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二章 对手
    墓碑的基座上,还有一道皇纹衬托,这俨然就是琅琊王室的象征!

    跟之前四百层所不同的是,眼前的墓碑并不在虚域之内,而是一座真正的墓碑,只不过它的位置,恰好就是整个迷宫的终点!

    打开这座墓碑,就彻底离开了迷宫,同时也就进入了琅琊王室的韩塚,整个虚域的镜像,就是从墓碑上投射出去的!

    墓碑的投射方向,原本是笔直向前,但现在却被旋转了一个角度,所以整个虚域也就发生扭曲,虚域秘纹在剧烈的扭曲下已然失效,致使业场中的所有赛手全被困在了里边。

    要想挽救这些赛手,就必须修正墓碑的角度。

    盗赛中的所有人除了庄岚之外已经全部罹难,但其它职赛还有数以万计的人可以拯救,因为所有的赛区,都是建立在盗赛迷宫上的,他们的进度要有一定程度的滞后。

    然而要想修正墓碑的角度,用蛮力根本是不可能的,因为墓碑上承载了整个虚域的庞大体重,即使拥有万钧之力,也休想撼动它分毫!

    不过,所有的墓碑都是用禁制来固定,只有通过推动禁制,才能让这座墓碑归位!

    而这座墓碑的禁制,就是上面镌刻的“韩塚”二字!

    然而棘手的是,“韩塚”这两个字是用淼级秘纹镌刻而成,业徒境界的庄岚想要推动它,无异于徒手推动一座山那么困难!

    所以他在墓碑前矗立很久都没有动手,如果只是破解禁制,用妙手破和体内的业燧轻而易举,但是现在是要修正,一切蛮力的手段都无法令墓碑归位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深刻意识到,入侵业场的那个人就是在墓碑上动了手脚,这无疑切断了琅琊王室的墓藏风水,浩瀚的元炁在密闭的空间无法流转,当积蓄到一定极限的时候,国玺内部的业献将会失控,就像是一个走火入魔的人,会被自身的修为反噬而死!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却依然没有绝望,因为他记得妙虚子离开暮澜城时,跟他说过是要去太坤墓群!

    数月之前,太坤墓群就已经出现异动,妙虚子作为琅琊王室的御煌苑成员,必然要前往墓群查探究竟,那么此时此刻,他一定也在太坤墓群当中。

    太坤墓群,并非只有琅琊王室一座皇陵,而是深藏着牧野甚至古野时代的众多巨冢,所以它才称为墓群,只不过琅琊王室的墓藏,是太坤墓群的风水中枢!

    琅琊王室凭借墓群当中蕴藏的庞大风水,来维持国玺中的业献和皇脉,而获得业献的直接方式,就是每年一度的业星大赛,对于一个王国来说,国徽的等级决定这个国度的实力和繁盛,一旦丧失了风水,皇脉也就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如今的琅琊王国,堪称是内忧外患,大昶国悍然发兵,而且势如破竹,琅琊王国赖以奠定基业的皇陵,如今又遭受侵犯,一场难以预料的危机,正在笼罩着整个国土!

    “天经浩渺,圣书琅琊,千秋世儒,善国善业。”庄岚默诵着琅琊赋六极皇经的名篇,他不相信风雨飘摇的琅琊国,这么轻易就走向覆灭。

    随后他目光深沉,混阳诀凝聚起全身血力,向“韩塚”两个字用力推去一掌!

    一声低闷的嗡响随之传来,墓碑纹丝不动,他的手臂却被震得一阵酥麻。

    徒劳无功的结局,原本就在预料之内,但是他却没有停止,而是继续催动混阳诀,向“韩塚”上发出了第二击!

    沉闷的声响继续传来,一直到七百多掌之后,他的掌心已经渗出了血丝!

    绝望的阴影似乎开始笼罩头顶,但是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却突然闪现出一抹异彩,因为他知道,奇迹终于出现了!

    所谓的奇迹,就是在墓碑上的“韩塚”二字,正在闪动着微弱的业息!

    哪怕是一丝微不可见的业息,在此时也是黑夜当中的明灯,它不但燃起了希望,更是为庄岚指出了前进方向!

    “师父,你果然也在!”庄岚情不自禁地攥起了手掌,刚才的那七百多掌,击中在墓碑上虽然纹丝不动,但是它所传出的声音,却能够穿透到对面的皇陵!

    对面的情景是什么样子,庄岚无法想象,但是妙虚子只要听到他的传信,就一定会得到启示,皇陵中的禁制必然非同小可,即使是妙虚子,也有可能被困在其中,但是庄岚的声音,却同样能为他指引方向!

    于是神奇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,庄岚和妙虚子就像是黑夜中的两个人,他们用各自的方法向对方发出提示,最终走到了一起!

    只要妙虚子来到这座墓碑前,想要打开它就变得轻而易举,因为妙虚子的修为是业士境界!

    不过凭妙虚子自己,依然无法转动禁制,因为在他那一面看不到“韩塚”,然而庄岚却可以,他把业力灌输到“韩塚”当中,以妙手破的独门手法做引导,让妙虚子能够清楚感受到它的运转轨迹,淼级业力也就源源不断地渗透到了禁制内部!

    顷刻之后,随着一阵嘎嘎脆响,沉重的墓碑徐徐旋转,侧过了一个扇形偏角之后,“啪”的一声回到了它的原本位置!

    同一刹那,被扭曲的虚域空间传来一阵剧颤,所有赛手终于能够从业场当中自由撤出,而这时候,墓碑的背后也露出了整座迷宫的出口!

    庄岚一步跨出,在一片汹涌澎湃的炁晕当中,见到了妙虚子的身影!

    然而让他吃惊的是,此时的妙虚子已经倒在血泊之中!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庄岚面色苍白,他此时才注意到,妙虚子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封闭的墓室,在这座墓室当中,有成千上万座完全一样的墓碑,若不是他那七百多掌,妙虚子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韩塚!

    “快走……这里是阴阳界门,一旦脱离虚域,你就会被传送到皇陵!”妙虚子强忍剧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……”庄岚看得出伤口是崭新的,但却是致命的,然而在这个封闭空间中,根本没有其他人在。

    “别管我,快走!”妙虚子几乎是拼尽全力发出命令,他绝不允许庄岚靠近他,因为那样他就离开了虚域。

    “谁?是谁要杀你?”庄岚终于意识到危机所在,内心的愤怒却无从发泄,因为他是在虚域之内,所以察觉不到那个潜在的对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