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八章 见面
    “坐在我身边的这位,就是少公主韩瑜,谁要是能打动她,谁就会被选为少驸马!”月姬继续宣告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选法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限制?”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,到时候可不要反悔!”

    人群中此起彼伏,成为琅琊王室的驸马,即使不能平步青云,至少也会富甲一方,没有人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条件限制,公主的问题有三个,回答得最好的那个人,就会被公主选中,成为最后的胜者。”月姬巡视全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人群开始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月姬于是看了一眼韩瑜,只见她从袖袋中取出一张檄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月姬扫过一眼之后,目视全场说道:“第一个问题,韩瑜公主出生于哪一天?”

    全场顿时一阵错愕,这么简单的问题,多数人偏偏答不上来,但是琅琊王国的历史却是有据可查的,只要仔细推算一番,就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但是时间是有限的,月姬规定在十息之内,准确回答问题的人才算入选,而在这十息当中,她的琴音一直在响,整个风月轩的看台,全都被琴音笼罩!

    回答问题的人此起彼伏,但绝大多数都是胡乱猜测,因为如果仔细推算,十息时间根本不够!

    琴音停息之时,数百万人的看台上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很紧张,没有人不期盼着自己会被选中。

    但可惜事实是残酷的,能准确说出韩瑜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出生的人,只有区区三百多个!

    这三百多人的回答,都被月姬的琴音记下了痕迹,她能够准确地把这些人从人群中选出来,让他们进入了乐场!

    没有猜中的人无不垂头丧气,这三百多个幸运者则成了全场的焦点,谁能成为最后的驸马更是激起了数百万民众的兴趣!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如果要送一件礼物给韩瑜公主,你会送什么?”月姬对场上的三百多人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简直出乎意料,因为它实在太简单了,简单得几乎没有答案,所以回答的人也就五花八门!

    “我要送公主最好的美食!”这是厨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要为公主建造一座最富丽堂皇的宫殿!”这是一个工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要给公主全天下最美的珍宝,给她数不尽用不完的巨额财富!”这是商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要为公主培育一棵全天下最美的花!”这是一个农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要统领百万雄兵,时刻守护在公主身旁,让她安然无忧!”这是兵修的回答。

    三百多人每个人依次回答了一遍,公主一直面无表情,直到庄岚开始回答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想送给公主一块乌熏芳墨,让她写出天下最美的诗文,因为公主是个儒修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哄笑,乌熏芳墨虽然名贵,但是跟其他人的礼物相比,简直微不足道!

    然而乌熏芳墨出口的刹那,一直保持平静的韩瑜突然间呼吸急促,只不过她戴着面纱,除了身旁的月姬之外,没有人察觉到异样。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恰恰也是儒生打扮,但是他相貌平凡,没有人认得他是谁,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,用乌熏芳墨来讨好公主,更显示了他目光短浅,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!

    但是结果出乎意料,公主选择了十三人作为这一轮的优胜者,其它人全部被请出了乐场。

    而这十三个人当中,就包括着庄岚!

    迄今为止,这十三个人的名字还无人知晓,公主似乎不在意他们的身世,也不在意他们的职业,更不在意他们的修为,只在意是否有人能打动她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在你的记忆中,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?”月姬徐徐问道。

    三个问题,全都是莫名其妙,就算是普通人家选婚,也绝不会这么潦草,更何况这还是琅琊王室的少公主,所以现场的民众纷纷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最难忘的事,就是跟韩瑜公主大婚的日子,当然这要公主选了我才行!”

    “最难忘的就是今天,公主选我当驸马的那一刻!”

    “最难忘的就是见到公主的那一刻,这一辈子再也忘不了!”

    “最难忘的就是公主出生那一天,因为我也是那一天出生的,这叫做缘分吧?!”

    十三人一一作答,但全都做着春秋大梦,台上的韩瑜也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当轮到庄岚回答的时候,他远远地看了一眼韩瑜说道:“我最难忘的是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“噢,是什么诗?可否念来听听?”月姬忽然充满了兴趣,因为刚才他说乌熏芳墨的时候,月姬已经觉查到了韩瑜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叫中阳别,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儒生写的。”庄岚说罢,便开始朗诵这首诗!

    诗音在广阔的乐场上空回荡,所有人听完这首诗之后无不连连摇头,这既不是旷世名篇,又不是什么鸿篇巨著,只是描述中阳节分别的一首诗,虽然流露出一份伤感,但却不足以令人永世难忘,更不可能打动公主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完全相反,当听到中阳节三个字的时候,韩瑜的呼吸已经完全混乱!

    随着诗音响起,每一个字飘在耳边,韩瑜的眼中就多出一抹泪光,这首诗除了庄岚之外,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听过,那个人就是韩瑜!

    集贤书院分别之时,庄岚给韩瑜写的那首诗,就是中阳别!

    “恭喜,你被选中了,请随我来吧!”在众人的瞠目结舌当中,庄岚被月姬带进了内阁,其它的人全都被请出了乐场,不过他们也并非一无所得,而是获得了一笔价值丰厚的业币,算是对落选之后的一点安慰。

    韩瑜提前一步离开乐台,当庄岚跟随月姬进入内阁的时候,见到的是三个人!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果然来了!”韩瑜一见到他,就难掩兴奋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来!”一进房间,他便撤掉了拟容术,恢复了自己的原本面貌。

    而除了韩瑜和月姬,其它两个人他从未见过,尤其是那个侠客。

    “用这种方式跟你见面,实在是迫不得已,我是瑜儿的父亲,也是外面所称的皇储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殿下!”庄岚连忙施礼,韩贤他实际上见过一次,就是在集贤书院跟韩瑜分别的那一天,但因为距离太远,他没有看清对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