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八章 报仇
    “现在去浮都城,岂不是危险得很?”余小阔尽管知道庄岚手段高强,却还是由衷地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就算龙潭虎穴,我也必须要去,因为我必须要找到公主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此时的浮都城,有许多业匠高手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庄岚语气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到京城等你!”余小阔回道。

    庄岚微一点头:“这些民众无处可去,唯一的方向就是京城,你跟着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,因为敌军刚刚攻破浮都,必须要有一段时间的休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在京城见,我会在大邺城最大的厨坊等你,如果有意外,沿途我会留下四海盟的特有标记,顺着标记就能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国难当头,我们各自保重!”庄岚跟他道别,急匆匆地往浮都城疾步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依然能遇到仓皇逃窜的民众,他们分批而行,尽量以扇形的方向向外扩散,这样即使有敌军追赶,也不至于被围起来全歼。

    可是数以万计的人群当中,唯有庄岚是逆流而行,他不断拦住人群询问韩瑜的消息,却始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争相逃命,几乎没有人愿意搭理他,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业徒境界的丐修,就算在平时,也很不受人待见。

    越是没有韩瑜的消息,他越是心急如焚,于是更加拼命地向前飞奔,直到进入了浮都山脉的脚下,仰望着高入云天的浮都城,目光中充满了出离的愤怒!

    近百丈高的城门上方,悬挂着一排尸体,这些尸体全都是琅琊国戍军将士,其中大多都是业士,但也不乏业匠强者!

    而其中最令人瞩目的,是一具中年儒士的尸首,这个儒士不是别人,正是琅琊国皇储——韩贤!

    数百具尸首悬挂在城门,既是对琅琊国的羞辱,又是一种震慑,尤其是韩贤也不幸罹难,对于琅琊国的士气具有致命打击!

    城门上空依旧有庞大的业气波动,那是强大的防御禁制被摧毁之后所引发的动荡余波,城墙上已经千疮百孔,不时地有墙体轰然倒塌,剩下了高低不平的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“投诚不杀,擅逃者——死!”

    正观望的时候,从山门处突然跑出来一群平民,但在他们的身后,有一群琅琊国士兵紧追不舍!

    民众有数百多人,琅琊国士兵有几十个,他们穷凶极恶,追上一个就杀一个,被追上的民众虽然奋力反击,可惜全然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庄岚就这样站在路边,当人群经过的时候,他也迅速混进去一起逃窜,并且渐渐落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那群敌兵很快追了上来,可是就要举刀杀向庄岚的时候,坚实的地面突然变得松软如水,所有士兵全都陷入到泥淖中不能自拔!

    这是贤农要诀中的涣壤术,此时的庄岚已是业士修为,涣壤术的威能跟之前自然截然不同,尤其在强大的土系灵感加持下,足以令陷入其中的士兵瞬间凝固!

    民众们正在疯狂逃命,见到敌兵被困住之后,纷纷大喜过望,不需要庄岚动手,一起围上来把这群敌兵就地斩杀!

    这些兵士只有业徒修为,单打独斗也未必是普通民众的对手,但是一旦使出兵阵,民众们就只能任其宰割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陷入了泥潭,杀起来易如反掌,民众们似乎对他们恨之入骨,即使是杀死了之后,依然还是咬牙切齿,忍不住在尸体再跺上两脚!

    其他人继续向远处逃命,只有一个女弼修不肯离开,对着这群尸体疯狂践踏,并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庄岚俯下身问道:“他们已经死了,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还是快逃吧。”

    “逃?逃到哪里?我已经举目无亲,连我的主人都被他们杀了!”女弼修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人是谁?”庄岚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长今郡主。”女弼修哭的更加伤心。

    “郡主?浮都城领主的千金?”庄岚突然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嗯,领主不幸战亡,浮都城随之沦陷,长今郡主花容月貌,惨遭敌军玷污,为了捍卫自己的贞洁,最终自杀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畜生!”庄岚暗暗咬了咬牙,他现在终于明白,这个女弼修为什么对敌兵如此痛恨,与此同时,他更加关心韩瑜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敌军并不罢休,他们还把领主的尸首挂在城门上,以此彰显他们的威严!”女弼修继续道。

    庄岚仰头看向山顶:“那具业匠级强者的尸体,就是浮都城领主车凌霄?”

    “正是!跟它靠着的那个……则是皇储殿下!

    庄岚暗暗攥紧了拳头:“车长今也是业士修为吧?居然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她是兵修,怎么能率先逃命?”

    庄岚肃然颔首:“巾帼烈女,仅凭这一点,就足以令人崇敬!”

    “浮都城沦陷之后,那些敌军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有姿色的女修更是难逃魔爪,郡主还有自杀的能力,大多数人被捉住之后,都是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有没有听说过韩瑜公主的下落?”庄岚终于提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韩瑜公主?我倒是认识,她来找过郡主几次,不过皇储和公主并不住在郡主府,而是住在特设的行宫,韩瑜公主的消息,我们这些下人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行宫?是琅琊王室在浮都城设立的独立宫苑?那么掌管宫苑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皇室指派的人亲自打理,管家是一个姓朴的肥婆,我们都叫她朴姨,每当皇室派人前来巡查城防的时候,我们都要过去帮忙打扫行宫。”

    “朴姨……”庄岚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之所以能逃出来,就是奉郡主之命去行宫报信,可是回来的时候,敌军已经攻破城门,随后皇储殿下和领主战亡,而郡主也随之遇难!”

    “你去报信?没有见到韩瑜公主吗?”庄岚急切地问。

    女弼修摇摇头:“行宫不允许外人进出,我只把消息告诉了朴姨,让她带着公主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庄岚再一次抬头:“山顶上那个衣衫不整的女兵,就是车长今郡主吧?”

    女弼修忍不住颤抖:“正是!”

    庄岚的目光突然变得沉浑:“放心,我一定会为她报仇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