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五章 墨线
    韩贤临走之时,带了一张庄岚亲手书写的信灵帖。

    信灵帖的传播距离原本没有这么远,然而韩贤和庄岚都是儒修,在双重墨纹的交叠下,它的感知强度也就递增数倍。

    当韩贤启动飞筝之后,就触发了信灵帖的墨纹禁制,远在暮澜城的庄岚,瞬间接收到了这道信息。

    于是他向身旁的邝世和月姬微一点头,意思是韩贤已经离开,他们可以全力撤退了。

    月姬于是掣出月殇琴,悠扬的琴音随即弥漫,浓重的音炁在空中激荡,令围绕在四周的大批民众缓缓后退!

    而就在人群渐渐稀疏的时候,庄岚分明觉察到了一道清晰的印记在附近出现,但就像是惊鸿一瞥,还没有捕捉到它的位置的时候,他已经撤出了庄岚的感知范围。

    那道印记,正是大裁决术的业罪标记,它的出现,意味着安禄京刚刚来过这里!

    月姬和邝世两个人紧随庄岚左右,安禄京根本没有一丝机会出手,因为就算他的浑天系魔术能够击中庄岚,但自身的位置也要暴露,而只要他出手,月姬和邝世当中的任何一个,都有把握在一招之内将他格杀!

    所以对他来说,时机还远远未到,因为即使韩贤走出暮澜城,也还是无法躲开潜伏在城外的众多高手!

    但安禄京所追求的,依然是在城内刺杀韩贤,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皇储,所引起的震撼远比在城外围杀胜过百倍,这个消息一旦传遍各城,琅琊国的斗志也就瞬间瓦解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作为刺客,安禄京的这次刺杀如果得逞,那么他的名字将会永垂青史!

    同时,安禄京也是国士社的精英,为了完成刺杀目标,在最为关键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牺牲性命,而一旦完成刺杀,就算他不幸身亡,也足以光宗耀祖于大昶国的安禄家族!

    随着安禄京身上的业罪标记一闪而逝,四周的民众也渐渐清场,尽管他们迟迟不肯离开,但是皇储的威严不可冒犯,韩贤要想出城,谁胆敢阻拦他就是对皇威的巨大挑衅!

    现在这种局面,庄岚如果退回到风月轩将会安然无恙,然而那样一来,王储的形象将会一落千丈,尤其是他刚刚发表了一场气势恢宏的宣演,一个不屈不挠的王者形象已经深入民心,这时候如果退缩,今后很难再取信于民。

    另外一种途径是撤掉镜悉拟容术,这样便不会有损皇家威严,但假扮皇储愚弄民众,则会激起数百万城民的愤慨,到时候根本不需要安禄京出手,他也会被这些不明真相的民众乱棍打死。

    这两种方法都不可行,那么摆在面前的路就只有一条,他要在数百万民众的注视下离开暮澜城,等到了城外之后,再使用隐术和遁术逃避国士社的追杀!

    “殿下,请!”邝世已经掣出飞筝,飞筝的正前方镌刻有琅琊国的国徽标记,寓示着飞筝的驾驭者是琅琊王室的人,其他业修如果在空中跟它相遇,必须提前避开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刚要抬步,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人群中突然传来,紧接着是第二声、第三声、第四声……

    他目光骤然一紧,循着惨叫声看向人群的时候,地上已经多了十几具尸体!

    “刺客,有刺客!”民众们开始惊慌失措,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!

    “可恶!”庄岚暗暗咬牙,国士社没有机会刺杀他,却开始对这群无辜平民动手!

    当着皇储的面刺杀民众,这不但是对琅琊王室的挑衅,更是明目张胆的威胁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庄岚的脚步不得不被打断,因为他绝不能对眼前的一幕视若无睹,就算明知停下来会有性命之忧,就算他不是韩贤的替代者,在这种局面下他也绝不会离开!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就职了侠者,侠者的信念是胸怀天下,而不是苟且偷生!

    惨叫声继续传来,民众们越是慌乱,刺客就越容易得手,而被杀的人越多,又会造成更大的恐慌!

    眼看场面即将失控的时候,庄岚向月姬和邝世互相对视一眼,他们顿时领会了他的意图,随后撤回了琴音和飞筝,向那群慌乱的民众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靠近,民众的慌乱情绪渐渐平息,而被刺杀的人也开始减少并迅速绝迹,但是无声的威胁也在悄然逼近,因为作为侠者,有种本能的直觉能够探查到这种气息!

    这种本能直觉就是侠者中的著名业术,魄相叠映!

    魄相叠映施展之时,通过侠魄中的业力外放能够感应到四周的敏锐气息,一个人的七魂六魄在某个时刻具有特定的魄相,如果他的心中充满杀机,那么魄相中的杀气就会被魄相叠映探测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通过侠魄还能够探测到一个人的本性善恶,这是因为一个人如果作恶太多,他的业力在七魂六魄中会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,魄相叠映就可以很轻易地把他的善恶一眼看透!

    庄岚的侠魄目前是空的,但不影响他用业力施展侠术,对一个侠者来说,使用魄相叠映分辨善恶是最基本的一项能力,否则在出手的时候,很容易被表象迷惑。

    如今四周的魄相气息,表明有大量的杀机混杂在普通民众当中,而且随着他的接近,这样的魄相还越来越多,魄相所蕴含的杀气也越来越浓烈!

    当走到第一具尸体的时候,他的脚步停了下来,这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的尸体,刺客选择这样的目标进行下手,既表明了他们的惨无人道,又是以这种手段来引起民众的注意,从而激起更大的恐慌。

    伤口位于尸体的背部,一道可怕的业炁直接刺穿心脏,业炁在身上留下的伤口可以看出,它是被指笙所伤!

    指笙是最为常见的刺客业器,它强大的刺击能力几乎可以穿透任何同阶防御,所以不出手则已,出手就是一击致命!

    庄岚俯身下去,一团无声的怒火在双眼当中熊熊燃起,随后他蓦然出手,一道浑厚的墨线从指尖上射出,向尸体上的伤口渗透下去!

    无数民众在四周静静观望,却猜不透他此举的意义何在。

    然而片刻之间,他的指诀突然回转,渗透到伤口当中的那缕墨线,也宛如灵动一般退回体外,以墨圈的形式在空中汇聚出一个诡异的图案!

    月姬的琴音随之响起,低沉的音律似乎在表达一种哀叹,也是对逝者的感伤和悲切,但是除此之外,它更大的作用是融合了庄岚刚才的那道墨线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