,已有数十人从人群中走出,加入了伊势劲雌的阵营!

    只要不是奴隶,就依然还有活下去的价值,毕竟对一个法修来说,一个旧的国体坍塌,再效忠一个新的法度,在职奉上根本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则是,背叛了琅琊国血誓,这些法修就成了奸逆,从此是整个琅琊国的公敌!

    蝼蚁尚且偷生,这些走投无路的法修,在伊势劲雌的诱迫下,纷纷放弃了曾经信守的法度,投靠到了大昶军的阵营!

    伊势劲雌并未食言,她全部接收了这些降服过来的法修,因为要吞服血晶,所以不可能让他们再对大昶军递交血誓,这群人也就不必成为奴隶,但是为了让他们彻底死心,伊势劲雌让他们亲手屠杀掉剩下的这数十万民众!

    誓死不愿降服的这几十万人,同样有法修存在,这个时候,能将琅琊国的效忠血誓放在自己的性命之上,足以令隐藏在人群深处的庄岚为之钦佩!

    面对这些人群,那些降服了的法修,也不由得有些颤抖,屠杀曾经跟自己是同一国度的平民,有些人甚至于还是他们的至交,这种情景无论对谁来说,都是无比残酷的!

    “既然归降了,就要跟之前一刀两断,你们还在犹豫什么?”伊势劲雌的声音冷酷而又严厉,催促这些法修尽快动手。

    法修们于是掣出法玺,向对面的人群走去,广场四周已被密集的阵石笼罩,所有民众被困在其中,只能任由这群法修宰割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们想要大开杀戒的时候,庄岚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伊势劲雌的目光随之投射过去,因为这个人的身份格外引人瞩目,他身上的业装镌刻着的是侠者职纹图案!

    “哼,你是想投降呢?还是为这群战俘出头?”伊势劲雌对这个侠者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庄岚淡然回答,语气和气势分明跟伊势劲雌是对立的。

    “哼,现在这种局面,并不是区区一个侠者能够扭转的,你想要出风头的话,就是痴心妄想了。”伊势劲雌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需要成名,从而为琅琊国树立起一个信仰。”庄岚漠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信仰?哼,想要当英雄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!”伊势劲雌露出一丝佞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任何一个侠者,都是要用鲜血来铸就自己的名望,而我的侠名,就要从这里开始!”庄岚的声音突然充满豪情壮志!

    “哼,真是不自量力,就凭你区区一人,有什么能力跟整个大昶军为敌?”伊势劲雌愈发觉得好奇起来,这个侠者只有淼境三层,即使跟她单独交手,都未必有取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永远也不要低估一个侠者的潜力,因为你想象不到这种力量究竟有多大。”庄岚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剑,但是这把剑实在太小,它更像是一把飞刀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热衷于成名,那就去死吧!”伊势劲雌对庄岚的狂妄无比反感,下令手下的特役兵向他攻击。

    一百多个特役兵于是合围而来,实际上这群特役兵无比自负,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兵修当中的佼佼者,而且有些人的修为还远高于庄岚,所以对付他根本没有必要兴师动众。

    于是这群人合围的时候,根本没有组合兵阵,而是以单兵状态向他靠拢,所有人都以为,这无非是一个虚张声势的侠者,他这么做只是想死得庄严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一幕,让广场上数百万的旁观者,纷纷惊得瞠目结舌!

    一百多个特役兵在接近他面前三十丈之后,可怕的死亡便降临了,所有人只能看清他手中的剑光一闪,一百多道剑气就像是同时爆发,分射向不同的目标!

    剑光留下的轨迹完美得令人窒息,没有人能躲开这种瞬息既至的速度,而偏偏它又精准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,以至于直到剑光熄灭,这一百多个特役兵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中剑!

    他们的咽喉已被剑光穿透,但是脚步却依然在向庄岚靠近,当血水从伤口喷涌而出的时候,茫然和恐惧才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浮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