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屑
    “责任?”余小阔再一懵神。

    庄岚颔首道:“不错,责任无处不在,尤其是国难当前,每一个人都要有同仇敌忾的决心,否则国破家亡,你还能自由自在地乞讨吗?”

    “国破家亡,恐怕连命都没了,还怎么去乞讨?”余小阔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实际上你并非一无所有,人最为珍贵的财富是自己的性命,任何人想要剥夺它,就必须要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……很有道理,我之前为什么没有想过?”

    庄岚:“因为你不需要去想,没有战乱的时候,乞丐本就无忧无虑,谁会去惦记一个乞丐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!”余小阔若有所思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但现在情况不同,一旦国破家亡,所有人都要成为奴役,生杀予夺的大权掌握在敌国手里,我们再也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就是这个道理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所以每一个人,都要有精忠报国的责任,你之前的责任或许只局限于四海盟内部,现在却要提升到全新的高度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小庄兄,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?”余小阔由衷地问道,他明白这种胸怀跟修为无关,一个人是自私、狭隘,还是博仁、大义,跟修为境界根本没有一丝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读了许多书,才明白了这些道理,一个真正的强者,他绝不会放任自己的国土让外敌欺辱,即使自己没有能力挽救局面,但也绝不会坐以待毙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!”余小阔悻悻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以你的经历,难道还不满足心境的高度吗?”

    “心境是没有止境的,跟你相比,我还差了很多!”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跟同龄相比,你的心境已经很强了,否则也不可能在业徒境界,就修炼出世相丐轮!”

    “但你不是更厉害?比我只大了两岁,却已经是业士三层!”

    “所以嘛,你要加把劲儿,到我现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超过我!”庄岚再次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根本不可能,不过我一定要争取不被你落得太多!”

    两个人边说边走,天色渐渐大亮起来,穿过连绵的荒林和丘陵,远远地看到了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余小阔有种本能的信念,每到一个地方,都想要进去乞讨。

    “潍安城,无昌郡没有郡城,各种大小坊城却有数十个。”庄岚回答道,他对琅琊国的地图早就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也太小了,连一座县城都不如!”余小阔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坊城嘛,顾名思义,就是除了坊市没有什么特殊建制,一个小村落、一个小镇,都能成为坊城,不过这个潍安城可不简单,它不是普通的坊城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因为这是琅琊国边界,潍安城是通往外境的枢纽,各种黑道和不法商队都会在这里落脚,甚至于就在这里进行地下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们要去大邺城必须经过这里,除非用飞筝或者绕行,但那就太费时间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用绕行,因为我正要找一个地方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两个人说着,渐渐地向城区靠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浮都战场,那才是前往大邺城的必经之路,可我现在对战事状况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这里距离浮都不远,应该会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两个乞丐就这样相傍而行,走到了潍安城门前。

    如此简陋的城关,几乎没有任何禁制,就连看守门户的侍卫,也不是正规的军士,而是两个虎背熊腰的痞汉,并且还都坐在门前打盹儿!

    两个人默视一眼,正要从城门中间穿过去,两个痞汉却突然醒了!

    “哪来的叫花子?滚!”

    这一声厉喝,让他们的脚步被迫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,打搅了两位的好梦,实在是抱歉……抱歉!”余小阔满脸堆笑,多年的丐修阅历早已让他学会察言观色,每一种人,都要用不同的方式面对。

    “好梦?哼,真是无知,老子修炼的是睡意守心功,需要用足够的睡意,来奉养体内的痞煞!”

    “睡煞?”庄岚喃喃地回了一句,他现在把修为掩饰到了平纹境界。

    “嗯?你似乎对痞煞有所了解?”

    “皮毛而已,我只是一个乞丐。”庄岚尽量保持低调,他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要想进城乞讨,必须先交门丁税!”

    “门丁税?”庄岚和余小阔面面相觑,暮澜城那么大的郡城,都没有设置所谓的门丁税,这个地方如此偏僻,摆明了是把人往外赶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是潍安城的规矩,没有钱的话,就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潍安城人来人往,定居的人口虽然不多,但每年经过的过客,至少也有几百万,如果都不交税,岂不是少了一笔收入?”

    两个痞卫粗声糙气,很不耐烦地向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是乞丐,根本没有钱啊?”余小阔收起笑意,换成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钱,因为乞讨而来的钱,除了自己所需之外,全都分给了四海盟的其他乞丐,并不是所有的乞丐,都有能力讨到自己所需的衣食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,没有钱,就赶紧滚!”痞卫开始对他动怒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庄岚拦住了正要开口的余小阔,这个时候,再乞讨下去也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一人三百,在城里可住一年!”痞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三百?!”余小阔瞠目结舌,如此高昂的门丁税,明显是故意把人拒之门外!

    “我们只住一天,需要多少业币?”庄岚冷静地问道,他的身上实际上也没有平纹业币,所有的平币都被聚合成淼币了。

    “哼,真是两个蠢货,想进这个城门,必须要交三百业币,不管你住几天!”

    “想长久住的话也没关系,但是每年都要交三百业币的门丁税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岂有此理!”庄岚暗暗骂道,这根本不是乞丐该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滚吧!潍安城从来不住穷人,你们这种叫花子也没有资格进城!”痞卫十分不屑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