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二章 匿杀
    “信口胡说!你根本没有证据!”申屠阁近乎愤怒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需要证据,因为一个匪徒要想杀人,根本不需要理由。”庄岚淡漠地道。

    “匪徒,你终于肯承认你是匪徒?!”申屠阁扬起手指着他并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确是个匪徒,但可惜在我的棋域,你说的话没有人能听见。”庄岚的目光中透出杀机!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肆!在暮澜城门前你敢杀我?我是申屠家少主,暮澜城法衙和申屠家都不会放过你!”申屠阁极力威胁庄岚,但却已是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“哼,我说过了,在我的棋轨之内,没有人能看到是我杀了你,你是被枭盟的匪徒杀的,因为你听到了藏宝图的秘密!”庄岚的声音已经冷得让他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借刀杀人,原来这一切都是提前布置的圈套!”申屠阁下意识地往棋轨之外后退,然而刚退了两步,脚下的棋位便牢牢地把他定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天鹰古城的入口,就在这个小子身上,你们难道都对这座宝藏无动于衷吗?”庄岚对着四周的匪众大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匪众们先是一愣,接着迅速围了上来,对他们来说,枭盟的解散已经是无可挽回的现实,然而天鹰城的宝藏却是一个真实存在,掠夺财富是他们的天职,有了巨额财富,重新组建一个匪帮也就简单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胡……胡说!我怎么会知道天鹰城的入口?”申屠阁对于群涌而来的匪众吓得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答案就在他的身上,谁先找到入口,谁就能抢先一步进入天鹰古城!”庄岚向匪徒做出提示。

    然而匪众们不由分说,把他们两个全都围了起来,然后使用棋击术展开格杀!

    可惜庄岚早就料定了这一步,铺天盖地的攻势向他袭来之际,他脚下的棋位突然分化,在原本不可能逾越的棋格当中,缔造出了一条斜角走向的匿轨!

    棋格原本是棋轨当中的最小单元,所有棋位只能存在于棋格四周的节点之上,但有一种棋击是个例外,它能够穿越棋格,以斜轨的方式实施越位格杀!

    这种棋击便是独一无二的匿杀术!

    匿杀术位移极短,一次只能穿越一个棋格,所以很难纵横捭阖,在广阔的棋域中厮杀,但是却能令人猝不及防,在狭窄的棋域最能发挥优势,所以它是守护棋闱的中坚力量!

    虹杀、曲杀、巡杀、封杀、匿杀、御杀,是棋击中的六大弑位业术,每种业术的位移和威力各有千秋,只要学会其中之一,就足以成为一呼百应的一代匪枭!

    但弑位匪术的修炼难度也相当巨大,除了悟性能力之外,业纹天赋和体魄强度也不可或缺,所以炼成的人并不多,而普通的匪修,只能使用最为基础的对位格杀。

    匿杀术的出现,让匪众们纷纷瞠目结舌,他们的攻势虽然铺天盖地,但全都落在了御杀所在的棋位上,庄岚通过匿轨不断斜移,轻易躲开了他们的攻势,并沿着棋格迅速逃出了整个棋轨。

    申屠阁却没有那么幸运,匪众们一拥而上,密集的棋击将他淹没,顷刻间便横尸当场!

    庄岚这时候已经退到城门,匪众们对此无能无力,因为他们根本不敢入城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庄岚的逃脱,他们似乎也不以为意,因为从申屠阁身上,他们果然发现了天鹰古城的入口!

    这同样是一幅摹视图,是庄岚用司空手偷放到申屠阁身上的,图的背景是天鹰山中的黑河谷,对于这个位置,常年居住在天鹰山的枭匪们当然不会陌生!

    所以得到摹视图的刹那,匪众便一哄而散,此时此刻,谁也没有心思再去追杀庄岚,所有人都争前恐后地前往天鹰山,去攫取那座传说中长埋地下的宝藏!

    庄岚默视着匪众们向天鹰山涌去,这才不慌不忙地走进城门,但却遭到了葛勇为首的葛家军阻拦。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回事?”引蛇出洞的诡计破灭之后,葛勇似乎相当沮丧,伊势劲雌那里已经没有理由再回去了,他索性代替葛紫剑在这里看守城门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申屠家的少主串通匪寇敲诈田家,反而被匪徒杀死了。”庄岚淡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申屠阁被匪徒杀了?你怎么平安无事?”葛勇目光疑视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申屠阁对匪徒已经没有价值,而我还有。”庄岚继续回道,刚才在城外虽然距离很近,但由于棋幕的遮挡,城内的葛家军根本看不透事实经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价值?”葛勇紧问不舍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?”庄岚抬头反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不说明白休想我放你进城!”葛勇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有领主府特颁的籍牌,你根本无权阻拦,不过既然你如此好奇,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。”庄岚说罢,从袖镯中突然取出一幅灵图,是跟给尹猖一模一样的摹视图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天鹰古城?!”葛勇似乎很识货,他一眼看到了灵图上面像天鹰一样分布的建筑集群,面色顿时露出了震惊和贪婪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天鹰古城的遗迹,据说里面的财富不计其数,但是它的入口在哪里始终是个谜。”庄岚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一张摹视图,说明有人进去了这里,所以找到了这个入口!”葛勇双目放光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进去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儒修,否则画不出摹视图,而这个儒修目前就在暮澜城!”

    “是谁?!”葛勇迫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谁我不知道,但这个人你也认识,就是在风月轩门前跟你说话的那个人。”庄岚煞有介事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是他?!”葛勇大感意外地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现在就去找他,只要问出入口在哪儿,枭匪就会放过灵田,不再为难和敲诈田家。”庄岚作势欲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你还没有告诉我,这张图是怎么得到的?”葛勇再次拦住他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用一棵红参跟那个儒生换来的,他似乎刚来暮澜城,对天鹰古城并不了解,所以不知道这张图的真正价值,也不知道那座古城蕴藏了巨大宝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