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九章 葛江
    庄岚只好交出阵钥,然后退出了院落。

    尹丑则没有丝毫耽搁,把庄岚哄走之后,便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!

    当他离开葛家,前往城门处给尹猖收尸之时,庄岚则去而复返,重新回到了那个小院。

    尹丑不知道,庄岚的身上实际上有两把阵钥,除了葛云的那把,还有一把是从葛紫剑身上获得的,而这一把原本是属于葛岩。

    给尹猖收尸,然后把他安葬需要不少时间,因为尹猖是枭匪头领,暮澜城民众绝不会允许让他葬到城内,如果尹丑把他葬到幽兰坟场,肯定会收到民众阻拦,甚至遭到毁坟!

    所以尹丑只能到城外找地方安葬,要找到合适的地脉并且把棺木放下去,一时半刻是完不成的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有充足的时间跟葛江待在一起,他来葛家并且把尹丑调走的目的也在于此。

    葛江依然目光呆滞,对站在他面前的庄岚视而不见,即使庄岚已经撤掉了拟容术,他还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以庄岚的念力,刚才就已经探查到,葛江的魂力极其微弱,这孱弱的魂息细如游丝,看上去更像一个死人!

    如今葛江跟他近在咫尺,庄岚催动巫魂,将念力向他的魂海当中渗透进去!

    葛江的魂海当中空空荡荡,浑浊的意念当中,几乎没有一丝魂元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庄岚无比惊讶地发出疑问,怪不得葛江呆滞了十二年,始终没有恢复过来,以葛家的财力,暮澜城所有的巫师都请了个遍,也没有把葛江治好,因为没有一个巫师,能够让葛江的灵魂恢复如初!

    葛江的灵魂,几乎已经完全溃散,对于一个还活着的人来说,这跟死去几乎没有两样,唯一的区别就是,葛江现在还有一缕意识游走于魂念当中,但是这缕意识虚弱到即使一个巫师,都无法跟它进行交流!

    十二年来,葛江的呆滞原来一直是真的,只不过对于这样一个生不如死的废人,国士社依然没有放弃,那么葛江的身上,一定是有他们所需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很难让葛江亲自说出来,否则尹丑毫无必要费尽心机,在葛江身上扎下这么多银针。

    这些银针根本不可能唤醒葛江,因为葛江的魂元已经溃散一空,除了维持仅有的一丝生机,他连发出魂语的能力都没有,所以国士社的巫师,对此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但尹丑并没有死心,他潜入到葛府当中,正是为了获取葛江身上的秘密,葛江虽然半死不活,但他身上的秘密依然存在,尹丑所用的这些银针,就是通往秘密之地的大门!

    银针深入到穴脉深处,在庄岚的念力窥视下,能够清楚地看到它在葛江体内的周密分布,银针插入到穴位当中并不是为了刺痛葛江,而是通过业力不断发出律动,从而映现出葛江曾经使用的种种业诀!

    “想不到,尹丑居然会用弼承术!”庄岚默视着这些银针,喃喃地发出低语。

    弼承诀是弼修中的一种秘术,精于此道的弼修如果用它对付主家,往往能够喧宾夺主,获取主家的整个家业甚至修为,尤其是那些家道中落的主家,最容易受到弼承术的陷害!

    用弼承术投放银针,能够映现出目标体内的业力轨迹,某一道业术如果长期在体内运行,必然会有特定的运行轨道,银针的律动在穴脉中不断游走,大量的映现之后,就能够推算出精确的业诀!

    葛江体内运行最多的一道业诀,当然是祖传业术乱星斩,但是葛勇自幼潜伏在葛家,早已经获得了这道业诀,所以尹丑所要映现的不是乱星斩,而是一种粘附了魂力和血力的特殊业诀。

    银针分布于葛江头顶和后背上的心脏部位,充分印证了这道业诀的运行轨迹,而一道业诀同时兼具魂力、血力、业力三大属性,这样的业术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?……”庄岚隐隐有些推测,在兵家所用的业术当中,符合葛江体内这种属性的业诀,可能跟兵俑有关!

    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某种危机,所以全神贯注地催动魂力,向葛江的魂念中施展浣魂咒!

    浣魂咒能够医治魂伤,但可惜庄岚没有魂药,葛江的修为又是淼纹境界,所以医治起来相当吃力,即使有青瓷诀可以加持,想要在葛江身上获得效果也是难乎其难。

    然而在大半个时辰之后,葛江的眼神突然动了一动!

    “前辈,我现在是用自己的魂力帮你凝聚魂元,但坚持不了太久,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。”他尝试着用魂语跟葛江交谈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哪来的巫师?”葛江的语气中充满强烈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晚辈庄岚,是紫颐姑娘的朋友。”庄岚维持着魂力输出,跟葛江耐心回应。

    “颐儿的朋友?”葛江漠然反问,显然是不相信他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运转魂力,将葛家一年来所发生的事用图像一幕幕展现出来,从相遇葛紫颐和葛松开始,一直到刚才骗走了尹丑结束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真的!你在用幻象骗我!”葛江声音颤栗,但也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幻术,而是真正的事实,目前只有葛紫颐能够挽救葛家,将葛家的家业传承下去。”庄岚徐徐而道,并且用大裁决术把跟葛家有关的罪证呈现出来,以此证明他所说的这些并非虚像。

    “大裁决术?你究竟是谁?!”葛江突然间在魂海中爆吼起来!

    “你似乎对领主府……”庄岚意识到葛江的魂念充满了强烈的躁动,很显然他的愤怒跟大裁决术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“滚!我不想再见到廉氏的人!”葛江近乎是咆哮着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领主府跟葛家不是世交吗?”庄岚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道貌岸然,人面兽心,葛家就算家破人亡,也不齿再跟你们有一丝交情!”葛江的语气依然充满仇恨。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庄岚愈发疑惑起来,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,那么廉青为什么还会帮葛岩查找奸细?在廉青遗留下来的法卷当中,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刚正无私的法尉,绝对不可能是个道貌岸然的无耻之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