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六章 祭品
    “葛家的业宝,当然要在我身上。”庄岚冷声回答,暗中却突然催动内诀,借以引发尹丑体内的血誓禁制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尹丑忽然间意识到,他的血誓原本早就应该有所触发,因为只要跟葛江交手,无疑就违背了血誓信条,但实际上直到现在,血誓一直没有动静!

    造成这种现象的唯一原因,就是他面前的葛江不是真的,而是一个冒名顶替者!

    但这个葛江如果是假的,又怎么解释他用乱霄星诀转移万甲金俑,而且还能用乱星斩激发兵符内的血誓?

    尹丑陷入慌乱中难以自拔,实际上一开始他就被一股惊慌所笼罩,所以无暇思考种种细节,而现在受到血誓的冲击,更加有些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在他遭受血侵的时候,那几个兵尉再次合围上来,组成阵列向他展开了攻势。

    尹丑狞笑一声,从袖袋中急忙取出一只玉瓶,并仓皇着打开了瓶口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有血晶,你才敢肆无忌惮地迫害葛家,但现在应该血债血偿了。”庄岚的声音再次响起,但语气中带有明显的清冷。

    “哼,葛门四子已经陨灭,无论你是不是葛江,都挽救不了葛家即将衰亡的局面!”尹丑有血晶在握,显得无所畏惧,他恶狠狠地说完,张开口就要把血晶吞服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机会了,任何踏入到异国领地的侵略者,都要为此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庄岚话音未落,一道强猛的魂炁悄无声息地射了出去,魂炁经过青瓷诀的加持,并蕴含着一缕难以觉察的皇燧!

    九宫皇燧原本是尤仑融合到血魂中的强大燧焰,天蚩蛊吞化了它的分魂之后,这缕皇燧也就融合进了庄岚的魂海当中,魂炁攻击无声无息,皇燧蕴含在魂元当中,也就同样无可察觉。

    尹丑将瓶口已经递到了嘴边,然而炁魂咒的攻击让他猝不及防,以他的修为,原本不至于受到过度创伤,因为随着修为提升,魂力强度也会随着一起递增,即使是一个巫师,也很难用纯粹的魂炁击败一个高于自身一个境界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魂炁当中,加持了一道青瓷诀!

    将工修业术融合到巫咒当中,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这一种,而且更可怕的是,这道复合业术还蕴含了一缕燧炁,魂炁的属性还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九宫皇燧!

    剧烈的灼痛从魂海当中骤然传来,业徒强度的魂炁,在业士级别的魂海当中竟然激起了一片狂涛,尹丑的魂念在这股剧烈的冲击下甚至于出现了一丝裂纹!

    玉瓶从手中滑落下去,但还没有来得及掉到地面,就被一道突袭而至的业气凌空击碎,玉瓶内的血晶也随之溃散成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这出其不意的一击,彻底葬送了尹丑的依仗,但也暴露了庄岚的真正实力,因为他的乱星斩虽然毫无瑕疵,但是催动乱星斩所使用的业力,只有平纹强度。

    葛门四子之一的葛江,怎么可能仅仅是业徒境界?

    尽管青瓷诀能够提升炁纹强度,但毕竟只是瞬间,而且在真正的业士面前,是根本隐瞒不住的,他的乱星斩一出手,修为境界也就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尹丑已经从昏聩当中恢复过来,魂炁的攻击在他魂海当中留下了沉重的创伤,但并不影响他的业术实力,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,不利的局面完全能够让他孤注一掷!

    “你果然不是葛江,一个业徒有如此可怕的手段,究竟是什么来历?”尹丑目光如火,但声音中透出明显的虚弱,魂炁的攻击再次印证了一个事实:巫师的可怕永远超出于对手的想象!

    “任何一个人,经过十二年的内念封闭,业力在体内无法运转,也会逐渐沉寂下去,再加上你惨无人道的弼承术,用银针在我身上映射业诀,业元日复一日地消耗流逝,修为自然也就不复当年。”

    庄岚要用葛江的身份击败尹丑,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假的,否则葛家的这几个兵尉,也绝不会听他调遣,而凭借他一个人,绝不可能是尹丑的对手。

    尹丑虽然被炁魂咒重创,并且身受血誓侵袭,但杀一个庄岚这样的业徒,依然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,因为庄岚的解释天衣无缝,那几个兵尉没有理由怀疑他的身份,并不是任何人都会乱星斩,也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使用葛家兵符,而一个人的修为,在某些特殊条件下,或者是中了业劫,是的确有可能降阶的。

    “不!你绝不是葛江,因为你刚才分明使用了巫……”尹丑十分坚信自己的判断,并且妄图引起那几个兵尉对庄岚的怀疑,但体内的血誓已经开始爆发,庄岚疯狂地催动兵符内诀,密集的血刺在尹丑的心室当中于是成片出现!

    失去了血晶,他也就无力抵抗,血誓来势汹涌,即使没有外力攻击,他也很快就会灭亡,但是在临死之前,他奋力地挥动那根青杖,妄图将庄岚一起格杀。

    杀了庄岚,兵符无人催动,血誓也就会停止,所以庄岚一个人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他并不是一个人,那几个兵尉实力虽然不济,但毕竟也是业士境界,他们组成的兵阵围困尹丑,并不需要冒险对抗他的弼奴心火,只需要把他困在这里,在血誓的侵袭下就足以把他慢慢耗死。

    “国士不死,圣战不止。以杀效天,祭命神社!”

    尹丑在血誓的侵袭下果然渐渐不支,随着心室被完全灼穿,他的弼奴劲再也无力施展,当青杖上最后一缕心火彻底熄灭,尹丑也无可奈何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在临死之前,他以无比恶毒的眼神瞪着庄岚,然后喊出了国士社的效忠血誓!

    直到他已经气绝身亡,肉身在自己催发的业火中化为灰烬,那双眼神犹然还在注视,深刻的仇怨和恨怒久久不散,就像是要狠狠地印在众人脑海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怨气!”庄岚不由得为之一阵心寒,国士社不但惨无人道,而且具有极强的蛊惑力,在他们的世界,国士的使命就是不断杀戮,就连自己的性命,也是神社的祭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