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四章 出殡
    然而遗憾的是,月姬极少抛头露面,就连出坛公演一年都难得一次,那些想要拉拢的她人根本没有机会,就算侥幸能跟月姬见面,往往都是惊鸿一瞥,当聆听了她的琴音之后,往往还沉浸在乐声当中之时,月姬就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风月轩依然每天都人声鼎沸,各方文人墨客和风雅之士汇聚一堂,虽然很难一窥月姬的风采,但月姬的琴音时常会从内阁飘来,她习惯于独坐内室,隔着厚重的幕墙向听客们弹奏乐曲。

    听月姬一曲,的确能淘冶心念,让繁杂的思绪沉静下去,对于参化高等层次的业术大有裨益,有些乐音甚至参合了天地大衍,聆听的人某一刻如果受到触动,往往能够破茧成蝶,冲破困滞在体内多年的业阶屏障!

    所以技艺高超的歌妓,其出场一次的曲费是相当昂贵的,因为这样的歌妓原本就很少,只有她们自身的曲艺达到融合天音的境界,才能让人有所触发,并获得不可思议的心灵感悟。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也破天荒地来到了风月轩,除了上次跟吴婵一起旁听了一曲,他可从来没有到妓坊中真正欣赏一次歌技。

    实际上,若不是忙于破解凶咎否卦,他或许早就来了,因为他自身的修为已经很久没有突破,所以他认定自己也陷入到了业阶屏障的阻碍。

    所谓业阶屏障,就是心境的高度远远不足,致使自己的修为止步不前,这种情况下,即使获得再多的业力,也还是无法突破,业力积蓄过多的话,还能引发业劫陷入所谓的心魔当中。

    即使有高品段的妓师,也不可能一蹴而就,让一个陷入业阶屏障的人立刻顿悟,它需要循序渐进,时常浸听天籁深音,才能淘冶心中的杂念,让自己远离业劫困扰。

    所以有名的妓坊时常都是人满为患,业曲跟灵酒的功效相似,一个有利于提升心境,另一个有助于锻造体魄,两种物事都需要时常眷顾,才能获得相应效果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月姬今天并不演奏,宾客们不但见不到她的芳容,连她的曲子也无缘听到,如今正在出演的是月姬的弟子,她们有歌有舞,出场的顺序每天都挂在风月轩门前。

    来风月轩赏乐的宾客,全都是温文尔雅,一副悠闲自得的松惬之态,唯独庄岚是个例外,他心事重重,目光在舞乐场里不断扫视,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所期待的自然是见到韩贤,但可惜韩贤作为琅琊王储,他的住处绝不可能透露给一个外人,就算庄岚已经知道韩贤就在风月轩中,却也根本不可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见到韩贤,哪怕只是远远地见到,他也能够通过魂音,向他传达伊势劲雌的阴谋,并告诉他通过幽兰坟场可以离开暮澜城!

    但是这个想法在刚进入风月轩的一刹那就彻底破灭,因为偌大的舞乐场里面,有太多的业修束着额带!

    额带作为业饰,有太多的人随身佩带,但风月轩中的这些人中,额带上绣着醒目的樱花标记!

    所以韩贤所藏身的风月轩,早就已经被国士社严密盯窥,庄岚甚至能够感觉到,安禄京和闵常青也潜藏在附近某处,只要韩贤出现,必然会面对一场凶狠的刺杀!

    以韩贤的身手,再加上身旁还有两位月姬那样的强者,安禄京和这群国士未必能够得手,但至少韩贤的行踪无法逃出他们的眼线,所以庄岚想要让他从幽兰坟场出城,也变得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暮澜城的凶咎否卦,此时已经揭开了最后面纱,朱清当初已经预测到,破解凶咎否卦的方法,是庄岚惨遭刺杀,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想要救出韩贤,唯一的方法是庄岚代替他,用镜悉拟容术冒充韩贤,引开守候在这里的大批忍者,让韩贤趁机从幽兰坟场逃出去!

    但前提必须让韩贤知道有幽兰坟场这条通道,所以他必须还要跟韩贤见一面。

    怀中的平安坠此刻散发着滚烫的热力,庄岚一直捉摸不到的仁者胸怀似乎又在蠢蠢欲动,因为用他的命去救韩贤,他至今都没有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韩贤身怀国玺,肩负着琅琊国生死存亡的重大命运,不救他整个琅琊国都要灭亡,而救他的代价则是庄岚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所以他才心事重重,这个决定实在太难取舍,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这跟贪生怕死毫无关系,蝼蚁尚且偷生,更何况是一个人?

    正犹豫不决之际,一声悲恸的哀嚎从外边的街市上传来,风月轩设置了隔音秘纹,外界的嘈杂很难渗透进来,无奈外面这声哀嚎是用军鼓伴颂,不但是风月轩,整个暮澜城都能听到这股强音!

    舞乐场是风雅之地,既然受到了外界侵扰,就再也无法继续下去,正在进行的歌舞被迫中断,宾客们纷纷气恼地离座而出,到坊街上找事主准备理论。

    然而来到坊街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,因为刚才的那声哀嚎,是葛家的弟子正在出殡!

    葛家就算没落,暮澜城当中也没有几个家族敢于招惹,更何况出殡这种事,谁也不想去为难事主。

    只是葛家的阵势未免拉得有些过大,为了出殡他们居然用上了战鼓,军鼓每敲一击,脚下的街道都随着剧烈一颤!

    战鼓是军魂所在,所谓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不在生死决战之时,绝不轻易动用战鼓,葛家的这种做法,让许多人大为摇头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在看到葛云的刹那,便知道好戏来了,出殡的队伍停在风月轩门前,显然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死了?葛家这么大张旗鼓!”人群中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战鼓都用上了,尸体却还用麻布裹着,真是显得不伦不类!”

    “没有使用棺材,很显然这具尸体是从战线上送回来的,那么值得用战鼓送终的人,其身份也就显而易见了!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率兵出征的葛云?!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了,哭丧的人是葛勇,除了他亲爹,谁还能让他这么悲痛欲绝?”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的话,葛家总算完了,葛门四子如今死了三个,幸存下来的葛江神智失常,早就是一个废人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