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一章 金俑
    “匪帮和军队,都能够获得大量的血体材料,但因为过于残忍,参与到这种交易的只有匪帮,军队很少有人染指,乔帮也曾向葛家寻求过合作意向,但都被严词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身上的魂伤,一定是跟此有关了?”

    葛江默一点头:“我对暮澜城的血晶交易原本一无所知,正是因为撞见了这个秘密,所以才遭此劫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魂元是被巫术强行震散,但偏偏留下了一丝魂念,对方既然怕你把秘密泄露出去,为何不直接杀了你?”

    葛江猛一咬牙:“因为我没有想到,廉布虚不但没有阻止血晶交易,反而是血晶交易的庇护者,我把看到的线索告诉了他,很快便受到了他的亲手迫害!”

    “是廉布虚下的手?他修炼的另一门职业竟然是巫师?!”庄岚耸然动容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廉布虚是业匠修为,本身体内拥有业相,虽然修炼巫术并没有多久,但是他的巫魂能够附身于业相当中施展巫术,威力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“廉布虚身为暮澜郡领主,不但残害自己的城民,而且冒天下之不韪,参与并纵容血晶交易,彻底违背了对琅琊王室许下的血誓,为了抵抗血誓,他必须定期服用大量的血晶,

    然而手工血晶本身含有杂质,致使他的肌体严重溃烂,需要用灵参来缓解痛苦,申屠家这两年不断得到重用,正是因为他们善于栽种灵参,满足了廉布虚在这方面的需求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所以不杀我,是因为不想让我死在领主府,从而避免民众怀疑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你之后为何在恶妖谷遭受了陷害?”

    “血晶交易非同小可,当我把线索当面告诉他之后,廉布虚没有露出一丝破绽,反而告诉我一个秘密,那便是恶妖谷当中存在一条星瀑,对我的修炼大有裨益!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皱眉:“蕴含着强烈星元的星瀑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葛家的乱星斩暗合星位阵奥,充沛的星元对于业术的提升是不言而喻的,我得知这个消息没有一丝多虑,急匆匆地赶到了恶妖谷,从此陷入了不归之路!”

    “廉布虚把你引到恶妖谷,在那里对你下手?”

    “恶妖谷中,的确有一条星瀑,那是一百年前的一颗流星,从恶妖谷上空飞过所留下的,当时应该出现过剧烈的天荡,致使谷内的所有妖兽全部逃离。”

    庄岚再一皱眉:“天荡?跟地颤相对应的强烈波动,为什么会没有人察觉?”

    “因为流星坠落的地点并不在暮澜城,但是它却在恶妖谷上空留下了浓烈的星瀑,星瀑中蕴含着强烈的星元,但也混杂着无比惊人的辰埃!”

    “辰埃微不可见,但却蕴含浑天之力,一旦被它渗透到体内,血脉瞬间就会崩裂,所以大批妖兽才会撤离恶妖谷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恶妖谷的星元原本就很充沛,星瀑借助于浑天之力隐藏于星脉深处,所以很难被人察觉,但是一百多年过去,这条星瀑渐渐浮现出来,被廉布虚发现了它。”

    庄岚目光蓦沉:“浑天具有空间属性,在广阔的恶妖谷发现一条星瀑,难度可想而知,廉布虚一百多年来,难道一直都在寻找这条星瀑?”

    “不错!因为他修炼的魔功需要吞噬,过度的吞噬无异于茹毛饮血,体内的瀣气越积越多,必须要一条足够庞大的星瀑才能让他生存下去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瀣气、业劫、血誓、腐溃,廉布虚甘愿遭受这么多肉躯之苦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业匠级强者的修为,足够让他铤而走险,如果不是修炼魔功,他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,现在既然获得了名利,自然也要有所代价!”

    庄岚暗暗摇头,他不相信廉布虚修炼魔功,只为了这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进入星瀑不久,就遭到了他的巫术攻击,以廉布虚的实力,想杀我原本易如反掌,但是他偏偏舍简就繁,使用巫魂对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如果把你直接杀了,强大的业罪将会令血誓更加剧烈,而魂杀则不同,毕竟你还活着,业罪不会那么强烈,但仅有一缕意念,秘密无法泄露出去,也就威胁不到他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十二年来,我就一直是个傻子。”葛江的语气中透出悲愤,显然在这十二年中,他在封闭的内念深处度日如年,这样的情景,跟一个囚徒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前辈,尹丑在你身上施展的弼承术,联通了魂海、心室、业府三大穴脉,很明显是想觊觎你体内的这道业诀,而它似乎跟兵俑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哼,葛家的万甲金俑,没有人不想觊觎!”

    “万甲金俑?”庄岚有些惑然,很显然他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,包括从葛勇的记忆中,也没有跟此有关的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“是一万多只纯金打造的兵俑,每只兵俑的修为都是淼纹级顶峰,并且内置有乱星斩阵术秘纹,严格按照乱霄星系的星位进行排列,是葛家的绝世之传!”葛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多只金俑?!”庄岚几乎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不错!这是葛家祖先历经数千年才传承下来的财富,只有在生死危机之时才会用到,因为每使用一次,金俑体内积累的星元就会剧烈消耗!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”庄岚暗暗咂舌,一万只金俑所要耗费的财富简直不敢想象,因为淼纹极别的业金价值远超广为流通的平金,一万只金俑放在任何人面前,都绝不可能不动心!

    “炼制金俑在许多古老的兵家当中是一个传统,只不过因为财力耗费太过巨大,再加上金俑的炼制异常艰难,所以当今天下,拥有如此庞大规模的兵家已经不多,甚至于炼制兵俑的方法和业谱也都逐渐失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这一万多只兵俑竟然对应着乱霄星系的每一个星位?!”庄岚尤为震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乱霄星系在天域当中是个并不起眼的星座,然而对于兵家来说,根本的目的并不是参研星象,而是依照星位的天然走势布兵列阵,缔造出威力至强的兵术!”

    “乱霄星系,乱星斩,葛家的祖传业术原来深藏奥妙,怪不得前辈急于前往恶妖谷参详星位,因为乱星斩的每一境界,都跟乱霄星系的变化和领悟能力有关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