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五章 心火
    的然而诡异的是,小院里空空荡荡,尹丑根本猜不透这股气息到底源于何处,所以短暂的驻足之后,他推开了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,因为房间内的葛江不见了!

    刹那间尹丑的脸色变得铁青,眼睑因为震惊而微微颤动,他仔细检查了门户禁制,根本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而能进入这个地方的除了他之外,应该再也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看到地下密室的禁制大开,目光更加震惊得几乎流血,然后如发疯一般冲了过去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密室,强烈的愤怒和惊恐充斥胸口,让他像是一只被夺走了口食的凶兽!

    地下密室的禁制异常凶险,尹丑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强行闯进这里,但眼前的事实却真真切切地摆在了这里!

    更惊人的是,在他离开的短短几个时辰,一万多只金俑根本不可能凭空消失,因为普通的袖袋很难容纳它们,更何况这些金俑具有攻击本能,不使用乱霄星诀的话,根本不可能靠近它们!

    就在他懊愤不已,并且又百思不解的时候,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屋外传了过来!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进来的?滚!”尹丑退出密室,看到了一群葛家兵冲进了小院中,这其中还有几位业士境界的兵尉,但修为都在三阶以下。

    “该滚的应该是你!”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庄岚的身影出现在门前,只不过他现在是葛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?!”尹丑目瞪口呆地看着庄岚,他很难相信葛江竟能活过来,虽然他并不清楚,葛江的神念已经损伤到什么程度,但即使是一个正常人,在遭受了弼承术之后,其魂海和经脉也会被银针刺伤,根本不可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!

    “金俑……是被你转移了?”尹丑还是难以置信,但更多的则是不甘,因为再坚持几天,那些金俑就会成为他的。

    “葛家的东西,你没有资格过问,更没有资格染指!”庄岚用魂语跟葛江细心交谈过,对他的形态模仿得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你把金俑转移到了校武场?”尹丑毫不死心,除了校武场,他再也想不到还有其它地方存放这批金俑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葛家的东西,你无权过问。”庄岚冷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用这些金俑迎战伊势蹄兵,挽救葛家的颓势?”尹丑的猜测毫不意外,葛江如果真的活着,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必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准备通风报信,把万甲金俑的消息放出去?”庄岚漠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弼修,兵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尹丑不以为然地道,但却难以掩饰神色中的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庄岚冷哼道:“你的确是个弼修,但却也是大昶国的国士,作为一个入侵者,杀你原本不需要理由,更何况你还喧宾夺主,意图谋夺葛家的万甲金俑!”

    “什么国士?我来葛府做管家,无非是混口饭吃,如果有意背叛,早就受制于血誓的制裁而身陷业劫,怎么可能还好好地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尹丑竭力掩饰惊慌,他虽然是业士后期的修为,但这是葛家后院,庄岚带来的这些人是仅有的葛家军精英,凭借强大的阵石和乱星斩,尹丑很难有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葛江是假的,而仅仅凭葛江一个人,打败他都绰绰有余!

    庄岚厉声斥道:“哼,葛门四子相继陨落,你用我的兵印假传了多少军令,哪一次军令不是让葛家兵伤亡惨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不忍眼看着葛家走向衰落,所以才让军营四处出击寻找出路。”尹丑在事实面前无可否认,但却极力为自己狡辩。

    庄岚目光骤沉:“在我的身上施展弼承术又该怎么解释?那些银针也是你不忍看我痛苦才扎上去的,这样就能让我早日解脱痛苦!”

    “银针是为了通过痛觉,将你从呆滞中唤醒过来,并非是要害你。”尹丑极力狡辩,但一股无形的业力已在体内凝聚,因为他已经看得出,葛江根本不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到这个时候,你以为狡辩还有用吗?杀!”随着庄岚一声令下,四周的地面下突然闪现出十几枚攻杀阵石,这是在尹丑回来之前,庄岚吩咐那几个兵尉精心布置上去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业士跟尹丑修为相差太多,所以攻杀阵石的威能并不足以威胁尹丑,只是把他牢牢地困在了小院一角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仁,就休怪我不义,葛家的兵渣们,都给我去死吧!”尹丑咬牙切齿,从袖袋中猛然掣出一根青杖,迎着那道阵幕狠狠劈了过来!

    “哗”的一声巨响过后,青杖以惊人之势在阵幕上豁开了一道口子,攻杀阵石的威能骤然大减,而后尹丑顺势一挥,青杖携带着凛冽杀机向那几个兵尉横扫而来!

    这几个兵尉大惊失色,因为尹丑的青杖之上,有一团邪异的幽焰在熊熊燃烧!

    “这居然是……弼奴心火!”庄岚见到这团幽焰之后,也不禁暗暗吃了一惊,因为在一年之前,也就是虞州城的时候,尹丑还根本不具备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弼奴劲是弼修的独门业术,它需要足够深厚的心境才能施展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境,爱恨情仇、喜怒哀乐,任何一种心性积蓄到极点,都可能引发业劫,但是弼修却能够将这些心性跟自身的业火融合,催发出威力惊人的弼奴心火!

    尹丑的弼奴心火漆黑如墨,由此预示着他对于外在世界的怨毒和仇恨,这一种心境所加持的业火,足够让任何一位同阶对手退避三舍!

    庄岚带来的这几个兵尉,实力远逊于业士七层的尹丑,对于他的弼奴心火完全无力招架,而尹丑把他们逼退之后,正要趁势冲出小院,身后的庄岚却突然掣出了葛家的兵符!

    兵符是葛家的祖传业宝,葛岩被杀之后,一直由葛紫剑接管,而后庄岚又杀了葛紫剑,得到了这枚兵符。

    “兵符……为什么会在你身上?”尹丑的效忠血誓就蕴含在兵符当中,他很难理解葛江从来没有离开过小院,怎么突然得到了失踪已久的兵符,因为杀死葛紫剑和伊势奠的凶手,国士社至今都没有线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